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未來將如何
文:露西娜.拉陶

權威人士認為,澳門在歷史性回歸中國主權後,於2049年 12 月 19日,便將踏入50 年里程碑,到時候,這座城市經濟上或多或少會完全與中國大陸融合,但仍然保留特殊的政治和經濟地位。當然,博彩業會保持龍頭地位,即使像一些人預計的,博彩業將進一步在內地嚴密控制下。

變化更快

1999年12月20日,澳門的小憲法即《基本法》生效,已故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政策授予澳門以特別行政區的地位。到2049年,在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協議下,《基本法》將停止使用。
澳門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魯斯金(Michael Roskin)認為,變化將會比2049年早很多出現。他說,香港和澳門的未來落在臺灣問題上,唯一合理的答案是它們 (澳門與香港)對吸引台灣回歸祖國非常有用。
他補充道,北京一收回台灣,就會收緊對兩個特區的管制。他相信,不少於40年時間,澳門只會名義上有自主權。他說:“政黨骨幹將會精選出來,中國的法律制度將會成為標準,也許會帶有葡萄牙法律的裝飾性元素,澳門及香港將會在2049年之前,象徵性地右側通行,澳門人和香港人會學習普通話。”
 
備受管制

一旦中央政府認為適當,便會為博彩業打開大門。但是,魯斯金說:“中央會希望更好地控制賭博成癮(特別是幹部)、徵收博彩收益和打擊洗錢活動。”
2008年的簽證限制可見一斑。他說:“中央不會讚賞中國的資金流入澳門,並會希望扭轉這個現象。到發生這種情況時,澳門的收入將會大受打擊,但與此同時,博彩業能夠多元化發展。”考慮到中國深度的民族主義,前路似乎沒有更多空間維持“一國兩制”原則。他說:“沒有什麼比認識和得到內地官方的許可更重要。”

區別不大

澳洲研究員Leanda Lee相信,2049年,澳門和內地的界線已經會變得模糊。她說:“澳門已經比10 年前預想的受到更大程度管治。我認為,澳門現時受到中央的小心管治,我相信我們將不會感覺到很大的區別。”
她補充道,到時候管制會加強。她認為澳門的特殊經濟狀況將與博彩業一起持續,但區域競爭增加,其中一個競爭對手是新加坡。要對付區域競爭和其他挑戰,澳門必須改變博彩業的慣例和規則,特別是稅制。
商人包樂文(Henry Brockman)也認為,現時北京與澳門之間的差異將繼續縮小。他說:“舉個例子,房地產生意上,更多內地投資者在澳門和香港置業,也有更多澳門和香港投資者在深圳和珠海置業。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變得更融合。
他又補充說:“特別是製造商,他們已經在內地開設了廠房。”即使在澳門和香港回歸以前,經濟已經與內地融合了。

輕微調整

包樂文說,當澳門和內地融合時,一些問題必須要考量,例如,澳門會否保持不同於內地的通行方向呢?份量更重的問題是,會否發展不同於內地的法律系統?
他還說:“我們一個國家有3個制度,即香港、澳門、中國大陸。當中國法律制度繼續演變,到2049年時,剩下的差異將會變得較少。”
他相信,中央對現金流入澳門賭場感到高興,對澳門定位為博彩中心感到滿意。在他看來,限制將會繼續存在,中央會繼續確保和限制來澳博彩的人數。但是,當2049年到來時,這將變成小問題。
一些問題,諸如網上博彩,必須在2049年前解決,因為它是未來博彩業的根本。現時,澳門允許網上賽狗、賽馬、彩票,其他博彩則是禁止的。但大多人認為,全面網上博彩將會合法化,宜早不宜遲。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