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賭廳“碼佣”之爭的背後
濠江賭業風起雲湧,上至賭業的經營模式、持牌公司的市場佔有率,下至博彩業從業員的薪酬收入、宣傳招式,無一不處在變化之中。目前仍佔澳門賭業稅收半壁江山(55%)的貴賓廳業務,也處於變化階段。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金沙娛樂場以較高的轉碼回佣(俗稱碼佣),搶去了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旗下賭廳的大量貴賓客。狀況之嚴重,讓面對競爭一向看似從容的澳博行政總裁何鴻燊不得不皺起眉頭,於8月初點名批評金沙賭場對中介人給予過高回佣,警告金沙如不減低回佣,澳博旗下150間賭廳的三分之一將沒生意可做,面臨倒閉及數千人失業的局面,將給澳門的治安敲響警鐘。賭廳促銷的手段碼佣,此刻成為賭場之間競爭的關鍵。何謂碼佣?其與賭場、賭廳承包人、沓碼仔甚至澳門政府的博彩稅收又是甚麼關係?“碼佣”是與“泥碼”分不開的。“泥碼”(junkets chips)又稱“死碼”(dead chips),是一種只能用來下注而不能用來兌換現金的賭枱籌碼。與泥碼相對應的便是“現金碼”(regular chips),即是一般賭客所使用的籌碼,既可用來下注又可按面值換回現錢。現金碼的價格與現金是1:1,而泥碼的價格則是1:(1-0.7%~1.3%)。泥碼比現金碼便宜,便宜0.7%至1.3%,即是購賣10萬元的泥碼,只需支付99,300元至98,700元。這便宜下來的差額,便稱為“碼佣”或“碼糧”。泥碼的功能,是保證賭客將換得的籌碼用於賭博下注,是賭場用來進行拉客促銷的手段。泥碼目前是“一廳一碼”,目的是防止賭廳的碼佣支出外流。當碼佣與沓碼仔結合起來後,便成為用來購買沓碼仔促銷服務的價格。“沓碼制”是一種賭客服務系統,其功能是為貴賓賭客提供導遊、交通、住宿、換碼等服務,從而達到為賭場拉客促銷的目的。沓碼仔是這個制度中的主角,是這個服務系統的服務提供者。博彩公司與沓碼仔合作的邏輯是:沓碼仔通過自己的賭客服務為賭場拉客,賭場付給沓碼仔報酬。泥碼制產生後,報酬以碼佣的形式支付,即是說拉客後,為賭客換取泥碼,賺取佣金;而賭廳產生後,碼佣的支付方式又進一步複雜化。賭廳收入的分配賭廳承包制是一種博彩經營體制的合約安排,是一種代替賭場直接管理的特殊的貴賓廳管理制度。以澳博為例,博彩公司與賭廳承包人間合約的基本內容如下:一、轉碼承包。合約規定,一個賭廳承包人在一定時間內(如一個月)必須完成一定量的泥碼轉碼額(如7億元)。超額部分,按每超額1億元獎勵150萬元的標準,由賭場給賭廳承包人發獎金。二、碼佣。如果一間賭廳一個月內完成7億元的轉碼額,則賭場就要支付最少490萬元(7億x0.7%)的碼佣給賭廳承包人。但這個收入實際上只是賭廳承包人代收,他還要用來支付沓碼仔。也就是說,碼佣還要“再分配”。此外,還有博彩公司付給賭廳每10萬元轉碼付150元的賭客食宿津貼。三、收入分成。賭廳承包人並不是承包賭廳的全部經營,主要任務是通過沓碼仔拉客,至於提供荷官及賭枱運作仍是博彩公司的責任。博彩公司贏錢後要與賭廳分成。以前,澳博與賭廳的合作分成比例一般是“三七開”,博彩公司拿七,賭廳承包人拿三。打個比方,一個貴賓客到賭廳耍樂,賭客贏了1,000萬的話,則所贏的均是博彩公司的錢,與賭廳無涉;如果賭客輸了1,000萬,則300萬歸賭廳,700萬歸博彩公司。按照規律,當然是賭客輸錢的機會大得多,所以“三七開”運行了一段長時間。但隨著賭廳之間、持牌博彩公司之間的競爭日趨激烈,為保障利益,博彩公司又推出了新的四零二五方式。這種方式是賭廳自負盈虧,無論輸贏,40.25%的責任均歸於賭廳,通稱“四零二五”賭廳。例如,一個貴賓客到賭廳耍樂,贏了1,000萬的話,賭廳需支付402萬5千元的款項,而博彩公司則無需支付所有輸款,只需支付餘下的597.5萬元的款項。相反,賭客輸錢的話,則賭廳拿取402.5萬元,博彩公司拿取597.5萬元。目前,大多賭廳的合作方式均使用後者。實行這一制度的賭廳,博彩公司不支付碼佣和食宿津貼。賭廳向沓碼仔支付碼佣,沓碼仔負責拉客和沓碼。由於貴賓客一般是借貸賭博,賭廳或沓碼仔交到賭客手上的是泥碼,以確定借給賭客的錢真正用於博彩,例如借給500萬,這其中已產生了最少35,000元(500萬x0.7%)的碼佣收益。賭客在貴賓廳投注時,假設他每局下注10萬泥碼,輸了的是泥碼,但贏回來的是同等面值的現金碼,即10萬元現金碼;經過一段時間,賭客手上的泥碼必然耗盡,最後剩在其手上的便是現金碼。這時,他可以選擇繼續下注,或者選擇兌換現金離開。沓碼仔利益使然,當然希望賭客選擇前者。如果賭客選擇前者,由於下注泥碼與現金碼所贏到的錢都是一樣的,沓碼仔便用預先準備的泥碼換賭客手中的現金碼。在這個交易中,賭客沒有損失,而沓碼仔則有所得(因為泥碼“購入價”比現金碼便宜0.7-1.3%),得到的便是碼佣。這種交易叫“沓碼”,沓碼仔的名字便由此而來,所能得到更大的收益也是由此而來。高佣搶客的成效博彩公司與賭廳之間、賭廳與沓碼仔之間、沓碼仔與賭客之間,如此形成了三重的信貸額度。貴賓客一般是不帶現金賭博的,親身帶現金賭博的貴賓客十分罕見,通常是以向沓碼仔借貸的方式賭博。所以,當他們輸了錢,返回居住地後,沓碼仔或追債人(這分薄了沓碼仔的碼佣收入)便會去追討欠款。雖然追討欠款有一定風險和難度,但沓碼仔在拉客時已對風險及貴賓客的還款能力作過評估,所以大部份能成功追討。今年8月,一間賭廳合伙人之一的“貓姐”周若紅和其丈夫在珠海遇害,就發生在向賭客追討欠款之後。沓碼仔除了承擔討債及壞帳的風險外,賭客在澳門的一切花銷都得由沓碼仔及賭廳共同承擔,如果碼佣不夠高,沓碼仔的收入便沒有保障。因此,如果一家賭場直接給予沓碼仔更高的佣金,減省繁雜的中間程序,他們便更願意為其拉客。由於歷史的原因及獨特的文化構成,以及博彩業龐大的利益使然,澳娛專營時代衍生出龐大的中介人(賭廳承包人、賭團團頭及沓碼仔)隊伍,這個中介人隊伍又各自衍生出龐大而複雜的利益關係,因此貴賓市場的個體收益已被攤薄。澳博提供的碼佣從本來的0.7%,已提到目前的0.8%左右,即每兌1萬元泥碼有800元碼佣,而金沙賭場則提供高出一半的1.2%至1.3%的碼佣,即每兌1萬元泥碼有1,200元至1,300元佣金。何鴻燊投訴金沙賭場以高碼佣搶客,就是針對這個1.2%至1.3%而言的。雖然金沙亦有“三七開”及“四零二五賭廳”,但因為減省了很多中間環節,沓碼仔的利益就更多,就更賣力為金沙娛樂場拉客。金沙也由原本不標榜貴賓廳業務,到貴賓廳業務今年第二季佔澳門總體貴賓廳業務的14%,可見金沙在貴賓業務的急劇擴張是何等驚人!有人提議由政府立例監管碼佣額并定下一個指標,但有學者認為碼佣作為一種賭場促銷的營銷策略,是一種市場手段,因為存在競爭,是不可能定下指標的,而提供高回佣,就提高了沓碼仔拉客的積極性。碼佣上升空間金沙娛樂場營運總裁麥克.布朗(Mark Brown)在何鴻燊提出指責後接受訪問。被問到是否提供高回佣掀開博彩業惡鬥的序幕,布朗認為金沙的這個碼佣比率是因應市場而訂,如果有需要提升競爭力,不排除會進一步提高。他表示:“我們的碼佣不是最高的,還有賭廳比我們訂得更高。”據透露,營運已有一段時間的銀河娛樂,與賭廳的合作關係是採用“九一開”的方式,即銀河只拿取賭廳的一成利潤(有說是拿四點五成),而提供的碼佣與金沙相仿,這是否布朗口中的“更高碼佣”的賭廳則不得而知。亦有傳個別博彩公司為進一步爭取市場,只要賭廳承包人肯承擔巨大的轉碼量,碼佣便可高達2~3%的水平。按照分析,博彩公司提供的碼佣額一定低於賭場的殺數(或曰賭客的理論輸錢值),否則博彩公司一定在做虧本生意。除了角子機的殺數在高得驚人的雙位數外,其他賭戲的平均殺數約為2.5%。舉例來說,有兩個人同時帶10萬元在賭場賭博,經過一段時間,其中一人贏了賭場5,000元,另一人輸給賭場7,500元,這2,500元的差額便是賭場的殺數和收益所在,此即為賭場優勢。澳博的0.8%相當於殺數的32%,而金沙的碼佣率則相當於48%至52%,還遠遠有利可圖。如果將碼佣像拉斯維加斯般直接回扣給賭客,減少中介人的關節,則碼佣額(回扣額)還有很大可提升的空間。布朗表示,近段時間金沙不會這麼做。政府應有對策然而,將來澳門會出現拉城模式(直接回扣給賭客)取代沓碼模式的情況嗎?有學者認為這不太可能,因為澳門傳統的沓碼模式有很強大的生命力和壓倒性的優勢,因為有些賭客始終不願身份曝光(拉城回扣給賭客時要登記身分)、不能攜帶大量現金而要沓碼仔效勞,以及這個社會還存在一些“潛規則”。不過,學者預計,拉城模式將會成為外資賭場的主力發展方向,而傳統貴賓廳亦會因應競爭而進行業務改革。其實,賭場提供高佣金,間接也影響澳門政府的稅收。目前身在美國的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研究所教授王五一,去年出席一個研討會時發表論文《大股東的難題與使命》提及,賭場間碼佣價格的競爭無疑會提高沓碼仔的效率(賺得多了),但會降低博彩公司的經營效率(賺得少了),進而也會傷及“大股東”(政府)的效率。碼佣戰已經使得博彩公司的財務越繃越緊,要求“大股東”減稅的呼聲愈來愈高。然而,在碼佣戰沒有得到緩解的情況下,政府通過減稅而讓利給博彩公司的那部分,很快就會被碼佣戰吃掉而落進沓碼仔的腰包。可見,碼佣之爭已經成為澳門博彩制度建設中一個重要的不利因素。那麼,為了維持市場的良性競爭並維護自身的稅收利益,政府是否應當設法解決碼佣戰帶來的問題呢?(本文參考博彩學者王五一的著作《賭權開放的制度反思》〔澳門理工學院出版,2005〕,並蒙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提供資料)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