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MGTO-fireworks-982x100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新葡京將為“老大帝國”扭轉乾坤?
18lisboa01
伊亞 /文

開幕日期經歴一波三折後,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投資33億元興建的新葡京酒店及娛樂場首期工程——面積近2.8萬平方米的娛樂場部份,趕在中國傳統的農曆新年之前,於2月11日正式開幕,標誌著澳博這個博彩業的“老大帝國”進入了新的里程,也將為賭客提供拉斯維加斯式的娛樂。有博彩學者認為,新葡京的成功與否,決定著澳門博彩業的未來格局以及澳博本身的市場地位。

地標性建築
現今新葡京的所在地,三年前還是澳門居民日常消遣遊樂的破舊運動場。就像折射著澳門近年令人咋舌的經濟發展,44層高的新葡京在那裡拔地而起,底層金蛋狀的鑽石裙樓入夜後發出璀璨華光,十分引人注目。

新葡京的興建耗資33億元(澳博董事蘇樹輝則表示預算已超過50億),佔地面積約1.2萬平方米,建築面積約13.5萬多平方米,整個工程分為三期建成。第一期為蛋狀鑽石裙樓,面向葡京酒店,面積近2.8萬平方米,設有240張賭枱和480部老虎機。地面四層主要是娛樂場,四層地庫包括停車場,新舊葡京酒店之間以行人隧道連接。第二期為設計成蓮花狀的酒店大樓部分,形狀上闊下窄,樓高228米,共44層,提供420間客房,另有會所、餐廳、品牌商店、宴會廳、酒店大堂等,預計2008年完成。第三期項目仍在構想階段,由於定位於毗鄰的葡文學校現址,而該校新址至今未有定案。

新葡京的建築計劃於2004年公佈,與投資12億元的“十六浦”主題公園一樣系澳博的重頭項目。新葡京的建立,一般被視為澳博改變形象,搶佔以中低注賭客為主的中場市場之舉。新葡京開幕前,澳博已進行一系列部署:從競爭對手威尼斯人澳門公司挖來擁有20餘年多國博彩業管理經驗的前營運總裁麥輝霆,委以澳博業務發展總裁之職,全權主理新葡京業務;為了與葡京過去給人的印象有所區隔,新葡京確定員工以不同的制服及模式待客,並要求他們在招呼客人時要道出自己的名字,務必使客人感到親切;在對員工進行培訓時,也甚為著重CS(Customer Service,客戶服務)這一環。

對內部而言,新葡京也是澳博增加員工福利、改善福利制度的一個試點。澳博董事吳志誠表示,新葡京把生意視為服務,服務的提供有賴於員工,因而新葡京娛樂場計劃推出全新的提升僱員福利待遇的方案,其中包括增加新葡京員工每年享有的假期至26天,把現有醫療福利計劃受益範圍擴大至惠及員工配偶、子女和父母,增加提供牙科醫療保險,向所有全職僱員及其配偶、子女和65歲以上的父母提供人壽保險。他還表示,新葡京將推出一套完整的升職制度,讓員工更清晰地瞭解到娛樂場運作中各種職位之間的關係,同時也能夠瞭解公司的職級以及自己如何努力升職。

反擊戰序幕

“新葡京的開張,可以說是澳博部署反擊戰的最重要一役。”澳門博彩研究學者李江表示,“可以看出,新葡京在團置重兵防守和擴大澳博的市場份額,以在及管理和策劃上花了好大力氣,估計會有一定成果。澳博接受了近兩年外來經營者的影響,會認同某些服務手法。”

李江相信,新葡京的營運服務水準、提供的娛樂服務不會比現在拉斯維加斯式的賭場差,加上澳博本身對中國市場的認識,在麥輝霆的西方經營理念配合下將如虎添翼,“有機會奪回一部份失去的營業額。”不過,他又指出:“毫無疑問,新葡京吸引的客人,一部份會是銀河和威尼斯人的,但估計很大一部份會是包括舊葡京在內的澳博其他賭場的客人。”

理工學院的博彩研究專家曾忠祿則表示:“我覺得,現時澳博名下的酒店大部份都比較舊。從目前來說,澳博在賭場規模上無法與金沙、永利等酒店娛樂場競爭,新葡京的營運應可使澳博在競爭力方面有比較大的提升,其投入運作應該會對市場有一定的影響。”他也認為,新葡京對較舊的和較小的酒店娛樂場會有較大的沖擊,因為“賭客都比較貪新厭舊。”

去年,澳門的博彩毛收入達550多億元,較前年有20多個百分點的升幅。澳博行政總裁何鴻燊曾透露,澳博去年博彩收入為200多億元,佔市場份額半成左右。雖然這家“老大帝國”的收入與2005年相若,但比當年(該年澳門博彩收入為344億元)佔四分之三的市場份額來說減少了許多。

曾忠祿認為,新葡京的開業,能緩解澳博的市場佔有率下滑的趨勢。“當然,今年新開業的酒店娛樂場除了新葡京外,還有威尼斯人度假村、美高梅金殿及皇冠等,各有各的特色。所以,未來澳門整個博彩市場不再像以前那樣是寡頭壟斷競爭,而是百花齊放式的競爭。”

他說:“估計(澳門半島)新葡京那一片對賭客來說是比較有吸引力的。因為那裡的賭場密集度比較高,都是比較新的賭場集中在那一塊,旅客都會跑到那一片去,而不在那裡的賭場吸引力就差一點。”

目前,澳氹大橋(嘉樂庇大橋)澳門半島一端的舊博彩區,聚集了葡京、永利、星際、英皇、金碧、財神、假日及總統等娛樂場,今年開始營運的還有新葡京及美高梅金殿。因此,曾忠祿估計將會形成“群聚效應”,比外港碼頭一帶的博彩區更有吸引力。面對競爭加劇,澳博還密鑼緊鼓地擴展在“南灣湖畔博彩區”的勢力,早前有關方面便公佈了何鴻燊私人與亞洲第一的聯盟郵輪公司馬來西亞麗星郵輪的合作計劃,透過與澳博合作發展附設娛樂設施的Resorts World at Macau的精品酒店,預計整個投資達47億元。由於該項目處於澳氹大橋橋頭,可謂澳博名副其實的“橋頭堡”。

多方位競爭
曾忠祿分析道:“這個(澳博與其他公司尋求合作)對保持競爭力來說肯定有好處。澳博目前單靠自己去競爭顯然有點力不從心,所以策略上不斷通過同其他外資合作來加強競爭力,包括何超瓊同美高梅、何猷龍同PBL在內,雖然不是澳博的公司,但或多或少帶有澳博的影子。因為同是何氏家族,有利於澳博合縱連橫。”

他指出:“同麗星合作也是一種手段,以此來競爭的話,除了引進別人新的經營理念和手法,同時亦降低了自己的風險,把風險攤薄。不過,與其他公司合作又帶出了其他風險,例如合作雙方經營手法及理念的不同等,也會產生磨擦。處理得好,雙方競爭力加倍提升;處理得不好,或會降低效益,引致沖突。”

市場一般預計,“南灣湖畔博彩區”將來的競爭會進一步加劇,同時這個博彩區亦面對外港博彩區、氹仔博彩區及路氹博彩區的壓力。李江相信,在這樣的競爭格局下,實際上確保了澳門的賭業檔次能夠持續向上推升。他認為,競爭的結果,會是賭場價格戰的出現。“將來澳門的賭場除了在裝潢和服務上鬥個你死我活,還會在價格上進行競爭,例如向賭夠一定數目的客人作出現金回贈等。此外,價格戰亦可能影響博彩公司在賠率、殺數方面作出調整。”

李江認為,澳門各種博彩遊戲的賠率普遍比外國低,殺數普遍比外國高,特別在角子機方面,殺率達60%,與澳洲的10%殺數多出好幾倍。因此,他相信價格戰也會在體現在殺數上。曾忠祿則指出,價格戰肯定會出現,只要競爭一激烈,博彩公司還存在利潤空間的話,競爭總會在價格上反映出來。

六家賭牌公司中,兩家未正式經營賭場的新濠博亞和美高梅金殿超濠,今年也將有賭場相繼開幕,博彩業未來的格局會呈現一個較為清晰的輪廓。作為2007年第一家新開張的賭場,新葡京的成功與否相信亦對隨後投入運作的賭場有一定的參照作用。李江指出,澳門博彩業競爭並不十分成熟,目前還是暴利的經營模式,要最終轉化為休閒旅遊城市,必需改變現在的經營方式,在服務質素和賭場檔次上有所提高。“現在來說,澳門的賭業還是屬於賣方市場。”

曾忠祿表示,從總體上看,澳門目前的優勢主要為區位優勢,一旦周邊地區開賭,相信會流失一定數量的賭客。如何與周邊地區競爭?“長遠來說,澳門的博彩旅遊環境一定要仔細規劃,在交通配套、景點規劃和城市美觀方面要做很多工作。”他說,“澳門的發展要適度,規模一大,環境便變得擁擠,就沒有旅遊的感覺和氣氛,長遠會影響澳門博彩業的競爭力。”

曾忠祿認為澳門可加強與珠海的合作,博彩公司通過在珠海建立更多娛樂設施,吸引更多人到珠海旅遊,讓他們順道來澳門,通過這個方式來彌補澳門在地理空間上的局限性。

此外,他指出,澳門博彩業亦應重視形象,營造“負責任賭博”的賭業風格,比如在打擊洗黑錢、防治病態賭博、合法處理賭客欠債等方面都要注意並做些工作,同時通過在內地贊助一些公益事業來改善自己的形象。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