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ad4
作者 黎祖賢   
2016/06/13, Monday


綠肺與地產的矛盾

頗具爭議的路環超高樓項目使城市規劃成為輿論熱話:儘管我們可以選擇,但依然缺乏規劃。

在大海暢泳,舒適地躺在沙灘上享受陽光和微風。如果你厭倦了沙灘,便可到海邊的酒吧中休憩,享用美酒。附近度假村提供的多種休閒產品亦能滿足旅客不同的需要。假若環島遊能夠激起你的興趣,連接海灘與島嶼北部的道路能夠把你帶到本地居民聚居處,又或許漫無目的的閒逛,呼吸新鮮的空氣,體驗老漁村的寧靜生活。

難道,這不是世界休閒中心?歡迎來到路環!更準確地說,該島嶼本應按照20年前起草的城市規劃向前發展。與原計劃不同的是,路環島仍然是澳門的綠肺所在。然而,島上興建超高大樓的計劃提醒了大眾,由於當局無意為路環島作出規劃,這片綠色田園風光或許終將成為我們的美好回憶。

199912月主權移交前,已故葡籍建築師韋先禮(Manuel Vicente)被當時的澳葡政府任命帶領團隊,規劃路環島的城市發展項目。該規劃草案隨後於1997年呈交政府,但從未被賦予法律約束力,亦未予以實施。

 “該份規劃保留了島上大部分地區的綠色生態,發展項目主要集中在路環島的北部和黑沙海灘。” 建築師利安豪(Rui Leão)稱。他曾於90年代參與韋先禮主導的路環規劃起草。規劃的其中一個主要概念是打造一條連接島嶼北部與黑沙海灘的隧道,沿途設有度假村及其他與海洋有關的娛樂設施,不會興建娛樂場。”

島上的其他區域包含了房屋發展的規劃,但不是高樓。”他說。但是,前任澳督並未把這個計劃付諸實施。總督難以把計劃法制化。”他說,在澳門回歸前,這不會是正確的政治選擇,因而計劃僅僅成為了參考。”

 “其實,很多人以為回歸後將對路環島作出規劃。” 利安豪說。可惜,他們的願望迄今仍未實現。

超高樓項目

1999年回歸後,澳門特區政府於2007年公佈了城市分區規劃的扼要簡介,當中包括了路環。2009年,有關部門公佈了路環舊區詳細規劃及石排灣和九澳部分規劃,未在任何公開場合提及以上區域與城鎮發展相關的詳細藍圖和計劃。

儘管官方未對小島作出定位,路環島一直被視為澳門的綠肺,是過去二十年城市高速發展的緩衝區。但是,有當地居民擔心,田畔街的超高樓項目將奪去他們最後的天然綠洲。

該備受爭議的住宅項目由本澳商人和財神酒店業主蕭徳雄共同開發。2013年獲政府容許興建一百米高樓批准後,項目首次成為了討論熱點。公眾輿論擔心項目將破壞周圍環境及天際線。在一片嘩然中,政府宣稱,對項目依法評估。澳門環境保護局今年2月表示,發展商提交的環境評估報告符合所有的環保標準。

這意味著,一旦獲頒施工許可證,該項目將最終動工。土地工務運輸局稱,由於開發商未提交最後的施工方案及其他審查所需的文件,許可證尚未頒發。行政長官崔世安4月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被問及與項目有關的問題,他重申,政府將依法評估項目,爭取實現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的平衡。 

官商勾結的恐懼

李靜儀感歎道,處理過程缺乏透明度造成了現今的局面,政府當負起責任。超高樓的所在位置屬2007年路環舊區規劃簡介的區域,這意味著項目高度應是5.7米至11.6米,她說。

“在2009年公佈的路環詳細規劃中,田畔街超高樓地段被劃出了受限制的範圍,政府並沒有解釋箇中原因。”她抱怨,政府應該公開有關方面的信息,讓公眾定奪是否遵守法律或另有據可依。

李靜儀還指出,當局應盡快公佈城市的總體規劃及保護路環綠地的具體細節。為保護我們的生態環境,應該限制某些開發。”她說。

同樣質疑當局處理超高樓項目手法的泛民主組織新澳門學社已到廉署檢舉,促請當局介入調查相關部門處理過程中有否涉及行政失當或利益輸送等行為。廉政專員張永春四月告訴記者,廉署正就案件展開調查,但未能給出調查時間表。

 

旅遊魅力

在談及政府堅稱依法處理田畔街項目立場時,城市規劃學者樊飛豪只是一笑了之。他認為:“這正如一個殺人特許。”

由於島嶼整體未有可執行的城市規劃,政府只能逐個項目審核,這與他的理想相距甚遠。在某些情況下,政府或因環保原因而設定樓高限制,又或讓開發商隨心所欲。”他說。

該位學者還指出,在起草不同地區的規劃時,當局應當更加透明,包括路環市區計劃。立法會2013年通過了澳門首部城市規劃法規,且於20144月生效。該部法規列明,當局必須公佈城市總體規劃,制定澳門城鎮發展的總體戰略方針,並詳細列出具體要求,包括城市分區及各區的土地使用狀況。當局至今仍未透露總體規劃的進度或將於何時完成草擬。

有志者事竟成。 樊飛豪發現當局的總體規劃進展緩慢,澳門的問題不在於總體規劃,而是主導者:主導者越多,不同意見亦越多,那麼市民的需求便被束之高閣。

“一切都取決於我們要一個怎樣的未來。”他說,與香港旺角和澳門黑沙環不一樣,若澳門致力打造休閒旅遊中心或提高居民生活質量的話,超高樓項目在路環島是絕對不適合的。”

局面僵化

澳門物業投資者和發展商關偉霖認為,若政府現在才來更改對田畔街項目的決定是“有欠公允”,因發展商已獲得了該項目的街道準線圖。街道準線圖由土地工務運輸局發出,當中包含限制發展商編製建築計劃的各種數據,例如建築面積和限制樓高。

“草擬城市和路環規劃時,當局應務求在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取得平衡。”他說,應當設定公平的準則,允許人人擁有平等的發展機會。

利安豪亦認為,缺乏主動意識造成了路環發展規劃的缺失。總體規劃明確界定了各種細節:對分區和高度限制的要求非常嚴格。”他說,政界人士通常對此感到不適,因為任何更改的前提是花費時間對計劃進行修訂和公眾諮詢。”

“但我認為這是錯誤,因為總體規劃可以擁有一定的靈活性。”他說,例如,發展商能夠選擇遵循八個條件中的五個,而非僅僅列出兩個必須遵守的條件。

 

意識不良的倉猝

 “由於缺乏指引,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切去到極限。”他感嘆, “這真的太可怕了。”他批評當局未能就田畔街超高樓宇為交通與社會基礎設施帶來的壓力做好準備。

路環石排灣公屋項目就是一個能夠更好規劃的例子,這位建築師說,因居民住房的需求迫切,以致項目在“過於倉促中完成”。它就聳立於一片綠色地帶中,沒有任何的城市配置。”他指出,當我從路氹看過去,由於石排灣項目的發展規模,它毫不起眼,為附近地區的形象帶來了負面影響。”

利安豪相信,路環與氹仔不同,它的未來發展道路應該是不一樣的。對於過度建設的澳門而言,路環是至關重要。”他強調,我們應該在這裡架設更多休閒基礎設施,可以乘坐快艇,享用咖啡,甚至纜車”。

 “只有擁有護照和購買機票,才能享受生活,那是可悲的。”他總結道。

 -------------

矛盾先生

氹仔和路環項目備受爭議且日益高調,本地商人、財神酒店業主蕭徳雄卻變得低調。

田畔街項目對環境的影響引起公眾嘩然之際,蕭德雄2013年稱,“高樓大廈隨處可見;我並非破壞環境的唯一一個。”他堅持項目將繼續下去,同時表示,石排灣公屋項目也對環境造成了極大破壞。田畔街項目為2030層高樓,提供2000多個高端住宅。

他最初的言論進一步引起了軒然大波。這位同時也是江門同鄉會創會會長的企業家對有關項目保持了沉默。今年三月,就該項目與相關的環境影響,被再次提問時,蕭德雄稱,將聽從政府的安排。

蕭德雄已並非第一次因為路環項目成為眾矢之的。據報導,去年由其控制的公司Sociedade de Desenvolvimento Predial Baia da Nossa Senhora da Esperanca, S.A擁有氹仔原益隆炮竹廠地塊,2001年與政府達成土地互換協議,計劃興建主題公園,旨在保留有關歷史建築。作為補償,該公司將獲得位於澳門其他地區、面積為152,073平方米的土地一塊,面積是原益隆炮竹廠地塊的幾倍。

另據報導,該補償地塊中的99,000平方米,2002年以五億(USD6258萬)的價格出售予何超瓊名下的信德集團有限公司。後來,信德集團向政府申請位於新口岸,面積為18,363平方米地塊,即文華東方酒店和壹號廣場現時所在的位置。這意味著,當局與信德集團和蕭先生公司之間的地塊互換,尚有超過133,000平方米的土地權利未完全履行。

然而,運輸工務司把此案移交廉政公署。廉政專員張永春3月告訴記者,相關案件的調查結果將很快公佈,但拒絕進一步置評。

蕭德雄的辦公室亦未就事件作出評論。

蕭徳雄作為香港上市投資置業有限公司主席,全資擁有佛山財神酒店,並持有澳門財神酒店32.5%的股份。其公司還擁有一塊位於路環,面積為10,154平方米的地塊,計劃興建超過40座豪華住宅及相關配套設施。

蕭德雄曾是廣東省政協委員,但最近辭去了相關職務。

 ----------------

是否可以終止計劃?

政府強調將遵守法律審查路環的超高樓項目,批評者認為,當局仍然可以選擇終止該項目。

有人認為,行政長官崔世安宣佈將起草城市總體規劃後,2014年實施的《城規法》允許當局終止發放施工許可證,為期最多兩年。立法會議員吳國昌指出,法律允許行政長官為城規會設定議程,進一步詳細討論該項目,並公佈相關信息。

同時,新澳門學社已經向廉政公署提出申訴,要求終止該項目。

城市規劃學者樊飛豪稱,用盡一切可能的手段,政府仍然可與發展商商討土地置換協議,以確保路環的生態環境。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