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把設計推向其他市場 -- 訪香港資深設計師鄧達智

 

48interview文:戴詠如

近日有本地學者指出,只談文化,不搞產業;或只有創意,而沒有市場需求,都無法帶動澳門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因而,建議特區政府盡早設立研究、策劃和統籌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專責部門。視澳門為時裝設計靈感基地的香港著名時裝設計師鄧達智對《商訊》說:時裝設計的需求是全球性的,澳門深厚的文化底蘊為時裝設計發展帶來優勢,未來可設立一個設計中心,讓設計界有一個向外地展示的窗,為時裝設計或其他原創設計走向國際提供起步點。

與澳門有緣

曾在澳門擔任講師並曾任本地時裝設計比賽評判的鄧達智從不墨守成規,在香港時裝界有壞孩子的稱號。他曾在加拿大University of Guelph修讀讀酒店管理,獲經濟學學士;及後於London School of Fashion修讀時裝設計,最終投身時裝設計界。

鄧達智與澳門有一份緣。他說,澳門是打開其時裝設計生涯的一扇門。在他剛入行時,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澳門一些製衣廠家。當時澳門有很多廠家,但很少舉辦時裝活動,故他被邀請在葡京酒店內舉行一場時裝秀,並支援他將涉及作品到香港及世界各地展出,從中得到了外地商家的青睞,落單生產。就是這樣,他走出了他在時裝事業上的第一步。

他認為,澳門小城魅力無窮,中西文化匯聚,其實是時裝設計行業的一個寶藏;每日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也正是一個讓各地人士認識澳門時裝設計的一個捷徑。

7月中旬,鄧達智再次來到澳門,正式成為新濠天地的時尚大使

他說:將傳統與時尚結合,是現在設計的重要趨向,而時裝設計是與文化、社會息息相關的。他以澳門整體環境與時裝設計作了一個生動的比:澳門是一個歷史文化豐富的城市,雖然地方小,但今時今日,已不只是買完手信便走人的地方。除歷史悠久的文化遺產外,還有特色美食、五星級酒店及國際級休閒娛樂設施,這種傳統與時尚的完美結合,打造了這不一樣的澳門,吸引了世界各地旅客來訪。這也與澳門的時裝設計一樣,市場細並不會局限時裝設計的發展,重點是怎樣把設計推向其他市場。

現時的貿易是世界性的,而不是地區性了。澳門的時裝設計師可在澳門歷史文物或文化方面尋找創作靈感,作為設計基礎或藍本,再加入時尚元素,創造時尚獨特的本土品牌,開拓國際市場。

取材於文化

九龍皇帝曾灶財──相信港澳居民對這個名字非常熟悉,早先有不少媒體曾報導過他和他的塗鴉。現時,香港更對其塗鴉進行保護,作為香港歷史記憶的一部分。鄧達智曾兩度以這個香港傳奇人物的塗鴉作藍本,設計出系列時裝作品。

他回顧說:1997年,首次以九龍皇帝為素材,設計一系列時裝。當時除了香港當地居民外,很少人認識九龍皇帝,而連他本人也沒意料到,這個系列把九龍皇帝推到一個國際性的文化舞臺上。10年後,再次以其為設計藍本,反應相當理想,作品更在上海、北京、倫敦和法國等世界各地展出。

鄧達智相信,擁有豐富、獨特的歷史文化,並擁有寧靜、繁華多面性的澳門,蘊藏著大量的創作題材,有潛力發展時裝設計行業。

在接受記者訪問時,鄧達智更靈機一動,即席舉出一個以澳門為題材的創作構思。他說:荷蘭園及其周邊地區是一個很好的取材之地,因為其歷史文化豐富,只要細心觀察,沿荷蘭園至白鴿巢一帶,當中很多事、物都可以帶出無限的設計靈感。在該街道走著,走著,街道的名稱、西洋墳場、白鴿巢公園、公園旁邊的東方基金會會址和基督教墳場以及對面的聖安多尼教堂,不少古樸的文物與你擦身而過,不同元素的重疊,當中部分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中,可讓設計師想到很多不同年代的人或事,尤其是埋在墳場內的已故名人,他們在澳門有不少事蹟,這些都是很好的創作元素。

他接著說,在具體設計方面,首先可從顏色開始定位,如澳門古老街道的黃色、破落的粉色,以及石仔路,這都是澳門的特,加上建築物的層次感也可成為設計上的花紋圖案,這已造成了設計上布料的顏色和吸引的取向。

他所提到的荷蘭園區,正鄰近特區政府近年積極打造文化創意產業集中地的望德堂區,該區富有濃厚的中西文化藝術氣息。

每每提到澳門二字,鄧達智都按不住其雀躍的心情。他不時提到歷史文化是現今設計的重要元素,還坦言在他早期從外國回港從事設計行業時,不習慣香港人多、繁囂、空間狹窄的生活。故而當他需要創作時,便把需要用的紙、筆、墨等用具都帶到澳門,住上一個星期,這樣就可把半年內所需要的設計工作全部完成。以往居停留最多的地方,就是澳門聖地牙哥古堡酒店。該酒店身處一個擁有400多年歷史的環境,是一個獲取靈感的好地方。

建設計中心

澳門具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價,但澳門的時裝設計行業至今也不見一片光明。鄧達智說:澳門在這方面人才不少,以往很多澳門的時裝設計師均往外走,到香港、廣州、北京或上海等地發展。雖然現時澳門生產力科技轉移中心提供一些服裝設計的課程,讓本澳有興趣的人士進修以加深對時裝設計的認識,亦安排學員到不同地方參加各類型時裝設計比賽。但這樣做並不,澳門政府在創意產業上可以做得更好,目前還有改善的空間。

他回想說,當年他是得到了澳門製衣廠廠家的支持,才走進了時裝設計界。雖然現時澳門幾乎所有的製衣廠家都已遷往內地,但很多國家如美國都沒有廠房,當地設計師也是在當地創作,產品由內地生產,相信這僅會為製作樣板時帶來少許不便。

他一再強調,澳門內需市場細並不會對時裝設計造成重大影響,如比利時都是一個很小的國家,但該國的時裝設計在國際上佔有很高的地位。關鍵是政府有否提供一個空間或環境給澳門的設計師,讓他們可以在本地開展他們的事業,不光吸引這些人才留守本澳,還能吸引外地設計師聚集本澳。故他建議:政府可設立一個設計中心,作為澳門原創設計的視窗。這不僅指時裝,也包括平面設計,讓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均可看到澳門的原創作品。

對於橫琴5平方公里澳合作用地,而其中120萬平方米土地用作創意產業發展園區的初步規劃,鄧達智表示,該地段能否對澳門的時裝設計行業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能否凝聚時裝設計人才,一切均要視乎政府的政策取向,如給予設計師多少空間,以及有否足的有經驗的剪裁及車縫的製作人員,方便他們製作樣板等。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