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澳門 與葡語國家“零距離”

雖說葡語國家在全球政治影響力不能說舉足輕重,但有一定的競爭力,特別是希望與日本、印度等國聯手申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巴西。對澳門來說,葡語論壇像是一個試金石,澳門能否發揮平台作用拓展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交往,能否推動中國與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建交,都將影響到澳門的地位,亦是澳門今後能否承擔中央分派的更多“平台”工作以及自己發展其他平台地位。這中間,澳門扮演的不是跑龍套的角色,而是許多場景中的主角。


皮耶 /文

雲集中國及七個葡語系國家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第二屆部長級會議”(以下簡稱“論壇”)剛於9月底完結不久,澳門便在10月初迎來了第一屆葡語系國家運動會,參賽隊伍除論壇框架成員等與中國有正常外交關係的葡語國家外,還有目前的台灣“友邦”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同時,澳門還舉行了每年一度的葡語嘉年華,在頗具葡歐風味的氹仔龍環葡韻舉行一連數天的活動,包括森巴表演、展覽及美食攤位等,吸引了不少旅客。一時間,澳門“葡”色“葡”香,比之於澳葡時代,與葡萄牙或葡語國家的關係猶有過之。

經貿交往將增加
第二屆論壇在9月23日至24日一連兩天在澳門舉行,論壇由中國商務部主辦,由澳門特區政府承辦。作為承辦方,澳門特區務求將活動舉辦得有聲有色。然而,有觀察人士認為,第二屆論壇與第一屆相比則稍為遜色,主要是引起的關注度較低。按照規模,集合了近十個國家部長級政要的論壇,理應規模相當龐大,這次內容和規模卻縮水了,但也屬正常。

中國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華建敏、商務部部長薄熙來及來自七個葡語國家包括安哥拉、巴西、佛得角、幾內亞比紹、莫桑比克、葡萄牙及東帝汶的部長級官員出席了這次論壇的多項活動,而相關的國際組織、貿促機構、中國內地與葡語國家的企業家亦出席會議。

今屆部長級會議的主題為“深化合作、共同發展”,就中國與葡語國家在各個領域的可持續發展和合作進行交流和探討,並推動中國內地、澳門和葡語系國家企業把握業務發展機遇,拓展商機,進一步凸顯澳門的經貿合作平台作用。今次論壇主要承接三年前第一屆論壇的基礎和成果,摸索未來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發展方向。

今次論壇除了達成第二屆論壇部長級會議行動綱領外,華建敏就中國與葡語國之間的發展提出了四個建議:(一)擴大經貿合作的規模。各方應發揮各自優勢,在貿易、投資、物流、通訊、農業與漁業合作、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開展多種層次合作,使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雙邊貿易額,在2009年達到450至500億美元;在2007至2009年這三年間使雙向投資額至少翻一番。根據當前亞、非葡語國家的經濟發展的需要,中國還決定在2007至2009年這三年內,提供8億元人民幣優惠貸款,用於實施經中國金融機構評估可行的建設專案。

(二)努力拓闊合作領域。在進一步擴大經貿合作的基礎上,共同研究協商加強中國與葡語國家在金融、旅遊、衛生、科技、教育、文化等方面的交流與合作。

(三)加強人力資源合作。繼續推動中國與葡語國家在人力資源開發方面的合作,共同主辦形式多樣的人員培訓項目。中國將盡力為葡語系發展中國家培養貿易、旅遊、金融、工商、行政管理等領域的專業人才。

(四)進一步完善論壇機制。充分發揮論壇積極作用,推動雙邊和多邊經貿關係的有機融合,積極研究在論壇框架下推動各成員之間的務實合作。

政治色彩亦濃厚
有觀察人士指出,目前,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經貿往來還只集中在一些簡單的產品上,而要亞非的葡語國家對中國進行大規模投資可說是天方夜譚。華建敏的建議進一步確立了中國與葡語國家的緊密關係,中國將繼續資助亞非葡語系國家。另外,薄熙來提到,2003年,中國與葡語國家的貿易額只有111億美元,這個數字到今年已升了兩倍,達330億美元,而新的行動綱領則希望這個數字到了2009年可達450億至500億。按照勢頭,這個數字似乎過於保守,但葡語國家雖然幅員廣闊,物產豐饒,但經濟並不發達,貿易額達到一定程度後便會飽和,到時增長便會放緩,因此估計還是較為切合實際的。

其實,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是一個政治意味甚濃的組織,使其地位比較微妙。以語言掛帥的國際組織在世上可以說絕無僅有,歐盟和東盟等國際組織都由地域因素促成。葡語論壇不是政治組織,其重要性不能與上海合作組織相比,但行動綱領提到的第一項就是加強政府之間的合作,政治色彩自然十分濃厚。

觀察人士表示,說白了,論壇就是“中國與葡葡牙及其前殖民地國家經貿論壇”。不過,在論壇裏,中國的地位遠非昔日可比,不僅不再是被欺壓的國家,而且成為了牽頭和主導的東道國,對亞非葡語國家不但進行經濟援助,還大量地對非洲葡語國進行生產技術上的支持,轉而也贏得了更多的國際支持。其中,也凸現了澳門的作用。如果沒有澳門這個平台,中國與葡語國家的合作就失去了一個合適的出發點。

觀察人士還認為,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經濟和政治平台,澳門確是當仁不讓,也是其他地方取代不了的。站在澳門的立場,與葡語國家的經貿往來實際上可有可無。除了澳門靠博彩業已足以支撐大部份國民生產總值,同時正如一位澳門經濟學者說,澳門的商人只需與珠三角地區合作,到那裏尋找商機,就可以有良好的發展了。對澳門作為論壇常設秘書處的所在地及論壇承辦方,所肩負的任務相當重大,與葡語國家的交往已不能以是否有利可圖來決定。

第一屆論壇閉幕三年來,澳門與葡萄牙及其它前“海外省”的關係也日益拉近。全球的葡語國家中,只有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這個非洲小島國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邦交,作為平台的澳門自當肩負“中間人”的重任。去年,澳門奧委會與該國奧委會簽署合作備忘錄;今年,該國亦參加了中國澳門作為主要發起成員之一的第一屆葡語系運動會。有人認為,這是中國希望透過各種方法交好這個國家,進一步壓制台灣的“外交空間”。

尚有商機待發掘
雖說葡語國家在全球政治影響力不能說舉足輕重,但有一定的競爭力,特別是希望與日本、印度等國聯手申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巴西。對澳門來說,葡語論壇像是一個試金石,澳門能否發揮平台作用拓展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交往,能否推動中國與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建交,都將影響到澳門的地位,亦是澳門今後能否承擔中央分派的更多“平台”工作以及自己發展其他平台地位。這中間,澳門扮演的不是跑龍套的角色,而是許多場景中的主角。

對於澳門承辦的第二屆論壇,薄熙來認為組織得很成功,他和各個葡語國家的部長對澳門特區政府所做的工作都表滿意,並給予高度評價。觀察人士認為,因為論壇已確定每三年在澳門舉辦,這就確立了澳門在中國與葡語國家交往過程中的作用。澳門既然不能缺席,那麼就一定存在不少商機有待發掘。即將有多項大型設施的相繼落成,使澳門具備了作為平台的所有需求。如何緊扣這個平台優勢,將商機和利益最大化,相信應是今後澳門商界在參與這個平台建設中所應關注的。

在其他平台的營建上,澳門面對著強大的競爭。但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的平台,幾乎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取代。推而廣之,葡語作為拉丁語系的一支,澳門亦可成為中國與拉丁語系國家交往的平台。中國要發展這方面的關係,利用澳門平台也是一個首選。不過,也有人認為,澳門的優勢是歷史遺留的,但同時又是歷史本身的原因,當地的葡語人才未算太多,某些目前活躍的葡語人才也是由內地引進。隨著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平台的作用越來越重要,特區政府應儘量設法培訓或引進更多的葡語人才,以切合發展的需要。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