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澳門,面對城市規劃

 

37report01文:章山

 

姍姍來遲,總比遲遲不來要好。這恐怕是一些澳門人聽說《澳門城市概念性規劃綱要》的最初感受。這個小城已有400多年歷史,但嚴格意義上的城市規劃卻剛剛起步。這,實在是歷史的吊詭,似乎也是澳門人的宿命!

 

也許因為過去未曾有過,城市規劃成為澳門居民眼中的新名詞,不少人不瞭解這東西有什麼作用。在《商訊》記者走訪澳門特區政府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時,領導起草《澳門城市概念性規劃綱要》的中心主任謝志偉博士表示,城市規劃是一件大事,需要宣傳,讓澳門居民知道這是關係到他們自身的事情,不光是關係到這一代人,還關係到他們的下一代。

 

而且,要讓澳門人充分表達意見,提出建議,參與到城市規劃的工作中來,因為澳門是他們居住的地方,與他們的生活和發展息息相關。這位還擔任澳門大學校董會主席的教育家表示,實際上,這也是一種公民教育。

 


各界人士熱議

 

自諮詢期開始以來,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先後於72223日舉行了兩場簡報會,又在81920日舉辦了兩場大型諮詢會,並先後深入北區、中區和離島召開了數場社區座談會,廣泛聽取社會各行業、各階層人士的意見。在920日諮詢期結束之前,還將到一些大、中學校徵求師生們的看法。同時,向各大團體和機構派發了約5,000本中、葡文諮詢文本和近7,000本中、葡、英文諮詢小冊子,還發出8,500份意見卡以待回收,希望居民盡量以文字表述個人對澳門城市未來發展和空間規劃的意見。

 

所有這些諮詢活動反響很大,參加的各界人士發言踴躍,氣氛熱烈,說明引起了社會的重視。謝志偉說,

現正處在搜集意見階段。有關這個綱要的任何批評和建議,我們都會認真考慮。

 

他表示,澳門開放博彩業後的經濟跳躍式增長,是始料不及的。特區政府正是基於博彩業存在不可預知的區域競爭因素,希望通過規劃,盡量減少博彩業不穩定因素帶來的影響。也因為博彩業開放後,政府庫房財政增加,現有更多條件做好規劃,促進可持續發展。如果沒有博彩業的開放,澳門不可能有15年免費教育、養老制度及福利制度的改善,社會總需要在矛盾中取捨。制訂城市概念性規劃,就是要長遠增強澳門社會經濟的抵抗力。他認為,澳門不可能沒有願景,但也不能野心太大、不自量力。特區政府覺察到經濟高速增長的衝擊,便採取規範博彩業發展規模等措施。更得高興的是,居民也開始反思澳門深層次的問題,各界也在汲取教訓,總結經驗。


借鑒外埠經驗

 

那麼,就澳門的城市規劃來說,為何是只概念性規劃綱要”? 謝志偉解釋道,澳門的城市規劃必須從宏觀(全澳)到微觀(各分區)有效地得到實踐。《澳門城市概念性規劃綱要》作為一個大的提綱,將給未來要制訂的城市總體規劃奠定基礎,主要解決一些方向性的大問題,如要不要繼續填海造地、大約要填多少,要不要爭取參與橫琴開發、以何種方式參與,等等,隨後是次區域規劃如澳門半島、仔和路環的規劃,最後是次區域內各分區的規劃。

 

謝志偉說,這份《綱要》的工作目標,首要在於梳理澳門城市發展與規劃中的各種問題,制訂長遠的城市發展戰略,並通過城市規劃在最大程度上推動澳門特區可持續發展的實現,從而提升城市的品位和居民的綜合生活素質。

 

在這方面,澳門是借鑒了鄰近地區的經驗。他介紹說,從上個世紀70年代末,新加坡開始了總體的城市規劃工作,此後不斷檢討,不斷修訂和完善,一直持續到現在。新加坡的住房、綠化、環保等都做得很好,很大程度上是得益於城市規劃工作。總體上看,城市規劃是一個曠日持久的動態的過程,澳門現在僅僅是開始。這將是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的一項長期任務。

 

他指出,《澳門城市概念性規劃綱要》並非短期性的規劃,在考慮到世界局勢的變化、珠三角地區的發展及澳門的需要後,10年是適合檢討的週期,但整個規劃則是面對將來3040年的社會需要。

 

謝志偉認為,隨著近年國際政經形勢的演變、區域合作的互動,加上澳門特區成立近9年,現在正是展開研究戰略規劃的合適時機。在特區成立以後,有傳媒不止一次地詢問澳門有沒有中長期發展規劃,隨著政治局勢和經濟形勢的變化,這方面的工作確實應該著手進行了。實際上,假如澳門再不作戰略規劃,勢將錯失融入區域合作的機遇,將來在區域競爭中再難獨善其身。戰略規劃定不好,以後每一項政策都會受到影響。

 


著眼長期目標

 

由於獲悉澳門特區政府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也在主持研究城市規劃問題,立法會議員吳在權曾質疑:這兩份城市規劃的區別何在?是否有必要分成兩個團隊做同一項工作?謝志偉對此回應表示:運輸工務司主要研究涉及城市規劃中需要馬上解決的問題,而作為政府智庫的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探討的是長遠的城市規劃,並將有關策略和建議提供給特區政府和立法機構參考,各自的任務和目標是不同的。

 

據謝志偉介紹,在研究和起草《澳門城市概念性規劃綱要》的過程中,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專門邀請了深圳和香港的兩位城市規劃專家參加工作組,並委請北京和廣州的兩個團隊承擔了部分研究工作。

 

按照概念性規劃綱要,澳門的城市定位將是:在經濟適度多元的發展策略導引下,以博彩旅遊業為經濟主體、以中西文化交融為城市精品、以精緻宜人為發展導向、以持續繁榮為發展目標、以開發包容城市性格的旅遊宜居之地、持續發展之都、世界活力之城。這樣的定位,對小城居民來說,自然是很宏大,也很誘人!

 

從發放的諮詢文本看,內容包括了經濟策略、人口策略、文化策略、空間策略和交通策略等範疇的問題。在經濟策略範疇,關注如何支持多元產業的發展、鼓勵旅遊業提升、大力發展會展商貿業、復興和延續傳統產業等問題;在人口策略範疇,關注政府適當控制移民人口、確定極限人口規模、用特殊政策吸引專才、用政策支持教育和鼓勵生育等問題;在文化策略範疇,關注創造公共空間活化歷史建築群、新城規劃預留文化創意產業用地、有計劃地修整歷史街區、嚴格控制歷史城區內的建築物風格等問題;在空間策略範疇,關注發展休憩及消閒的海濱綠化走廊、政府劃定功能區引導新建設、對現有用地進行系統整理、繼續申請填海造地或開發橫琴、營建新的城市功能中心等問題;在交通策略範疇,關注控制私人車輛增長、歷史街區建設步行系統、歷史城區限制機動車進入、連接珠三角的交通網等問題。

 

制訂城市規範的目的,不是單純地為了改變這座城市,而是為了更好地在城市發展中善用自然資源、財政資源和人文資源。因此,規劃中有新區的創造、建設,也有舊區的保留、改善。謝志偉解釋道。

 


預留探討空間

 

對於澳門的區域劃分,諮詢文本提出了歷史城區、歷史區、緩衝區、舊城區和新城區的不同概念。歷史城區,特指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特定景區,這為澳門人所熟知。不易理解和區分的是歷史區與舊城區,前者是描述城市中(包括澳門半島路、仔及路環)具歷史價的區域,後者是歷史區以外的現存老城區、老街區或破舊的城區,但有歷史價的基本上屬歷史城區,而舊城區也未必沒有一星半點的歷史性。以此詢問謝志偉,他呵呵笑道:舊城區就是我少年時代居住、玩耍的地方,歷史區就是有點古跡的地方,歷史城區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遺產的那些地方。這些概念還可以討論、研究。

 

他表示,根據行政長官的施政安排,可持續發展策略研究中心承擔著不少項目的研究,包括人口、移民、勞工、住房、公共健康和生活素質等問題,要提出政策性的建議和方案。今次圍繞城市規劃的諮詢所獲得的數據和資料,只要有利於政府施政,中心都會向特區政府反饋。

 

他坦承,澳門無論在經濟持續發展上還是城市空間拓展上,都面臨著一些不確定因素,也給城市規劃帶來一定的難度。他舉例道:比方說,在開始研究和草擬綱要時,沒有預料到內地會收緊遊客來澳的簽注政策。

謝志偉還談到,諮詢文本提及填海造地、開發橫琴等問題,但基於負責任的態度,工作組並沒有把這些有可能變化的方案及相應的發展策略,全盤放在諮詢文本內。

 

他認為澳門不能任意填海造地,任何填海方案都必須負責任地經過科學審慎研究、詳細規劃,平衡社會經濟的發展需要,平衡填海對生態環境的影響。至於開發橫琴,必須珠澳高度合作才能成事,也就是要從區域合作出發。這當然不是單方面向中央求取利益。而且,其中涉及到有形空間的管理權或使用權問題,與其他區域的利益息息相關,都還需要進一步研究和探討。

 

他指出:不論是填海造地還是開發橫琴,都是很大的問題,都不可能單靠澳門特區政府自己決定。填海造地,在哪里填海、填多大的面積,需要申報中央政府批准。開發橫琴,涉及到與內地相鄰地區的協商和合作,澳門不可能去那裡租借,也不太可能去買地,參與開發的方式帶有不確定因素,是需要慎重考慮的,不能輕易地提出方案,必須預留規劃的空間。現在的表述,基本上是方向性和框架性的。

 

他說,這並不代表沒有進行這方面的研究,而是預示不確定因素一旦落實,澳門未來的城市佈局及發展方向很可能有所不同。因此,希望大家站得高一些,看得遠一些,從全盤和長遠考慮和討論澳門的城市定位問題。

不過也有人擔心:特區政府還有一年多就要換屆,制訂城市規劃是否會受到這個不確定因素的影響?對此,謝志偉很有信心地表示:“只要規劃本身是科學的,特區政府的換屆就不會影響規劃的穩定性。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