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澳門必須融入珠三角區域合作

 

文:康平41analysis

 

澳門要獲得進一步的發展尤其是適度多元的發展,離不開與周邊地區的合作。澳門只有融入珠三角區域合作,才有可能為發展爭取更大的空間和更多的機遇。澳門經濟學會會長劉本立向《商訊》評述《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時如此表示。他認為,這個經過長時間醞釀出台的區域改革發展綱領性文件,是中央政府重視珠三角以及包括港、澳在內的大珠三角發展的重要標誌,儘管對澳門著墨並不多,但從方向和路徑上對澳門與周邊地區的合作有了明確的指引,澳門應該主動把握機會。

 


藍圖涉及港澳

 

去年1217日,溫家寶總理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這份文件,為珠三角未來的加速發展作出了清晰的定位,並針對存在的問題提出了應對措施,成為珠三角走向更高級別、更高質量現代化的發展指南。

 

劉本立認為,作為多年來中國經濟發展的三駕馬車之一,在京津冀、長三角已經先後出台區域規劃後,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的出台,意味著再次確定珠三角發展對全國發展的龍頭作用。

 

這個綱要的出台過程顯示,從中央到地方,對這個問題都是非常重視的。他說。

早在去年7月,溫家寶視察廣東時曾表示,同意制定珠三角改革發展規劃綱要並將之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還要求國家發改委牽頭,國務院有關部門參加,會同廣東進行研究。此後,廣東迅速成立廣東省珠三角改革發展規劃綱要編製領導小組和起草組,以省發改委為主組成班子配合國家發改委動綱要編製,起草組在8月完成了綱要編製的前期準備。

 

9月下旬,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杜鷹率領180多人組成的調研組入,成員來自國務院39個部委、13個各部委直屬單位和行業協會。國家調研組分成了17個調研小組,調研的領域涵蓋了經濟社會發展和體制改革的各個方面,調研地點包括珠三角的9座城市以及東、西、北等地的15個地級以上市。他們在各地組織召開了122場座談會,實地考察了260多家企業或項目地點。其後,國家調研組完成了15份專題調研報告,總字數超過了10萬字。10月底,由國家發改委組織對綱要進行最後修改,一份廣東及大珠三角發展的新藍圖終於誕生。今年1月8日,這份綱要正式公佈。

 

這個綱要的一小部分內容涉及到港澳,這次國家調研組沒有到澳門,沒有直接聽取澳門方面的意見。劉本立說,但國家有關部門幾年前到過澳門進行調研,對澳門的基本情況應該是瞭解的。

 

他說,綱要是從廣東省的角度描繪珠三角地區發展的藍圖,儘管有與港、澳合作的內容,但對港、澳都不可能涉及較多,而對於包括港、澳在內的大珠三角區域的合作發展問題,實際上這些年一直在研究和探討。

 

據劉本立介紹,他本人從3年前就開始參與一項大珠三角地區的規劃研究工作。因為無論是廣東還是香港或澳門,都已經明白區域經濟一體化是世界經濟發展的一個趨勢,不能再各搞各的。只有區域內各地城協同發展,才能促進生產力要素的自由流動,促進資源合理配置,達到效益最大化,充分發揮地區競爭力。

 


有待具體落實

 

他所說的這項研究工作,主要由廣東省政府建設部門、香港特區政府規劃部門組織,邀請了廣東、香港、澳門和北京的一些經濟學者和城市規劃專家參與。經過3年的不斷研討,前後修改3次,到去年11月完成了《大珠江三角洲城鎮群協調發展規劃研究總報告》,內容包括發展目標、協調發展策略、總體佈局計劃、跨界交通合作發展、跨界地區合作、跨界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和區域協調機制,等等,涉及的範圍和深度前所未有。

 

《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的一項重要內容,是與港澳共同打造亞太地區最具活力以及國際競爭力的城市群,完善內外聯動、互利共贏、安全高效的開放型經濟體系。劉本立表示,這項內容很重要,提出了港澳合作的目標,而他所參與的大珠三角協調發展規劃研究,可說是分析並提出了實施這一目標的具體措施。

 

他說,港澳合作提了很多年,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並不容易。其中至少有兩個原因。一是制度障礙,京津冀區域合作也好,長三角區域合作也好,都在同樣的政治社會體制內,市場經濟成熟度也一樣,但港澳區域合作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涉及到不同的政治社會制度,市場經濟成熟度也不同,許多事情存在著制度屏障,能不能消除或弱化這種屏障以及如何消除或弱化,就是必須認真對待和解決的問題。二是龍頭之爭,在長三角區域合作中,上海的龍頭地位無可置疑,許多事情就好辦,上海可以在浙江省地界的小洋山開發上海國際航運中心洋山深水港,但在大珠三角地區,澳門自然是沒有資格,廣州、香港和深圳誰是龍頭呢?許多事情就在時間的流逝中耽誤了。長三角地區的杭州灣大橋已經通車了,港珠澳大橋至今還未動工。

 

這說明,在港澳合作中,各自的本位意識還是太強。劉本立批評道,大珠三角區域內如果不從未來、長遠的發展著眼,減少同位競爭,發揮比較優勢,就會造成資源配置浪費,而且涉及到三方共同利益的許多事情就辦不成。

 

有哪些是涉及到三方共同利益的事情呢?劉本立板著手指一一道來:交通方面的珠三角城際軌道交通,如廣珠城軌與澳門對接帶來的雙邊影響;基建方面的深港東部通道、港珠澳大橋,更是對三方有多邊的影響;此外,還有航運、物流、貿易、會展和旅遊,等等。

 

他提出:大珠三角區域合作的潛力和空間很大,層次也多,有港澳一級的,還有深港、珠澳一級的。因此,在中央政府的指導下,建立不同層次的協調機制,互通訊息,彼此建言,達成共識,可以把相關的事情辦得更快些,也更好些。

 


澳應主動發聲

 

對於澳門來說,劉本立認為,要主動積極地向廣東、香港方面通報自身的情況和設想,使合作方有比較清楚的瞭解。應該承認,澳門過去在這方面做得不,比較被動、謙卑,提供的訊息和資料有限,意見表達也不充分。這對澳門的發展其實很不利,也影響到區域合作中應該扮演的角色。

 

他舉例道,廣珠城軌與澳門對接是肯定的,但如何對接則可以深入探討。在拱北對接有方便的一面,但如果經過橫琴再到澳門,可以帶旺橫琴本身,也關係到澳門的規劃,這都應以開放的思路討論。要規劃和處理好,不然以後會是大問題。澳門特區政府正在做長遠的發展規劃,直接涉及到融入珠三角區域合作的程度和成效。所以,不光要考慮自己,也要考慮周邊地區。

 

得欣慰的是,劉本立看到澳門特區政府對融入珠三角合作的態度越來越積極,行動越來越明顯。他提到,在2009年財政年度施政方針運輸工務範疇,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表示政府將重點加強與廣東省、深圳市、珠海市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城市規劃部門的交流和合作,積極主動地參與港澳緊密合作區規劃研究工作。劉仕堯還表示,將與廣東省方面協商,在澳聯席會議制度下增設澳城市規劃及發展專責小組,以便雙方就城市規劃和區域性發展問題經常交換意見和資訊。劉本立認為:這是澳合作上很重要的舉措,是畫龍點睛之筆。

 

去年124日,上一年度的澳合作聯席會議在珠海舉行。會後,兩地領導人回應媒體對橫琴開發問題詢問時的答復,給公眾的印象是雙方意見一致,已有比較成熟的方案,只待中央儘快批准。但據劉本立的看法,如何在橫琴合作開發、具體開發哪個或哪幾個項目,目前尚無定論。

 

他說:先前有傳言,將由廣州長隆集團投資興建主題公園。問題是該集團過去開發的廣州香江野生動物世界、廣州長隆夜間動物世界離橫琴的距離都不太遠,交通卻更方便,在這麽近的範圍內搞同樣性質的主題公園,能有多大的競爭力和吸引力?在他看來,橫琴既然有澳門參與開發,在項目的規劃上就要納入澳門的思路,與澳門的發展結合起來。橫琴離得澳門那麼近,它的開發項目一定不能與周邊地區錯位發展同質化、雷同化,否則就是浪費土地及其他資源。

 

劉本立指出,《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珠三角要建設與港澳地區錯位發展的航運、物流、貿易、會展、旅遊和創新中心,其中錯位發展四個字可圈可點,可使港澳合作避免同質化競爭,避免合作陷入誤區。在橫琴的開發上,同樣要規劃與周邊的錯位發展,有關項目最好與澳門博彩旅遊業有一定的延伸性,又具獨有的特色,也不與附近地區的娛樂項目雷同。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