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珠港澳區域合作如何突破?
35analysis文:康平
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提出珠海要爭當創新港澳合作模式的試驗區,要走出一條與珠三角地區其他城市不一樣的發展道路。那麼,地處港澳區域交匯點的珠海如何深化珠澳、珠港合作?三地新一輪合作如何突破?珠海華南經濟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楊正滸博士向《商訊》詳述了他在這方面的研究成果和系統見解。
區域一體化成趨勢
楊正滸博士認為,曾經十分流行的“經濟全球化”的提法已經逐漸被“區域經濟一體化”所取代,而CEPA的簽署就標誌著港澳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動。他說,CEPA的簽署,其意義等同歐洲國家在1957年簽署的《羅馬條約》。究其性質而言,CEPA相當於國際上通行的自由貿易區,但也有區別。一般自由貿易協定常常一次定型,而CEPA則遵循“先易後難、逐步推進”的原則逐步深化。其最終目標,至少發展到“共同市場”的階段,達致區域內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資訊流暢通地雙向自由流動,實現區域內生產要素和社會資源的最優配置。他概括道,目前港澳區域合作CEPA的框架和主要內容有貨物貿易零關稅,遵循原產地原則;還有服務貿易優惠:開放了18個服務行業,其中包括提前開放“入世”中承諾的市場准入(分銷)、降低市場准入門檻(銀行);以及法規改變以便利服務貿易,其中包括開放專業服務,包括資格相互承認和放寬規管(法律)以及取消內地服務提供者來港的限制(金融、旅遊);此外還有超越“入世”的新開放措施(展覽、視聽)。楊正滸指出,當前港澳區域合作在幾個方面做得還不,如貿易投資便利化、貿易投資促進、通關便利化,以及商品檢驗檢疫、食品安全、品質標準、電子商務、法律法規透明度、中小企業合作、中醫藥產業合作等方面,都應予以改進。這些問題產生的原因,主要在於體制障礙、理念差異和利益衝突。“港澳區域合作中,制度、政策的障礙是很明顯的,它涉及‘一國兩制’、三個獨立關稅區。廣東只是獨立關稅區的局部,不能直接與香港、澳門對話,必須通過中央政府來協調一切事務。加上理念和利益的衝突,三方實際上是不能平起平坐、平等對話,站在一個公平的市場機制中的。”在這位學者看來,港澳特別合作區的主要功能,將與自由貿易區相若。“我們的突破點,在於最大限度消除制度上及行政區劃上的藩籬,力促三地人流、物流、資金流的自由往來。而近期的著力點就是要形成相對穩定的制度安排,使經濟制度保有持續的過程。這也是合作的突破點,在此基礎上形成共同的大市場,實施功能性整合,就能形成很好的區域合作。”他說,“從長遠來看,港澳區域合作要確立世界眼光,打造比肩紐約、東京大都會圈的世界級大經濟區。”他補充道,港澳區域合作是我國順應世界經濟一體化的核心趨勢,如果這一區域能在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上彼此靠近,形成統一的市場,那麼區域一體化的現代城市圈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他並透露:為實現港澳特別合作區的有效運作,中央有望給合作區下放部分經濟管理許可權、社會管理許可權以及金融創新方面的試驗權。作為學有所成的經濟學博士,楊正滸的主要研究方向為公共經濟和社會發展政策,於4年前創辦了珠海首家民辦社會科學研究機構,通過參加公開招投標,承擔了廣東省、澳門特區、珠海市和中山市政府委託的公共政策研究課題20多項,研究領域涉及區域合作、產業發展、科技政策和公共財政等。其間,他主持了《深化珠港澳區域合作,推進珠海經濟社會發展》課題的調研和撰寫,對珠海與澳門、香港的合作問題有相當完整的看法和建言。他指出,港澳三地合作由來已久,港澳與內地特別是珠三角地區的經濟、文化已經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在這個良好的基礎上,再加上在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大背景下,珠港澳區域合作也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珠海應從“服務港澳、服務西、服務大西南”的高度出發,拓展珠港澳合作新領域,探索區域合作新舉措,開創對外開放新局面,展示經濟特區新優勢。
打造三個合作平台
具體來講,他認為珠港澳合作應以跨境基礎設施建設為突破口,以重點區域合作為平台,先易後難,循序漸進。全面合作領域包括五個方面:一是城市發展合作,包括城市規劃、基礎設施銜接、環境保護等方面;二是重點基礎設施合作,包括交通、口岸等方面;三是產業協調發展,包括金融、旅遊、物流、會展、軟件、法律、會計、諮詢、醫療、創意設計等服務業領域;四是重點區域合作的開發進取,包括橫琴島、珠海跨境工業區和萬山群島的開發;五是社會管理合作,主要是學習借鑑港澳的先進經驗,推進珠海政府行政體制和社會管理體制改革,提升珠海的公共服務水準。其中,珠澳合作的重點,是推進城市規劃、產業協調、基礎設施銜接、重點區域開發等方面合作,促進珠澳在經濟、社會和文化領域的全面配合。楊正滸特別談到,珠海境內的橫琴島、萬山群島和跨境工業區具有與港澳合作的天然優勢,應該積極主動打造好這三個平台,將之擴展延伸為港澳合作區的試驗區。——橫琴島與澳門一河之隔,面積86平方公里,建議廣東省將橫琴島作為港澳合作區的試驗區,相關政策可在橫琴島先行先試,有利於探索港澳區域合作的有效模式,發揮珠海的主導開發作用和橫琴獨特的地理位置優勢,努力打造資源共用、產業互動、要素融通的自由貿易區。澳門是影響橫琴開發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在合作開發的過程中,要探索如何引入澳門自由港制度,發揮珠海土地、勞動力、科技力量等資源優勢,加快橫琴島的開發建設。橫琴島產業選擇要與澳門充份協商,力求產業發展方向與澳門形成合理的分工格局。——萬山群島位於珠海、香港和澳門三地之間,所轄範圍為3,200平方公里海域和106個島嶼,海洋旅遊和港口資源豐富,可考慮作為深化珠港澳合作的載體。建議爭取國家和省有關部門政策支持,借鑒過去珠海、澳門、香港三地漁民長期以來自由進行漁貨貿易和人員往來的傳統做法,允許澳門和香港居民憑身份證件自由出入萬山海域和海島,深化珠港澳海島旅遊的合作,促進萬山海洋海島旅遊業的發展。從長遠看,萬山群島還可以港口開放和倉儲為重點,打造成中國南方的能源戰略基地,為港澳三地實現能源儲備。——珠澳跨境工業區目前存在的主要問題是服裝加工業競爭力喪失,口岸政策需要完善協調,轉變發展思路,園區內的製造業、加工業應逐漸轉型為競爭力更強的高端服務業。同時,積極探索跨境工業區和珠海保稅區的聯動和互動功能,增強兩個園區的輻射功能。建議海關、邊檢、檢驗檢疫部門進行完善和協調口岸政策,解決企業提出的多次報關、重複檢驗等問題,並在跨境工業區專用口岸增設鮮活產品通關等附屬功能。楊正滸博士認為,推進港澳合作的核心,應該是制度性突破和功能性整合,這樣經濟上的合作也就順理成章了。“如果從這兩個方面著手解決,可以預期在未來十幾年內,珠澳將成為一個一體化城市。”為了說明制度性突破和功能性整合的重要性,他特別對港珠澳大橋建造和橫琴島開發進行了較為深入的分析。
倡議建特別合作區
他說,港珠澳大橋是港澳合作的重要內容,也是珠海人民最關注的問題之一。大橋構想的提出,主要是解決珠江口東西兩岸發展嚴重不平衡的問題。最早的方案是雙“Y”方案,澳門通過珠海將淇澳島作為落腳點,跨經伶仃洋後至深圳落地,然後陸路通往香港。這個設計方案橋樑的跨度較短,造價也低,而且經過區域較多,受益地區廣泛,投資回報快,民間投資興趣較大。而現在的單“Y”方案是澳門直接與香港搭橋,橋樑跨度較長,造價較高,而且經過區域較少,投資回報減緩,因此民間投資興趣減弱,政府投資比例增大。“按市場分析原則,香港為最大收益區,所以香港特區政府為投資主要方。但香港政府參與興建重大基礎設施專案的決策程序與內地政府迅速拍板的方式不同,要求其必須通過立法會辯論和公眾諮詢,這需要大量的時間。”至於橫琴島開發,他說先後有過很多方案,開始是珠澳合作,然後是澳合作,後來又上升到泛珠三角合作,但一直沒有確定下來。“其實,所有的問題關鍵在於澳門近年發展迅速,澳門政府更加關注生存空間問題,希望將本土的澳門島和仔島發展經濟,而橫琴作為它的延伸來開發生活空間,而這是只有中央政府才能決定的事情。”他認為,澳門的生存空間問題近年正在通過市場化管道和功能性整合措施得到解決。“珠海人都知道,越來越多的澳門人已經在珠海買房,搬到珠海居住。如果實施珠澳24小時通關的話,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但是,澳門經濟發展不平衡以及兩地匯率制度不同等原因,也制約了24小時通關制度的進程。在《深化珠港澳區域合作,推進珠海經濟社會發展》的課題調研中,楊正滸和工作人員一起深入政府部門、企業,開展詳細的調,掌握了大量的事實依據。雖然各路專家學者都對三地合作提出了很多美好的設想和遠大的構思,但他認為,新時期下,珠港澳區域合作要有新的拓展和延伸,必須要有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為此,楊正滸和參與這一課題的研究人員提出了政策建議:一、建議廣東省將橫琴島作為港澳合作區的試驗區,港澳特別合作區的各項政策可在橫琴島先行先試;二、建議廣東省授權珠海市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澳門特區政府建立直接的溝通聯繫機制,就合作中遇到的日常事務性問題進行溝通交流,共同推進合作專案的落實;三、建議國家口岸管理部門將珠海作為“口岸通關便利化改革”的試點,允許珠海在改“兩檢”為“一檢”或單邊驗放等方面進行探索,並積極爭取國家批准在珠澳跨境工業區口岸增設鮮活產品通道等附屬功能;四、建議省政府協調推進廣珠城際軌道從拱北延伸至橫琴與澳門的對接工作,支持開展珠港澳三地軌道交通對接的研究工作;五、建議國家口岸管理部門給予政策支持,允許香港和澳門居民憑身份證件自由出入萬山海域和海島,深化珠港澳海島旅遊的合作,促進萬山海洋海島旅遊業的發展;六、建議國家教育主管部門繼續支持珠海開展與香港、澳門的高等教育合作探索,把“一國兩制”下與港澳合作辦學視同內地高校間合作辦學,簡化審批手續,減少限制,允許把港澳合作辦學納入學歷教育;七、建議廣東省授權珠海市開展“社會管理綜合體制改革”,允許珠海學習借鑒港澳政府管理、社會管理的先進經驗,開展行政體制、社會管理體制改革探索。他最後表示,珠海聯通港澳,處於“一國兩制”的交匯點,同時又是經濟特區,承擔著改革創新的光榮使命,珠海有條件成為創新港澳合作模式的試驗區。在深化港澳合作中,珠海應該充分發揮自身優勢,解放思想,大膽探索,積極爭取國家和省政府的支持,在構建珠港澳政府溝通聯繫機制、創新區域合作模式、探索社會管理合作和推進珠澳城市融合等方面先行先試,為港澳區域合作與融合闖出一條新路。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