BI_current
博彩業發展需引發多元效

44analysis

文:戴詠如

繼新加坡賭場將於年底開張,亞洲博彩市場又有新成員加入,有消息稱台灣開賭如箭在弦,最快於2013年,當地便有世界級的賭場投入運營。在外來競爭不斷加劇的同時,澳門博彩業又不時傳出不利的消息:金沙、美高梅分別出現財困,永利則因為私人原因而要被分身家。澳門博彩業未來的走勢如何?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對《商訊》表示,現時的澳門並不是最終的版本,博彩業是垂直多元的經濟體系,而酒店業的強化是適度多元下產生的新元素,但其他元素尚未成形。倘若業界發展未能配合政府的方針、政策而達致適度多元,政府應訂定標準,為賭台、客房和食肆的數目設定比例,甚至一些表演、會展場地的數目亦需掛鉤。如若落實標準,博彩業作為支柱產業的適度多元化便能明顯體現了。


誘發出相關新元素

有消息稱,台灣規劃開設賭場,必定建於度假村內,即如蛋白蛋黃的概念,蛋白為餐廳食肆、購物商場等設備,蛋黃則為賭場,而開賭的度假村應會擁有逾千間客房。台灣開賭目標明確,擺明車馬,是打造多元化的旅遊度假村,集吃喝玩樂於一身。相信除賭稅收益外,飲食業、零售業等周邊行業亦被帶動發展。反觀澳門,開放博彩經營權時未對博彩企業定下相關標準,發展迄今仍未體現多元化的局面。

馮家超表示,澳門在回歸前10多年時,已提出經濟需要適度多元發展。直到現在,人們依然覺得多元發展似是一句口號多於實際行動。

他指出,其實從去年開始,澳門的適度多元已漸現,這並不是大規模的多元,而大規模多元對澳門來說根本不實際。博彩旅遊業的發展是一個垂直多元的過程,由博彩業帶動的大型基建及酒店建築,增加了競爭優勢,亦吸引了很多旅客前來觀光。旅客來到後,衣食住行的需求隨之出現。現在,已成形並具競爭優勢的是酒店業。舉例說,現時除以博彩觀光為目的的旅客外,增加了為享受酒店服務的一眾旅客。他們以四、五星酒店的價格,入住澳門的六星級酒店,價格較香港及鄰近地區便宜。由於香港電影《遊龍戲鳳》在澳門取景,藉著電影的宣傳,吸引了不少港臺的年青情侶到澳門浪漫一番。還有,大型表演的舉行,令部分旅客來澳過夜欣賞表演。

這幾種類型的旅客以往是從未出現過的。酒店業首先隨博彩業的發展強化了,成為澳門適度多元的新元素,而下一個因博彩業誘發出來的新元素是零售業和飲食業。馮家超強調,博彩業在2004年金沙開業至今的5年間,已使酒店業成為多元發展的新元素,這是難能可貴的。

對比香港和珠三角地區城市過往5年的發展成績,馮家超直言不諱地以食老本三字來形容。在他看來,博彩業已帶動澳門經濟在珠三角周邊地區突圍而出。

他談到,特區政府統計部門已修訂了去年訪澳旅客的數字,由表面上的3,000萬人次改為實際上的2,290萬人次。他相信訪澳旅客的數字還有增加的空間,甚至上升到3,000萬人次,澳門的硬體設備仍可應付。但是,現時澳門並不追求旅客的增加,而是希望旅客能從逗留一晚延至兩晚或三晚這種的提升。


設標準利多元發展

馮家超認為,這正是發展如何適度多元的問題,也是澳門的根本問題。以往特區政府的心地比較好,沒有將適度多元的方向變為強硬的標準,而是任由市場自由發展。這本來是最理想的狀態,因為業界在配合政府方針的同時有足的發展空間。但是,倘若部分企業未能配合政府的方針或達不到如意的效果,政府可能需要為業界訂定一些標準。

他說,訂定標準可以促使澳門經濟的多元發展,從而吸引更多的旅客。舉例說,標準可規定業界設1張賭台的同時,需相應地有10間四星以上的客房和10個食肆的座位配套。政府對此要有整體的概念,賭台與客房和食肆要有一定的比例,甚至與表演場地和會展場地的數目也需掛鉤。真正的比例是多少,這要看當時的實際情況。若業界需投資,就要按照比例來發展。如若落實標準,博彩業為支柱產的適度多元化便能明顯地體現了。

澳門經濟的多元發展尚未成型,最近又有幾家博彩企業不傳出不利的消息。是否真如某些分析師所言,澳門的博彩業存在危機呢?馮家超表示,在去年暑假期間,金沙已出現現資金上的壓力,當時金融海嘯尚未出現,而金沙錯失了一個集資的好時機。他指出,集資應以發售股票的方式,雖然當時股市低迷,其股價僅約在四、五十元,倘若當時及時利用股票集資,而不是利用金融市場融資,相信金沙能安然度過這次財困。

外界不僅關心金沙的財政困難,而且關注其位於路城金光大道的投資,是否會有改變呢?馮家超認為,金沙集團總裁兼營運總裁)威廉.懷德離職,由董事局成員之一邁克爾.列文接替,是易而不是易,故投資方向應不會改變,策略大規模逆轉的機會亦極微。他說,金光大道作為一個長期發展的項目來說,半途放棄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加上澳門擁有政策和競爭力兩大優勢,在整個亞洲市場依然有吸引力。在短時間內,這個吸引力是其他城市無法取代的。

他補充說:如果金光大道的工程復工,將可為居民打下經濟的強心針,但這劑強心針或止痛針並不是長遠的,長遠發展要看身體機能的健康情況。實際上,倘若金光大道第五、六期工程年內不復工的話,對特區政府的財政收入、社會經濟或市民利益來說,影響是很小的。


商會可有發揮空間

“1年前,社會還在議論澳門是否發展過快,博彩業收益太多,是否需要規管賭場的發展。現在,部分居民好像,這可能與金融海嘯的打擊有關,他們忘記了一些應有的理智判斷。長遠來看,1年前對博彩業的判斷依然有效。馮家超如此認為。

他指出,博彩業前些年的發展確實出現過快和不協調的狀況,現在部分博彩企業出現了內部問題,但回顧其他地方博彩業發展的歷史,澳門仍然處於一個正常的狀態。如果是不正常的話,業界的問題會演變成博彩業非法化的行動。比如,美國過往曾有城市將博彩業引入之後,對該地區弊大於利,破壞了居民的生活習慣、環境,出現了病態賭博等,最後通過居民投票後放棄設賭;又如,1936年,當時國民政府也在廣東省宣佈博彩非法化。所以,歷史上的不同時間存在博彩業合法或非法的問題。從歷史軌跡看,澳門博彩旅遊業依然處於一個發展的階段,而不是一個成熟的階段。

馮家超表示,博彩業是因政策而來又會因政策而去的一個特殊行業,政府政策的誘導非常重要。因此,蘊釀中的博彩業商會在這個調整期能充分發揮功能。

他分析道,各行業均有各自的商會,博彩業也不例外。在新加坡、美國、加拿大和澳洲,博彩業的管理均為四足而立,分別是政府、業界(商會、工會等)、有關問題的防治機構和社會大眾(包括勞工團體)。商會的功能是從業界的利益出發,配合本地經濟發展的方針協調發展。商界要顧及自身的利益,因為如若只是嚴格的規管,而不給予生存和發展空間的話,對以博彩業為龍頭產業的澳門是不切實際的。

商會能否成立以及商會的功能能否真正實現,現時尚難預估,畢竟業界與政府需多作溝通,讓業界能在政府的方針下健康發展。馮家超說,業界有一條線,知悉合約期為是1820年,澳博為18年,其他為20年。這條線對業界很重要。假如業界能配合政府的方針,適度多元地發展,這條線將是一條可延續的生命線;反之,將會是一條死線。

在澳門博彩業,有人對金融海嘯較樂觀,認定12年就無事;有人較悲觀,認為5年時間才無事。馮家超表示,從他們的想法可得出一些示,以往大家都以為外資把澳門的錢搶曬,但從金融海嘯可看到,最缺錢的是美資,因為他們投資在澳門的資金很多,比其賺到的要多,以後幾年的情況也會一樣。澳門博彩業下個階段的成長需要資金,那這些資金何時會鬆動?這正是澳門博彩業的關鍵所在。這個關鍵的時間會有多長,主要視乎投資者投資的步伐,當中包括準備開幕的新濠天地。如果開幕後有一個比較理想的運作,令整個行業產生新的氣象,投資氣氛將會重現,大家會忘記痛苦的金融海嘯。最後,他笑言:本澳居民對金融或經濟的心情是較為善變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