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經濟“適度多元”空間很


文:康平

為了保持澳門經濟社會持續繁榮穩定,國家十一五規劃明確提出支持澳門發展旅遊等服務業,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戰略思路,澳門特區政府也把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作為澳門長期發展的重大方針。今年兩會上,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強調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既充分表達了中央對澳門發展的關心與支持,也體現了新形勢下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重要性和緊迫性。421日,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資源管理研究院院長李曉西教授在出席騰飛的澳門:回歸十年的回顧與展望國際學術研討會時,對《商訊》就澳門經濟發展如何適度多元這一話題發表了獨到的

見解。

目標是擴大受惠面

李曉西認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目標是全民受惠、穩定受惠和持續受惠。全民受惠是要不同行業、不同階層利益共用,穩定受惠是要減少收入上的忽高忽低波動,持續受惠是要為後代創造發展的基礎,至少不能削弱發展的資源潛力。人人得利並兼顧長遠的發展,才是經濟適度多元的目的。

他特別指出,這其中,博彩產業和非博彩產業的協調發展是核心所在。或者說,非博彩業的受惠是大家關心的問題。雖然博彩業可以通過各種福利政策(包括現金分享計劃)在某程度上是改善資源分配不公的差距,但事實上只有當澳門的博彩及博彩旅遊業能夠持續發展並帶動澳門其他行業的發展,使澳門經濟整體發展上去了,才能做到真正意義的全民受惠。因此,要相應地考慮非博彩行業發展需要和現實利益,合理配置資源,來協調這兩大類產業的均衡發展,通過適度多元發展使整體經濟的增長與發展得到統一,使每個人在經濟發展中受益。

他分析道,博彩業存在著產業鏈短、對外依賴程度高以及抗風險能力差的特點,致使行業發展具有極大的不穩定性。單純依靠博彩業發展使得澳門經濟增加了不確定性的風險。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強調豐富一元經濟的內涵和外延,推動相關多元產業的發展,這將有助於為澳門形成多元的收入機制,符合雞蛋不應放在同一個籃子裏原理;從長遠上看,也有利於澳門拓展財源,化解風險,實現經濟的穩定發展和收入分配的相對穩定。

同時,他還指出,經濟發展不僅要考慮當代人的利益,還要考慮後代人的利益。博彩業對提高居民經濟收入確有重要作用,但對年輕人教育水準提升也有某種負面影響。在博彩業就業對教育水準和創新能力等要求相對較低,眾多青少年放棄適齡學習階段而過早投入社會服務,可能會對澳門長遠發展產生某種不利的影響。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就是要為青少年提供更多的發展選擇,鼓勵年輕人提高素質以適應更大的發展。

主業延伸更多產業

談到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基本方向,李曉西教授將之歸納為一元基礎上的多元。他認為,從澳門的實際出發,這不是要削弱、動搖博彩及其旅遊業在澳門經濟中的支柱地位,而是在保持娛樂博彩業健康發展的基礎上,延伸或衍生相關的產業,形成眾星捧月的發展格局。

李曉西表示,一元基礎上的多元是一元為主的多元。可以說,不考慮歷史的演變,完全脫離博彩業來討論澳門經濟的多元化是不現實的。澳門應充分利用好澳門博彩旅遊業在國際區域中已經建立的比較優勢和較強的市場競爭力,結合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佈的

《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對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定位,樹立大旅遊觀念,擴充現有博彩旅遊業的內涵,豐富旅遊產品,開發包括文化旅遊、休閒旅遊、購物旅遊、會展旅遊、冒險旅遊、體驗旅遊等新的旅遊項目,積極拓展高附加值的“MICE”(即由會議、展覽、獎勵旅遊為一體的綜合性商務旅遊消費項目),打造集休閒娛樂、商務會議、節慶盛典等為一體的多元旅遊目的地。

他指出,一元基礎上的多元又是一元延伸發展的多元。澳門的經濟適度多元應該是因博彩業發展而直接推動的。

一是博彩業發展自然在促進博彩旅遊業的發展,旅遊業的需求會促進產業的深化。這方面澳門有著很好的資源可以開發利用。

二是發展會展產業。為澳門博彩旅遊服務的眾多高級酒店、相當數量的會展場所,都有條件發展成為高端的國際性商務會議業和中小型、專業性、國際性展會。

三是在旅遊產發展推動下發展文化創意產業。澳門可以挖掘自身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圍繞博彩文化、建築文化、宗教文化、飲食文化、商業文化、海洋文化等,開發民間故事、歌謠、民間戲曲、民間工藝品、名吃名產的傳統手工技能等方面人文資訊,有選擇地發展文化展演產業、電影產業、廣播電視產業、廣告產業、休閒娛樂產業、建築設計產業等文化創意產業。

四是發展零售業。澳門應加快零售業的規模擴張及產業整合和並購,推進和完善連鎖經營,發展現代零售業。

五是發展生產型服務業。隨著會展、商務旅遊等開展,除消費型服務業外,一些生產型服務業也會有所發展,如中葡雙語翻譯、法律、仲裁、會計、金融、保險、市場行銷、市場拓展、諮詢顧問、廣告公關等服務也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衍生涉及全新領域

李曉西還富有創意地提出,一元基礎上的多元是一元衍生的多元。澳門經濟多元化不是人為的干預,不是計劃經濟的強加,而應重視博彩旅遊業的衍生發展。

他舉例而言:一是發展體育產業。澳門應該以全新角度去看待博彩的性質,突出博彩的博弈競技性特徵,注重將博彩與體育競技理念相結合,積極吸引大中型的國際重大體育賽事來澳門舉行,如拳擊、武術、電子遊戲競技等;

二是教育培訓產業。從教育的角度看,在澳門可以嘗試開辦一所世界水準的博弈論學院,如諾依曼學院,以有博弈論之父之稱的1994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馮·諾依曼命名,圍繞博弈、博彩,邀請經濟、社會、文化、法律、政治等各領域專家學者講學交流和教育培訓,對國內外彩票和博彩市場、博彩產業與公益事業、博彩政策與體制、博彩歷史文化等方面進行綜合性的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促進健康理性的博彩觀念和知識的傳播;

三是舉辦和諧宗教世界大會。澳門是遠東最早的傳教中心,既有儒、釋、道等傳統的中國宗教,也有天主教、基督教等後傳入的西方宗教,中西各種宗教長期共存、相互推動,體現出了濃厚的多元宗教文化特色,可利用這一優勢舉辦世界性的多種宗教的和諧大會,推動世界和諧和人類進步;

四是發展新的製造業。圍繞博彩旅遊產業發展需要,開發相關旅遊產品,如具有趣味性和地方特色的博彩玩具、旅遊紀念品、機動遊戲設備等;

五是發展節慶產業。澳門既保留了春節、元宵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等中國傳統節日風俗,情人節、耶誕節、復活節等西方節日風俗也能夠在這裏充分展示,可圍繞節慶開發節慶產品,推廣節慶主題旅遊,為旅遊業帶來新的動力。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