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澳門城市特色的保持與功能的擴充
楊允中

澳門是一個擁有國際知名度的城市。進入21世紀,澳門發展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新機遇。當然,也有一些現實挑戰需要面對。總體觀察,澳門的機遇要多於挑戰,只要時刻保持清醒頭腦,注意發展規律的總結和發展路向的探索,不斷提升國際競爭力,就可以掌握未來發展的主動權。其間,與城市規劃相關的一些基本認識至少可包括以下各點。

一、歷史文化城區——兩種文化對接的成功範例
2005年7月,澳門歷史文化城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正式批准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對小城來講是至關重要的一大突破。承認歷史、認同現狀,這是走向未來的起點。澳門是兩種文化(悠久中華文化與葡萄牙南歐文化)對接成功的範例。當然,要使澳門發展更有特色,更具活力,要做的事還很多:(一)要認真保護好歷史文物,保護好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直接、間接文物古蹟;(二)要做好補充論證,把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其他景點一併加以保護、宣傳;(三)要積極開發這個系列寶藏,令之成為澳門吸引遊客的一絕,也同時成為澳門居民自身提升的一股動力。

二、“一國兩制”——兩種制度對接的成功範例
作為中國境內兩個實施“一國兩制”的特別行政區之一,澳門七年來已初步成功地驗證了“一國兩制”的生命力和科學性,這是國家引以為榮的,也是本地居民值得驕傲的。當然,“一國兩制”不是權宜之計,它的有效實施起碼要持續半個世紀或者更加久遠。因此,任重而路遠,一時一刻不容放鬆。

三、龍頭產業與非龍頭產業的適當對接
近幾年來,博彩旅遊業作為龍頭產業發揮了巨大的拉動作用,為了立足未來,立足長遠,產業適度多元化的思維此時此刻也更加需要強調。且不提博彩與生俱來的負面效應,任何產業都不可能永遠好景旺景,一旦不測的局面發生,全社會都要付出代價。因此,通過政府施政方針的調整和必要的嚴謹論證,循序漸進地推進有開發前景、有生命力的某些相關產業實屬勢在必行。

四、有所為與有所不為的政策對接
毋庸迴避,博彩業是利弊兼俱的行業,既有巨大的拉動作用,也有不容低估的負面作用。但它並非洪水猛獸,不可馴服,對其產生偏見是過分的,對其過度放縱也是不妥的。要通過日益完善的法律法規加以引導,使之正面效應最大化,同時負面效應最小化。支持甚麼、限制甚麼,政府的作為和不作為應清晰明確;參與甚麼,不參與甚麼,民間亦應掌握分寸尺度,自我約束。

五、當前旺景與持續繁榮穩定目標間的對接
澳門回歸以來一直保持經濟暢旺,2002年之後更進入歷史上不曾有過的高增長週期。按一般推測,巨大的投資熱潮帶動的總量擴充過程尚在繼續,至少未來三五年內不會出現飽合,但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它的另一方面,是競爭的無序加劇很有可能引發諸多人們不想見到的現象出現。故此,及早作好引導,包括政府的政策引導,這無疑是基本的;也包括理論引導和媒體引導,這也是至關重要的。同時也宜及早做好防範預警,使市場信號不致出現失靈或變相扭曲。總之,要使當前旺景與長遠旺景順利對接,這還有待共同關注與推動。

六、加速發展與環保優先理念的對接
目前,在加速發展的進程中,各地都非常重視和強調科學發展觀,這對彈丸之地的澳門同樣也不例外。澳門未來發展也要講究量與質的平衡、速度與效益的兼顧,重視環境承受力,力求保持一個相對優勝的生存環境至關重要。故此,既要注意人與自然界的生態平衡,也要千方百計推進人與人之間、這部分人與那部分人之間的利益關係的調整,引導正確的價值觀、事業觀和奮鬥觀的形成。

澳門通常被譽為“蓮花寶地”。小而特,小而活,小而精,小而強,是其體徵特點與功能特點。澳門有條件成為微型經濟的一個樣板,可以做得更多一些,更好一些。在未來的發展征途上,如能做到環境的軟硬兼施、規劃的長短結合,顯然是有其特殊意義的,因為這是取得行為主動權的重要前提。與此同時,適當強調一些基本理念恐亦不無必要。(一)法制化。成功的現代經濟體,都是法制健全、法治先進的國度或地區。澳門法制基本完備,但是否處於先進水準,恐怕存有不同理解。應該講,基本法的保障是充分的,但原有法律的系統清理與完善、急需的新法律的適時推出、法律科學的深入研究,都有待重視與加強。(二)科學化。現代科技的重要性無人否認,但在如此細小的地區全面推進科技成果也確有實際因難。故此,要在認同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前提下全面構建現代科技認識體系、現代科技推廣體系、現代科技創新體系,使澳門不被現代科技浪潮邊緣化。(三)民本化。以民為本、以人為本,這在任何國度都是不容忽視的根本問題,在“澳人治澳”的歷史新時代,民本理念就更為突出,也更為實際。這對身居要職的高官是重大考驗,現代社會的每一公民也不無例外地要高度重視,因為未來發展的動力是人,未來服務的主要對象也是人。(四)精品化。作為微型經濟的一個較好的樣板,澳門依然存在巨大發展空間有待利用,有待拓展,但特殊社會歷史所形成的制約也非一時可以擺脫。故此,強調質量第一、效率第一,不斷提升綜合競爭力,不斷提高發展檔次,就構成發展的基本要求,這恐怕對澳門是一個共同性的課題。(五)和諧化。和諧意味著結構合理、功能到位、利益兼顧、理念共識,和諧的前提是發展成效的受益面不斷擴大。澳門有和諧的傳統,也有進一步提升和諧指標的需要。所以,進一步搞好兩個生態平衡,就異常重要。

總之,在高度資訊化的現代社會,尤其要關注發展的時間與空間因素,關注資源的有效而充分的利用與再利用,關注當前的即時受益與未來長遠受益。因此,建立科學務實的發展理念,推出切實可行的規劃手段,顯然是非常必要的。

(作者系澳門大學澳門研究中心代主任、經濟學博士和法學博士)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