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仕宅旅館,不合法的財路
hotel01























剛開幕的永利酒店的房價由2,600元至38,000元一晚,這等價格是否值得,見仁見智。對一般的“自由行”賭客來說,賭場才是目標,睡覺的地方並不重要,在100元一晚的住宅旅館過一晚,起來一樣可以到永利的賭場博殺,到餐廳飽肚,好彩的話也能在名店掃貨。 

梁五餘 /文、圖 

澳門警方有鑑於新口岸區內住宅失竊案不斷上升,在8月裏連串出擊,從住宅旅館入手整頓治安狀況。據警方人士透露,這類旅館每日中門大開,房客以鑰匙出入租住的房間,但每條鑰匙相信已被人私下配有後備匙。該區近年發生的衆多失竊案,不少與這些住宅旅館有關。

警方全力查封 hotel02
7月25日,警員到北京街怡安閣六樓某單位調查,入內後發現本應為兩房一廳的單位已改裝,除原有的兩房外,客廳已分隔為兩房,而且每個房間均與酒店房間無異,洗手間、電視等設備一應俱全,確信有人在住宅非法經營旅館。

8月5日,警方大舉掃蕩新口岸治安警察局總部對面三幢“怡”字頭大廈,揭發三名澳門男女分別經營共17間旅館客房,而租客當中不乏非法入境、逾期居留和吸毒者。在掃蕩行動中,共拘捕11名分別涉嫌藏毒、收容、偽證、非法入境、逾期居留等案件的男女。 

8月14日,警員搜查北京街怡珍閣五個單位,發現均被改裝成為有6至8間套房的居所,顯示有人涉嫌經營非法旅館。

8月24日,警員再在區內搜查多間出租的住宅旅館單位。

旅遊局隨後公佈,60間住宅涉嫌私自改建成為旅館,並對各業主罸款6萬元;工務局則下令有關業主要將住宅的間隔改回原來的樣子。一時間,新口岸區非法的住宅旅館偃旗息鼓,公佈的60間住宅都人去樓空,這一帶近期也沒有偷竊個案發生。

據記者瞭解,新口岸北京街、廣州街的住宅旅館高峰期至少有90家以上,每間改裝成有5至6間房,提供約500多間客房。

社會需求催生
一位社會人士分析道:“住宅旅館的出現,是因為有市場需求存在。”

新口岸一帶賭場林立,像假日、財神、金碧、總統、置地酒店附屬的娛樂場,是不少“自由行”遊客的落腳點。他們可以在賭枱上豪賭而心不慌,但對日租金動輒500元以上的酒店客房卻嫌貴,寧願將錢作賭本再落一注。另外,因為該區的不少單位是內地投資移民居所,這些投資移民多是通過地產公司協助購入空置單位,申請取得澳門身份証後,大部份仍繼續在內地做生意,沒有移居到澳門來,單位也交由地產公司放租。地產公司每月將固定租金打入業主的戶口,超出的收入則是地產公司的營利。有投資移民的物業在手的一些地產公司,會間細單位逐日分租,以一個房間一天100元計算,月收3,000元,一個單位5個房就15,000元,扣除支付給屋主的5,000元租金和水電雜費2,000元左右,每月營利約8,000元。

據附近一家地產行的薛姓經紀說,高峰期有些地產公司管理10個以上這類單位,收入相當可觀。因為容易賺錢,幾年下來吸引了更多行家加入,於是競爭加大,慢慢就衍生一些問題,如為搶客不登記証件,客多卻缺乏管理人員等,令治安環境變得很差。曾經有過租客打算長租,但入住一個月被人爆了兩次門,只好連押金都唔要走人,嚴重影響了正當的租賃生意。“今次政府一連多次出擊,已基本上肅清附近的短租生意,治安改善,令長租的生意有上升。”

不過,他表示,現在旅遊局向屋主發出票控,罰6萬元,但屋主本人可能不在澳門,單位的主要管理和出租地產公司沒有受罰,最終到底如何處理仍是一個未知數。

業界意見不一 hotel03
對於住宅旅館的存在,旅遊業界也存有不同看法。有酒店業人士批評,這類黑市旅館數目驚人,嚴重損害業界的利益。他說,來澳遊客增長幾倍,從99年600萬到去年1,870萬,今年將突破2,000萬,但今年1至7月入住率都不高,都是七成左右。為此,促請政府盡快堵塞法律漏洞,取締這些無牌旅館。

但是,旅遊業公會理事長胡景光卻持較開放的態度,認為既然市場對較廉價的旅館有一定需求,也有人願意投資,政府可考慮訂出要求,向有意經營這類旅館的人士發出合法牌照。

事實上,開設在民居大廈內的合法旅館是一直存在的。據統計局資料,這類在民居大廈內的旅館正式名稱為“公寓”,現時有31家,多散佈在舊旅遊區,如司打口和新馬路兩側的內街唐樓內。它們一般由一個單位改裝而成,內裏有10至15個房間,最小的剛好放上一張單人牀,租金由100元至180元一晚。以司打口的一家賓館為例,它在一座唐樓的三樓,內有10多間客房,有單人房、雙人房和三人房,另設公共厠所,租住的大多是外國旅客,但出租率不高,對大廈內的其他住戶也沒有構成影響。據瞭解,這些公寓牌照發出己超過30年,政府已多年不再發出同類牌照,期望它們自然消亡。由於服務水準低,價格又相差不大(100元是公寓,200元是二級酒店),這些公寓很多失去競爭力,不少更已變成色情架部,勉強維持。但澳門酒店價格近兩年飈升,使兩者的價格差距越來越大(100元是公寓,300元以上才是二級酒店),公寓重新產生吸引力。

民間另有呼聲
旅遊局長安棟樑表示,非法住宅旅館有增加趨勢,與澳門旅遊活動日益頻繁有關。政府部門將加強打擊,相信隨著稽查工作繼續加強,日後將發現更多此類案件。至於會否加強有關罰則,他指出現行法例已有一定的罰則,包括超過6萬澳門元的罰款以及其他處罰方式。政府正研究加強這方面的法規,預計明年上半年可完成有關法例的修訂工作,但沒有計劃再發公寓牌照。

儘管如此,民間想要爭取合法經營住宅旅館的大有人在。9月12日,好精神物業貿易有限公司東主吳美華在一家大報的頭版,以廣告的形式刊出一封“致澳門特區政府的公開信”,提出開放“民宿”的三大理由:一、“民宿”是經濟型酒店的原始形態,是個正當的行業,已有幾千年的歷史。它提供住宿的這一基本功能,社會需求從來沒有消失過,它始終是旅遊住宿結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二、“民宿”本身不是亂源,不良分子並不因為封殺“民宿”行業就不來澳門,相反因為“民宿”集中加上治安人員可以隨時入房查詢,更容易掌控;三、遊客中有不少是住不起高價酒店的,“民宿”剛好能平衡這一消費群體的需求,有效地延長他們在澳逗留消費的時間。

有位社會人士表示,細讀這份公開信,不能不承認確有一定的道理。但最終是否會被政府採納,目前還很難評估可能性。

剛開幕的永利酒店的房價由2,600元至38,000元一晚,這等價格是否值得,見仁見智。對一般的“自由行”賭客來說,賭場才是目標,睡覺的住宅並不重要,在100元一晚的住宅旅館過一晚,起來一樣可以到永利的賭場博殺,到餐廳飽肚,好彩的話也能在名店掃貨。無論受訪的地產經紀、合法公寓主管還是旅遊業代表,都認為只要有市場,非法住宅旅館很快又會“春風吹又生”,只是形式會更成熟更隱蔽。其中一位說:“你不能要求背著背囊去歐洲旅行的人也住五星級酒店。”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