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既不錯失機遇 亦不懼怕挑戰
——訪香港信德集團董事總經理何超瓊

18pansyho黃春年 /文

提起香港信德集團董事總經理何超瓊,在港澳兩地可謂無人不知。作為澳門賭業鉅子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之一(澳博的主要股權由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持有,而信德及何超瓊則總共持有澳娛兩成多股權),信德集團稱得上是投資界的老字號了。除了博彩業之外,這家公司廣為人知的是經營了港澳兩地的海空客運,此外還有澳門旅遊塔這一大型設施,以及包括不久前推出的“壹號湖畔”等多個著名房地產項目。

趕上變化的環境

新年伊始,何超瓊在位於香港上環的信德中心接受《商訊》專訪時說,在回歸之初她就預料澳門會有十分顯著的發展,但想不到一切會來得那麼快。現在信德集團及她本人正在調整並加快步伐,向著未來進發。

不同於新來的投資者對澳門充滿溢美之詞,何氏家族在當地經營已有40多年歷史,從小對乃父何鴻燊做生意的手法耳聞目睹的何超瓊,自然比其他投資者更瞭解澳門的市場。一直以來,澳門的發展都比較平緩,突然加速是在特區成立及開放賭權之後。她說:“回歸後,我就知道澳門可以繼續發展賭業,而中國大陸是不會允許開賭的,只是我不知道澳門的賭業會以一個甚麼形式成長。現在,全世界的玩家都聚集到澳門,確實使澳門步入了第二個發展階段。”

作為一個在澳門大量投資於多項事業的企業家,何超瓊認為,要適應現在的澳門,人們必須務實並按先後緩急辦事。“我們得肯定自己能夠承受這種速度的經濟發展。經濟發展將帶來新的定位,這是不能有所抱怨的。現在很多人有不滿,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所參與的程度。過去,澳門並沒有太多機會,但現在有了,人們一定要令自己適應,既不能留戀過去,也不能守株待兔,更不能對年輕的澳門特區政府有太多責難。”

在何超瓊看來,身處變動中的澳門,人們要懂得適應。以中小企業的生存為例,“也許你以前經營一間小小的茶餐室,賺取體面的收入,有一半家人也在那裡工作。面對現在的環境,你當然會說:‘天啊!下一步怎麽辦啊?業主現在不會再以從前的租金租地方給我們了,我們搬到哪裡去?’”她說,“對,這也許是經濟發展所帶來的不太正面的地方。然而,這是一個成長中的城市。”澳門的經濟發展,也許令到某些人不適應,但也帶來了很多機遇。“過去這裡還是一個不發達的地方,但現在是區域性的旅遊目的地了!如果你有專項才能,難道不想在大企業如那六家賭牌公司工作嗎?如果他們能給你誘人的薪金,難道這不是很好的選擇嗎?”

信德集團作為一個較早進入新澳門角力場的企業,既面對類似茶餐廳老闆的不適應,也擁有贏得專才的優勢。何超瓊表示,自己對遠景的信念,驅使她必須很快地作出部署,而且覺得習慣於澳門老環境的企業家步伐太慢了,必須以第一時間趕上。基於這個原因,正當大眾仍對澳門的發展潛力充滿疑問時,她與信德沒有放慢腳步,而是經營澳門旅遊塔會展娛樂中心,發展濠景花園等地產項目。

增強企業的能量

何超瓊曾說,2006年對信德集團來說是一個充滿挑戰的年份。到底有甚麼挑戰呢?她坦言:“其實,所有的都是觀念的問題。我們從來沒有改變過立場,就算在回歸之前,作為一個負責任的領軍人物,我們開始就澳門回歸後的外部環境進行評估,所以我們已有所準備。舉例來說,我們知道需要重建我們的船隊,不能再繼續重複港澳之間簡單的航線,因此將船務生意擴展至泛珠三角區域。也是同樣的原因,讓我們重整銀行業務和房地產業務。我們試著在面對新的機遇時,重新整合業務專案和資源分配,以便能夠面對新的挑戰。”

之所以這樣做,何超瓊表示除了著眼於集團的發展,更多還是希望透過信德集團本身來說服其他投資者:澳門除了賭業之外,還有其他可以發展的商業。“我們是第一個開始談到澳門零售業前景的企業,我也是第一個向外國企業講述澳門發展零售業擁有巨大潛力的人。不是威尼斯人公司,是我!威尼斯人當時可能在方案裡有提到,但我是那個走出來講的人!”

何超瓊指出:“在觀念上,我們仍處於不利的地位。我們被理解為舊式的,而且缺乏改變的能力。我得承認,某些地方是事實。我們正在十分熱切地工作,提供更多的後勤支援,以便能卸下重擔,走得更快。然後,我們就能發揮才能和力量。例如,當我們發展那些新的地產項目時,並沒有用舊的一套模式,而是希望打破傳統。事實上,我們希望成為一家引入新的經營方式、帶來有價值的合作夥伴的公司。”

也許,何超瓊本人與美國美高梅金殿的合作,就可看作是其上述話語的註腳。“如果現在澳門可以享有主要的娛樂中心的名聲,那麼其中一個主要的博彩營運者就必須在澳門。美高梅在拉斯維加斯擁有33%的市場佔有率,有最大的、多元的投資產品,有堅實的專業和支援。與他們一起工作,我能夠學習並增進自己的見解和能力。”

談到博彩業的發展,何超瓊認為,澳門所面對的中國內地市場對任何營運者來說都是新的。“你得承認,這是一個奇跡!這裡沒有一個(做生意的)定律,而旅客還在不斷增長,他們某些人從來沒有到境外旅遊過。我們大家都還要摸索。”

何超瓊與美高梅金殿合資的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成為經博彩經營權轉批獲得副賭牌的企業之一。她承認當初對賭牌可分拆也感到驚奇,不過經過瞭解,知道法律本來就有相關條文。雖然幾年前她想不到自己會親身涉足賭業,但由於身為信德總經理,或多或少都要接觸賭業。“這意味著我們(各賭業營運者)要在現有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得更為強盛,提供更有價值的博彩設施,並改進不足的服務。”

恪守發展的理念
目前,何超瓊與美高梅的合作仍在美國內華達州博彩委員會的審批階段。她認為這個過程相當令人困擾,不知道何時才會結束。“如果我們知道了,就不會有問題,因為每個人都需要證明他們的價值。我在香港運作一間上市公司,相信我做每一件事都按照法律。我們服從法律,遵守規則。”儘管仍有一些程序,但她表示希望有機會在路氹城建造酒店及賭場。她透露:“我們正在申請批地,但現在還不是公佈的時候。”

在路氹城插旗的酒店及賭場已有多間,可以想像將來的熱鬧情形,而各大公司還將引入博彩以外的元素,如零售、會展及表演等。何超瓊對此卻有疑問:“最初開放賭權時,人們的焦點集中在非博彩的旅遊元素,希望澳門借此得以改變。但幾年下來,澳門現在反而更加依賴博彩,到今天我還沒有見到非博彩的方案實現。”

她進一步說:“政府當初選擇各公司的目的,是希望有多樣的投資和側重點,如拉斯維加斯金沙的會展業,永利的高端客戶市場,對銀河可能是借重其對本土運作方式的瞭解和對香港客人的接待能力。有很多種不同的領會,但澳門是一個開放市場,你不能強逼營運者去做某一樣事情。所以,他們帶著可以怎樣改變澳門的門面話到來,然而時至今日,錢是賺了但卻不是透過他們最初承諾的方式,這是一個商業策略。”

澳門人會否因此而不高興呢?何超瓊說,不知道這對澳門人有甚麼影響,說到底居民希望的是繁榮、穩定和發展,而這些都實現了。“也許我們沒有耐性吧!接下來的一年,一切都會顯現出來,讓我們再等一年吧!”
從前的澳門,是一個步伐緩慢而講求人情味的地方。但人們認為,現在經濟發展了,人們的心靈卻迷失了。何超瓊覺得,現在反而是一個良好的機會,讓澳門人更努力地工作。“我同意心靈是一個你必須把握住的核心價值,這是政府、居民以及本地的和外來的投資者都需要有的基本準則,是一個道德標準。我們處於一個仍能把握住它的位置。澳門有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遺存,你不能抹掉。不像深圳,那裡沒有過去。”

問到怎樣看澳門未來十年的發展,何超瓊饒有深意地說:“這就取決於人們將怎樣接受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改變了。”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