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中場為王 —— 訪銀河娛樂集團首席執行官呂耀東

47interview文:雅士度

銀河娛樂集團董事局副主席、首席執行官呂耀東有一個簡單的信念:跟著市場走,百戰百勝。接受《商訊》獨家專訪時,他透露了不憑直覺作決定的原因,並闡述了計劃的重要性,還扼要地描畫了集團未來減少依賴博彩仲介人的藍圖,以及競投體育博彩的目標,等等。

滿意已有進展

記者首先問道:“5年前你們初來甫到,作為博彩經營的新人有很大的期望。如今回頭看,你們已經取得了當初預期的成績嗎?或者,你認為你們本應取得更大的成就?

呂耀東肯定地表示:

總的來說,我們滿意取得的進展。我們有一整套計劃,到目前為止我覺得計劃是好的,我們亦已很大程度上按自己的願景執行計劃。萬萬想不到的是,去年金融風暴來襲, 這多多少少減緩了我們在路的發展步伐。但我們的首要計劃,即城市俱樂部,以及第二期計劃的星際酒店都實現得很好。總體來說,我想我們沒甚麼可抱怨的。我們知道競爭會很激烈,知道必須審慎行事。而且,你可以能看看會計數據,我們自第一年到現在財務上都相當保守,因而不但可以避過金融風暴的大浪,而且銀行戶頭裏能有充足的現金以備將來之需。

除了全球金融風暴外,沒有其他困難嗎?挑戰無處不在,時時都有。第一個挑戰是,我們原本不需要做營運夥伴的。如果我一早知道我們自己要負責營運,我們很早就已開始未雨綢繆了,因而浪費了一點時間。為贏取經驗,我們想出了經營城市俱樂部的策略, 這樣就能更好更快地發展,取得博彩業務上的實戰經驗。而我們確實做到了。他說,當星際酒店意念差不多成型時,我們決定, 也許我們首先應該上市(股票交易市場),因為那時還未有太多人知道銀河。我們認為,成為上市公司,可以有助推廣公司品牌,亦可令運營體制透明、健全些,我們確實做到了。接著,我們發行了部分債券、商業票據、股票,來籌集資金建設星際酒店。當時,當想到要集資的時候,我們也決定了到路發展。幸好星際酒店項目很成功,到現在仍是澳門一個很成功的娛樂場酒店。之後,我們集中精力發路銀河渡假城項目,直到金融危機出現。為慎重起見,我認為應該將開幕日期推後。與此同時,我們從未停止過路項目的建設,工程在進行當中。目前,我們正在審慎觀察其他發展項目的績效如何。

接下來談談金錢、現金、博彩這些硬仗吧。記者發問:城市俱樂部好像運營得並未如預期好,總統和金都娛樂場的生意額也差強人意,肯定比你預期的差。另外,金都還面對困難。其中一個共通的原因是每個俱樂部的安排不同,導致賭客的待遇不一致。對此你有何感想?

呂耀東說:我們嘗試按照合作夥伴的期望採用有些微區別的經營模式。一些合作者信心大些, 願意承擔多些責任及風險, 因此,投入更多的錢;另一些則較為保守。現時有4個城市俱樂部在運作,我必須指出所有4個不同的合作夥伴都有不同的期望。我們的挑戰在於保障經營模式符合特定的協議,彰顯所有各方的責任。

中場大有可為

記者續問:你們的旗艦星際酒店正在重整一些貴賓賭廳,你對貴賓廳市場再次在澳門走強的信心有多大?

呂耀東回答道:星際酒店一直專注於貴賓廳業務。如果你問我,在旗艦酒店我們對貴賓廳市場板塊的信心有多大,我們一向以來都對自己的酒店滿懷信心。星際的位置很好,設計也很好,再者我們有很好的客戶服務。我們剛剛贏得了全國性的酒店最佳客戶服務獎。我們對自己的酒店有信心,它一直以貴賓賭廳為主。如果你問我,當我們在路的中場設施(銀河娛樂場)開業時,我的信心有多大?我的答案也一樣是:我們有信心。在規劃階段,我們投入了很多,務求開業時將路銀河娛樂場打造成一個成功的中場大眾化娛樂場,希望藉此可以解答市場的疑問,就是在未來的67年間,銀河是否有能力應對貴賓廳業務和中場業務兩種不同的挑戰。

但記者的關心的是:博彩中介人也有經營成本,他們之間的競爭激烈。你估計他們會滿足於1.25%上限?

呂耀東說:我們一向給予很吸引人的金,但並非為那種為爭取市佔率而拉高碼的博企,因為我們堅信不應憑碼競爭。我入行已30年,知道打價格戰最終會輸,是個輸局。

記者仍有疑問:你們維持與忠誠的博彩中介人合作,皆因他們喜歡星際,僅此而已?

他解釋道:在開出同一碼的情況下,我估計可吸引貴賓廳經營人和賓客到我們的娛樂場,我們可得到自己應得的公平份額。自去年第一季起,我們已漸漸地逐月收復失去的市場份額,因為我們之前決定不應瘋狂到讓碼飆升到1.38%(因而失去了市佔)。現在人人都重回現實,再無人進行割喉式競爭,因為到頭來誰都不會勝出這場仗。如今,基本上,所有博企都聲言,大家不應打價格戰,而應該在服務、設計及其他方面競爭,爭取與別不同,突圍而出。我們自信能取得可觀的市場份額。

記者問他:多年來,博彩中介人都攸關重要,但現在因為各博企之間的競爭,仿佛令人感覺到博彩中介人依賴度應該減低,你同意嗎?

他以肯定的語氣說:我想最終中場業務會利潤更佳,這是毋庸置疑的。若我們直接面對賓客,就無需付金給博彩中介人,因而我們可以省下四成五的開銷,這筆錢數額不菲。對你的問題,我的答案是:是的,我們想往這個方向走,但同時我們亦務實。然而,在路項目,根本上我們將採取十分不同的策略去發展。

項目穩陣

記者還想到的是:博彩中介人正面對困難,連同博彩中介人自己之間的競爭,收債問題,加上內地政府憂慮澳門豪賭蒸發掉無數億的超額賭資。他們的困難會給博企帶來問題,你的擔憂有多大?

他說:我明白他們的壓力。給賓客多少信用額是有個限度的,因為最終他們有責任收回欠款。我們必須知道,在中國內地是不承認賭債的,因此很難收回賭債。若要收債100萬元,不難;;要收1,000萬難度就大了。我猜博彩中介人已意識到,他們不能繼續無限量擴充生意額。他們必須找出另一個不同的模式來運作。同時,我們也發現,如果我們百分百地依賴中介人,就會有局限,可能應該尋求不同的方案,以便使自己能擴展。長遠來說,我仍預見到貴賓廳市場和中場市場的調整。過去兩者比率曾是7030。我們仍在想,是否有可能可達到50504060。我期望有一天我們能達到目標。

記者還覺得市場會關心:澳門半島上的競爭正趨白熱化。凱旋門娛樂場即將開張,永利的Encore尾隨其後,你預期會有怎麼樣的競爭?強鄰環伺,星際又有甚麼對策應對愈來愈激烈的競爭?

呂耀東對此似有腹案:澳門有兩個博彩中心。很明顯,路博彩中心在成型中,但仍需假以時日。澳門半島已形成博彩圈,凱旋門和Encore的開張,祇不過加強了該區域成為澳門的博彩中心區,至少在可預見的將來是如此格局。事實上,一方面我們覺得強鄰環伺,競爭就在隔鄰,這不成問題。但是另一方面,這裏是賭客必到的區域。因此,我們維持樂觀,而且本區多些賭場開業對我們亦是一種激勵。

那麼,當政府開放運動博彩時,銀河會競投嗎?

當然會,如果政府開放運動博彩,可以肯定運動博彩會補充有利我們現時的業務,所以我們一定有興趣競投。他明確地說。

記者不解的是:你對路銀河度假村的開業比其他人謹慎,如比何猷龍謹慎。首先你想觀察威尼斯人營運得如何,接著全球金融風暴降臨。現在, 既然新濠天地開張了,你又有興趣觀望他們。我們何時能見到你的路發展項目開業?

他笑道: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此刻我並未有答案。我們必須見到經濟好轉的跡象,到有充裕的新資金才行事。我們的戰略一向都是只要有需求就建設。這些項目都是重大投資,關係到數十億計的美元。因而,我們是靠股東們出資,而明智決策則靠我們自己。我不憑直覺作出決策,我用腦子,所以當理智、分析、資訊、數據統統都告訴我們可以向前沖時,我們就會全力以赴。

樂觀內外環境

記者試圖證實:你們以65億港元售賣20%股權給英國私募基金Permira對嗎?他們必定亦渴望見到銀河度假村開張,Permira有向你們施加壓力嗎?

呂耀東解釋道:“Permira是我們的好拍檔。他們加入不久就發生金融風暴,隨後他們就知道我們延遲了開幕日期。但Permira一直都很理解及支持我們的決定。他們派有兩個代表董事入主我們董事局,因此作出所有的決策,都得到Permira董事的支持。

記者仍有些好奇:你們在路的大幅地皮何時可得到解決?你們仍未把它弄到手。

他表示:我們一直有同政府密切溝通。關於日期和細節,你知道我不能向公眾透露。我們很有信心,澳門政府不久將會把那塊地批給我們。

記者說出自己的看法:就我所理解,貴公司新戰略是步步為營,跟隨市場走勢……

他已有自己的設想:現時在澳門市場上有一個缺口,就是度假村目的地。目前我們有的祇是博彩娛樂設施或會展中心。除了不提供博彩的威斯汀酒店,本澳尚未有度假村目的地。若你問我澳門有否度假村目的地,我會回應沒有,除了威斯汀。其他酒店的設計功能不同,更傾向於強調博彩娛樂。因此,我們銀河引入例如悅榕莊(Banyan Tree)這樣的品牌。希望悅榕莊能帶給人們不同的感受,這正是我們追求的市場範疇,從未有其他公司涉足過。

你有信心有朝一日內地會解除自由行限制,並將自由行政策擴展至其他省份?記者想知道他的看法。

呂耀東表示樂觀:我絕對有信心,無問題。中國希望澳門成功。同時,我們必須明白,過去5年澳門發展得太急速,太快了。那樣的發展態勢是不可維持的。那時候,中央政府以限制自由行來勒緊控制是正確的。一旦事情得到控制,自由行限制一定會很快放寬。

記者將話題轉到本地:你對本地政府成功處理澳門的快速發展和均衡發展之間的需求有多大信心? 

這問題提得好。事實上,所有人都知道澳門的基礎設施一團糟。這就是你不能接待2,200萬名旅客的原因。(如果全數放行)關閘入境口岸將會擁擠不堪,道路交通擠塞,一的士難求。政府必須採取措施去解決問題。不幸的是,前年因歐文龍案,整個政府實際上差不多放了一年大假。但願我們由歐案恢復過來,且隨著新特首上任,澳門將翻開新的一章,更多資源將會投入到公共工程,使各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得更快。大家有目共睹,輕軌系統正在設計規劃中,新的道路在設計中,一條新隧道也在規劃中,諸如此類,所有項目都會快速上馬。如無意外,未來數年間,我們就可見到重大改善。

構想橫琴發展

記者稱道:你順利回購一部分債券,幹得漂亮。但現在看來類似的債券回購計劃不大可能實現。不久的將來你有何打算?

首先我想表明,那次債券回購有機會主義成份。我們提供彈性處理給債券持有人,因為當時其中一些債券持有人陷於困境。事實上,他們問我們是否可以贖回債券套現。因此,我認為這是個雙贏局面。我們公司並非經營財務投資業務,基本上是一個博彩公司, 建設、營運、行銷賭場才是我們的核心業務。只要有機會,我們都會認真考慮謀劃。他作了如此明白的表述。

這也是讀者會關心的問題:你對新特首崔世安有何期望?假設你能向他的新政府提出要求,你會要求甚麼?

呂耀東明確地說:依我看,他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希望政府認識到,博彩業明顯是澳門的最大行業。上一次我們看時,博彩收入占國民生產總82%,所以博彩業是支柱行業,我們需要平穩、持續地發展。如果博彩市場穩定,那麼,我想(下一步)我們可將重心轉向建造一個更完善的全方位博彩娛樂業。這樣做的話, 人人都會有工開。目前情況下,如果我們仍繼續那樣競爭,繼續打價格戰,將有更多人會失業。一旦出現如同去年一樣的麻煩,有人喊停的話,很多人將會失業。我們想見到這種情形發生嗎?當然不想!我們6家博企應該攜手合作,確保我們各方都能共謀可持續發展和更健康發展。

記者最後的問題是:你會有興趣在橫琴島投資發展甚麼項目?

我第一時間的答案是建設低層度假村、別墅。因為缺乏土地, 我們不能在澳門發展同類項目。

那麼會利用自身在酒店業的經驗去催生這些方案嗎?這種願景很簡單:只要你看看世界上所有那些美妙的度假村目的地,你就會明白這些度假村需要充裕的土地,才能建得更環保,才能提供娛樂休閒活動。橫琴有海灘,有山,有未受破壞的風景,這些都是美好的東西。打個比方,試想將夏威夷移到拉斯維加斯旁邊。如果你可以想像到夏威夷緊鄰拉斯維加斯的模樣,你就能設想澳門加橫琴會多美妙和成功,澳門同橫琴僅僅100米之遙。我們現在擁有最好的機遇,將其打造成世界上最正最完美的娛樂度假勝地。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