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何鴻燊:化干戈為玉帛

45interview

澳門的博彩業正在變化。有些事情是很難預料的,例如世界金融危機和其他一些由新形勢造成的後果。在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行政總裁何鴻燊博士接受《商訊》獨家專訪時,記者單刀直入地問這位人所共知的賭王在您看來,主要有哪些方面還需要作出改變?

何鴻燊指出:政府開放賭權的初衷,是要借博彩業之力和博企的專業知識推動經濟的多元化。例如,引進更多的會展業務和吸引更多的海外家庭來旅遊。與核心產業——博彩業的激烈競爭相比,我更願看到的是更多元化的經濟。

經濟多元化更重要

那麼,在他看來,“6大博企的主要目標是甚麼呢?”“我們(6大博企)賺錢最多,同時我們上繳政府的稅收之高也是政府所始料不及的。因此,我們6方停止無謂的爭鬥合情合理,我們應該開始通力合作,建立一個為澳門的利益而努力的博彩業商會。無論對政府或者我們來說,這都是一個互利雙贏的辦法。因為我們敵對的時候,我們會爭相給博彩中介人高額佣金。我們千辛萬苦才爭取到為期18年的賭牌,何故要互相殘殺來讓博彩中介人獲漁人之利呢?所以,說真的,這個商會早該成立了。

記者問道:一些投資者希望澳門開放體育博彩,而您在這領域上享有專營權,您對這一可能性的看法如何呢?

我不反對啊。因為不應將體育運動以博彩看待,我們跟香港抗衡的機會很低。你怎麼去跟一個沒有盈利顧慮的機構競爭呢?他們太有錢了,而且有著政府的大力支持。香港賽馬會就是一個難以與之競爭的例子。我估計我們根本無可能在如此競爭中勝出。

賽狗和賽馬在澳門的受歡迎程度日漸下降,或者看上去是這樣。記者問道:您將會繼續經營賽狗和賽馬,填補它們帶來的損失嗎?或者您覺得這兩種博彩形式遲早都會因博彩業的轉變而退出市場呢?

何鴻燊對此顯然自有考慮:保有賽馬和賽狗的主要原因,是要給澳門的博彩業和旅遊業提供多元化娛樂。這兩個機構的管理層正在為適應市場環境的變化而努力,我支持他們。

談到澳門應該怎樣發展的話題,他也有定見:一定的多元化是理想的,但要取得成功,就要借助現有的基礎。澳門地小人稀,要保持長期增長,就必需與周邊地區加強整合。鄰近的橫琴島提供了一條出路。在正式訪澳時,習近平副主席已經清楚闡述了這一點。

哪些區域(產業區)應該包括到這個整合的範圍呢?他認為:我想橫琴島的一小部分土地對澳門是有用的。至於其餘的廣闊範圍,應該留給他們,例如林地。但我們得承認澳門的面積小,真的是太小了。在香港,你可以通過填海來獲取更多的土地以作發展之用,但澳門的情況不一樣。我們必須獲得內地的批准才能填海。如你所見,澳門的土地面積已經是如此的有限,尤其是舊區,確實需要重建。然而,我們還沒那樣做。因此,向橫琴擴充是個好

主意。

無意洽購金沙資產

回到澳博這個本地的龍頭老大,新項目進展如何呢?何鴻燊介紹道:今年我們將會有兩個項目落成開業,9月份凱旋門娛樂場 (L’Arc) 開張,而Oceanus則在年底開業。它們都位於澳門半島,定位針對中場業務。這兩個項目是用內部資金投資的,意味著我們不用像其他某些博彩公司一樣,承受融資的壓力。

市場已經知悉葡京酒店的重建計劃暫時擱置,以便尋找更適當的時機。那麼,該項目何時才適宜重啟?澳博將與澳娛(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聯手重新發展這個項目。為了澳博的整體利益和股東們的最大利益,我們會小心評估市場環境,再重新制定發展這個項目的時間表。何鴻燊的這番話很明確,也很謹慎。

記者提出一個假設性問題:如果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被迫出售在澳的部分物業,例如其第五或第六期工程,或其他的物業,您會對哪一些物業有收購的興趣呢?

嗯,說真的,我很滿意我在澳門擁有的物業——它們在最好的地段——南灣湖、外港、新馬路、葡京、文華東方。我一向不大看好美國人選址路氹。他說,我從不相信這會行得通,因為澳門是一個彈丸之地,非常細小,遊客沒有太多的時間到賭場耍樂,更何況要老遠跑到路氹去,我覺得太遠了。所以,很老實地說,如果有一天(拉斯維加斯)金沙要賣掉一部分物業,對收購它最不感興趣的人就是我了。

記者想探究一下:如果說拉斯維加斯博彩業經營不佳,但澳門仍在強勢發展,雖然貴賓廳市場發展遲緩,但中場業務仍在增長。這樣說是否過於悲觀?

何鴻燊樂觀地說:澳門與拉斯維加斯不同。在澳門,正確的策略仍能帶來不錯的回報。我們博彩業有著強勁的增長潛力,經過幾年的快速擴張和急劇增長,現在它正處於整固期中。但在全球經濟下滑的影響下,對比前一年,2008年澳門博彩業仍能有實質增長。

兌現承諾快樂滿足

記者問他:您在澳門博彩業打拼已近50年了,時間頗長。經營這一行業並不容易,我肯定您在這些年裏經歷了不少驚喜。自1962年您獲得博彩專營權以來,您獲益最多的是甚麼時候呢?您最難忘的是哪些主要的成功和勝利呢?

“1962年當我開第一間賭場的時候,我說,對於我們的企業只是一家博彩機構這個看法是錯誤的。我們的目的是為澳門帶來新的繁榮,提高市民的福利和生活水準。歷史證明我兌現了我的承諾。甚麼是獲益最多和最成功的時候?對我來說,兌現對社會的承諾是我快樂與滿足的源泉。何鴻燊說到這裏,開懷而笑。

記者也有感歎:我已記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對我說過,在澳門這個不易為之地,這40載的博彩專營對您來說是多麼的艱辛。但事實上有哪些是您需要克服的主要障礙呢?

他說:我一生都喜歡挑戰,因此我從來不能接受這個答案。所以在我看來,沒甚麼是真正的障礙。反之,我把每個障礙都當作一個新的挑戰。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所以,無論問題有多複雜,我都會找出解決它的辦法。

亞洲卓越遠見成就獎是美國博彩業協會、勵展博覽集團和Macau Business頒發的最高榮譽獎項。記者問的是:這是一個獨特的亞洲獎項,我想您對於自己獲選一定沒有很大的驚喜吧?

“‘驚喜是有雙重含義的,一是驚,二是喜。中文的表達很好,這兩字是相連的,但每個獎項對於我來說都是個額外的獎勵,對此我非常地高興。實際上,獲得這個行業殊榮,我非常滿足,畢竟我為它付出過這麼多。何鴻燊的回答,可謂充滿智慧。

對於像他這樣如此功成名就的人,還有甚麼想成就的呢?他毫不含糊地說:我為澳門和國家的持續繁榮作貢獻的理念從未改變過。取諸社會,用諸社會’——這是我堅持的原則。

成立商會可增交流

那麼,當人們稱他為澳門先生的時候,他有甚麼感覺?何鴻燊笑道:我覺得這個名銜可以啊。因為,從很多方面看,我真的是澳門人。我告訴你為甚麼吧。我樣子長得像歐亞混血兒,當我第一次來到澳門,本地人都以為我是在澳門土生土長的。我娶了個澳門土生葡人。另外,我覺得我為澳門真的做了很多,因為當我從澳葡政府爭取到40年的專營權時,我幾乎對天發下誓願,我說我會不遺餘力為澳門及澳門市民謀福祉。我會將澳門的淺水港改造成深水港,結果我做到了;我承諾會清理外港木屋區,讓你們有一個新城市,我做到了;我清理了住在外港的1,000戶人家,這不容易,但我做到了;我要在台山建設大廈安置所有這些家庭,憑藉我在香港獲得的知識,我做到了。這並不容易!

他繼續道:我承諾要提高澳門居民的生活水準,我做到了;我承諾給他們一個機場,如果沒有我,今天也不會有澳門機場;我承諾贊助興建澳氹大橋,於是,我真心真意想方設法幫助他們。我做到的事情,比在1962年承諾的還要多。那時候人們說的話我仍記憶猶新,不要相信何鴻燊說的話,他是世上最大的騙徒,他憑如簧之舌賺取本錢。而現在,我兌現了所有的承諾,我真的很開心。

記者多少有些好奇:“60年代,您究竟是如何打敗其他投標者,贏得博彩專營權的呢?

我記得,我們的出標祇以17,000之差贏得這個專營權。最重要的是,我向政府承諾,我會把收益重新投放到社會,包括引進高速飛船,疏浚港口,建設酒店和贊助慈善。何鴻燊解開了謎底。

記者舊話重提:“5年前,在另一個訪問裏您告訴我說,新增的博企想做甚麼都可以,就是不能提高賭廳中介人的佣金,否則,必會引起割價戰。事實證明,您是對的,因為中介人之所以成為搶手貨,被爭奪拉攏,是因為貴賓廳業務重要。目前, 您對每家博彩公司都能公平競爭並遵循1.25%佣金上限的信心有多大呢?

我相信政府會制定規章制度來確保這個上限的實施。另外,澳門是一個微型社會,任何人破壞上限規定都很容易被發現。成立博彩業商會,還可以為6大博企間提供一個可增進相互交流與理解的管道。

外地投資或選日本

記者問他:您是一位擁有了一切的富豪,起碼社會大眾是這樣認為的。還有甚麼東西是您真正想要但還沒得到的呢?或者您還為自己設定甚麼重要目標嗎?

何鴻燊答道:如我之前所說,我一生都喜歡挑戰。所以每天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新的挑戰,而且我也很享受活到老,學到老。我還有甚麼沒成功得到的?可能是由於戰爭爆發的關係,我還沒有完成我的大學學業這件事吧,儘管我現在確實是有多所名牌大學的榮譽博士名銜。從那以後,我時常提醒年輕一代,知識才是他們的終身伴侶,而不是財富。

人所周知,澳博公開招股的時機不是太好,因此也跟其他博企一樣,股價受損。現在該實行甚麼戰略呢?

實際上,相對其他的博企來說,我們的股價跌得最少。我們也是澳門唯一一家擬派2008年度股息的博企。何鴻燊說,我們的戰略不變:專注最熟悉的博彩業務,向目標客戶提供具有吸引力的產品。我們一直因應市場情況,力求保持擴容與合理預期需求之間、以及資金需求與融資成本和可用資金之間的平衡。

記者問:博彩業正在亞洲地區擴展,這是世界上唯一一片可令博彩業樂觀的樂土。但您似乎仍專注於澳門,在中期內這會否改變?

在博彩業打滾了近半個世紀,我對澳門和亞洲市場瞭如指掌。我的優先考慮和專注重心仍是澳門,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有興趣去開發其它地區。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

記者追問:那您到底指哪里?日本正在討論將賭場合法化,台灣也已走出了第一步。日本或台灣會將是個潛在的投資市場嗎?

答案是肯定的,尤其是日本。你知道嗎,日本人天生好賭。我偏好日本是因為我懂說日文。在打仗的日子裏,我學習了日文。我不得不學,因為當時我在澳葡政府裏任職供需局的主管。至於我的工作,當主任就要精通這門語言,以便管理交易系統。政府會把所有的剩餘物資交給我去與日軍做交易,以換取供養整個澳門人口的食物。在38個月內,我賣了許多政府的剩餘物資給日軍來交換食物,供應全部澳門人的口糧。

人口限制地產市場

記者另一個好奇的問題是:在香港,您是個大地產開發商。然而,在澳門您並沒走同樣的老路。預計澳門的房地產業會在2010年復蘇,在這方面您有甚麼發展意向嗎?

不像香港,房地產業是經濟支柱;澳門人口太少,房地產的發展始終有限。我的兩家公司——澳娛和信德在澳門都有從事房地產開發,而且在澳門房地產市場,它們都曾經錄得佳績。他語帶保留地說。

如果讓您重頭來過,您會做不一樣的事情嗎?記者話音剛落,他就接上口:我想我會做同樣的事。

最後捎帶著要問的是:對於下任行政長官候選人,您有甚麼心水人選嗎?

他必須是個純正的澳門人。不能由一個香港人出任特首管治澳門,也不可以是廣東人。根據《基本法》,必須是澳人治澳。所以,下任特首一定要是個純正的澳門人,而且他的本地淵源越深,居澳時期越長越好。何鴻燊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意味深長。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