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博彩巨頭聯盟劍指何方?
44-Cover Story
文:伍餘

2月23日,澳門6家持有賭牌的博彩企業的首腦破天荒地聚首澳博的會議室,舉行攸關博彩業生存和發展的會議。總共傾了30分鐘,大家就歡歡喜喜地出來宣佈達成協議:一致同意成立博彩業商會,一致同意設碼佣上限。

商會呼之欲出

出席的巨頭,包括澳博行政總裁何鴻燊、金沙集團亞洲區總裁韋建宏、永利渡假村澳門營運總裁陳志玲、銀河娛樂副主席呂耀東、美高梅金殿澳門董事總經理何超瓊和新濠博亞聯席主席兼行政總裁何猷龍。

3月16日,上述公司的首腦又在香港舉行第二次會議。何鴻燊3月底透露,這次“六方會談”成績不俗,主要探討碼佣過高問題。6家賭牌公司均認為目前碼佣“太高,要減”!目前碼佣高達1.38%、1.4%,他認為應該減至1.25%。現要等第三次會議,倘三次會議均完全同意下調回佣,將去信政府要求政府盡快執行。他並表示,兩周後亦即4月中旬,6家博彩企業將再次聚會,商討博彩業商會成立事宜。

6家博彩企業決定成立博彩業商會,社會上有意見指它們可能聯手要政府減賭稅,但何鴻燊在第一次會議結束後指出,商會的第一任務是取回(被中介人奪去的)定碼佣的主導權。6家博彩企業都是市值數百億元的巨型公司,為何需要聯手才能與“中介人”一爭長短?

去年,澳門特區政府曾牽頭與這6家博彩企業召開“七方會談”,希望業界能多溝通並就碼佣設定一定的上限。也許是因當時金融海嘯未全面浮現,各家企業各有自己的算盤,不願被規定上限的碼佣綁緊手腳,反而希冀爭取最大的市場及利潤,以化解當時不斷惡化中的債務壓力。因而,立場和態度並不完全一致。

事實上,澳博行政總裁何鴻燊數年前已倡設博彩業商會,但卻未獲所有企業贊同。他曾點名指:“5間都贊成,但金沙就表示不加入。”這就令到籌組商會一事經年累月而無法達成。

矛頭齊指中介

何鴻燊在2月23日會後透露:特首何厚鏵1周前曾向他表示:“阿何(燊哥),你應該再試,應該冇問題。你哋只有6家,係澳門最大嘅,同政府搵錢,我哋都要靠你哋6家。你哋應該大家合作,想辦法搵多啲新客仔,殺多啲銀紙,納多啲稅。另外,你哋要帶動其他大中小企多元化,希望澳門繁榮穩定。”果然,何鴻燊動議大家齊齊坐低開個會傾傾,竟然一拍即合!連他自己都感意外:“未試過咁合作,忽然間個個遞手。”

2002年,澳門宣佈賭權開放的當年,博彩業毛收入為215億元,特區政府全年博彩稅收為75億元;但到2008年,博彩業毛收入突破1,000億元,升幅近五倍,政府博彩稅收入近400億元,升幅超過五倍。

看到如此驚人的增長勢頭,各家博彩公司被無限的“錢”景吸引,紛紛趕工,加碼投資,希望攫取市場的最大份額,有的甚至不顧巨額借貸所潛伏的風險,圖以亞洲的收入應付在美國的債務,哪還有心思坐下來商量如何守規矩地進財。去年9月開始的金融海嘯爆發,亞洲也被波及,而之前中央政府為避免資金經澳門外流,連番出手限制內地旅客“自由行”,使博彩業的發展逐漸降溫,流入的資金數量亦即賭場收入下降,而金沙、永利、美高梅等美資集團先後因巨額貸款到期,新的融資管道收窄,相繼陷入財務困境。

情況最嚴重的金沙集團,不光是暫停美國方面的新項目工程,在澳門原正趕工的兩個項目也只好急剎車,大規模裁員減薪,近來更是“貧賤夫妻百事哀”,集團內合作10多年的整個管理層大換班,第二號人物掛冠而去,澳門地區的總經理也離職。

永利集團投資較審慎,在拉城只有一間賭場,澳門的賭場酒店則是分兩期完成,第二期在建中,但目前正值美國經濟下滑,還要面對虧損,股價一再下滑,需要發行新的債券籌集資金維持營運。美高梅本身是拉城最大的博彩集團,在澳門的投資是與何超瓊合作,等於是半間賭場酒店,但也因借貸過度而出現財政困境,需要抵押酒店再融資以渡難關。由何猷龍名下的公司與澳洲PBL合作的新濠博亞,去年錄得23億元的虧損。

成命運共同體

經歷這些陣痛後,各家博彩企業似乎才清醒過來,消減了意氣,增多了謙虛,彼此雖然不一定能共富貴,但患難時為求生存,相濡以沬成為切實的需要。所以,何鴻燊一召集,各方就爽快地出席會議,齊齊贊成合作,確定以規矩限制中介人不得越線撿搶它們範圍內的錢;至於6家企業如何分享這些錢,則是另外的議題。

何鴻燊會後解釋,成立博彩業商會的首要工作,是取回訂立碼佣的主動權,“既然大家(經營得)咁辛苦,澳門祇有6個賭牌,應由6間博企主導中介人、遝碼仔,唔能夠相反(由中介人主導)。”他說,最近幾個月,中介人自訂碼佣後才輪到博企,本末倒置。現時6間博企合作,“由我地話事,政府亦希望如此。”

對於統一碼佣的上限,何鴻燊說,澳門為特別行政區,不需要跟別人。碼佣的上限,他認為以1.25%最為合理。

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長譚伯源也表示,政府已草擬行政法規,以1.25%為碼佣上限。6間博彩企業成立商會達成一致下,配以法規,相信可以穩定博彩企業的利潤,避免為搶客而不斷上調碼佣,令投資巨大的博彩企業利潤不斷收縮,而無需負擔硬體投資的中介人 “妹仔大過主人婆”。

澳門背靠龐大的內地市場而成為全球最賺錢的賭城,博彩業又因賭資來自金融並非完全開放的內地,衍生特殊的行業──中介人。他們的影響力往往關乎當地的治安和經濟,不容小看。尤其在市道向下時,他們的影響力卻會上升。

賭權未開放之前,澳門的賭場規模較小,設施簡陋,而內地亦未開放“自由行”,但其博彩業的營利能力已是舉世獨步,因為專營公司的投資和營運成本相對也低,賭場沒有綜合娛樂設施,八成以上的收入來自貴賓廳,由中介人將四鄰八方的賭客帶來澳門,並負責賭本的追收。賭場最大的支出是付給賭廳的碼佣,因專營公司獨享賭牌,貴賓廳在碼佣比例上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能力。

賭權開放後,引入美式的綜合渡假村賭場酒店,投資往往上百億美元,以具吸引力的設施招徠旅客和賭客,減小貴賓廳在博彩收益上的重要性。但直到2008年,貴賓廳收入仍佔賭場毛收入67.8%,盡管當年第四季發生金融海嘯,其收入仍與2007年的67.2%相若。有本地博彩學者預計,今年貴賓廳佔賭場毛收入仍大於65%。可見,貴賓廳的作用仍舉足輕重。

貴賓廳有得做

金沙投資數百億興建綜合設施,不斷舉辦綜合娛樂表演,在減低貴賓廳的比重方面取得不俗成績。以去年12月計,非博彩收益已達總收益的40%,博彩收益則佔44%,貴賓廳只佔其中16%。由於金沙在貴賓廳的收入所佔不大,對碼佣上調的敏感度不會很大,仍有較大的上調空間。

但其他博彩企業有所不同,澳博75%的收入,新濠博亞90%以上收入,銀河娛樂八成的收入,均來自貴賓廳。如果碼佣的支出增加,它們的開支就會大大上升,利潤就會大大下降,所以對碼佣的敏感度較金沙高得多。

現在市場上有6家博彩企業,中介人不再受過去一家專營公司所限,“良禽擇佳木而棲”,完全依據博彩企業提供的碼佣多少而推介客人去哪家賭場。按市場運作,博彩企業除了提高碼佣招徠他們外,實在沒有別的方法。

特區政府介入這一領域,立法規定碼佣上限,等於是要經營有方而擁有優勢的企業向下看齊,好比劣幣驅逐了良幣。一旦規定了碼佣,市場就會發覺在碼佣成本一樣的情況下,只要向貴賓廳支付有上限的成本就可獲得最大盈利,反而是越大的投資導致成本增加,會令盈利大打折扣,未來肯作大型投資興建綜合娛樂設施的企業定會減少。

不過,現時面對經濟下滑,政府考慮的更多是整體的氣氛和政治的影響,象金沙這樣對碼佣並不敏感的企業身處信貸危機,只有無奈地接受他人加諸身上的束縛。

長遠不利多元

現已離任的金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前營運總裁威廉·懷德曾在2月指出,貴賓廳過分倚賴單一市場,中場才是長遠可持續的業務。按現時貴賓廳與中場博彩業績發展的趨勢,預料今年貴賓廳業績跌25%,中場增長5%,2010年再跌12%,而中場仍持平。

懷德還表示,在收取1.35%碼佣下,貴賓廳無法一直保持六至八成的業務增長。投資者耗資數十億興建非博彩項目,只有8%毛利(即4%的純利收益),難以維生。貴賓廳過分倚賴單一市場,預料相當一部分會倒閉,非博彩旅遊項目興建將會減少。

他認為,不能過份依賴貴賓廳,因為這無助於澳門產業轉型,無助於吸引更多中場旅客和國際貴賓客人來澳娛樂。威尼斯人度假村娛樂場2007年第三、四季中場博彩收益有45%的高速增長。金融海嘯出現後,去年第四季貴賓廳業務下降10%,但中場業績仍有5-6%的增長,充分顯示中場與貴賓廳的走勢不同。

有學者分析道,以此來看,如果不是發生金融海嘯,以金沙的中場擴展力度,利用提高碼佣的激烈競爭,將可迫使不小貴賓廳關門或投歸旗下,迫使其他博彩企業也要轉型,更多地投資多元化的旅遊娛樂設施。俱往矣,博彩商會一旦成立,碼佣訂出上限,貴賓廳業務將再度成為博彩業的主要發展方向。因而,澳門要發展成為一個擁有多元綜合娛樂設施的城市,將需要更長的時間。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