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我們希望政府能繼續配合..."

-- 訪金沙暨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總裁馬文邦

 

34ceo01文:雅士度

 

儘管存在交通不便、通關延誤和規則不明等因素,澳門金沙娛樂場和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仍然生意滔滔。何以如何呢?澳門金沙娛樂場暨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總裁馬文邦 (Mark Brown) 向《商訊》揭示了其中的緣故,以及為什麼要政府明確有關政策以及集團如何積極應付競爭對手的挑戰。

 

不斷發展項目

 

馬文邦說:“自開幕以來,我想金沙已超越人們對它所期望的,一座拉城的建築物來到澳門,跟這裏以前的賭場截然不同。一開始人們認為亞洲人不接受高樓底,漸漸地我們發現並不是真的。他們喜歡金沙,喜歡高樓底,也喜歡這個全新面貌,直至今天人們仍然喜歡這座建築物。從公司的立場,金沙確實讓我們嚐到不少甜頭,我們耗資2.56億美元打造金沙。眾所周知,金沙開業僅1年已取得1億的利潤,多於我們第一年的建造費。儘管如此,我們仍堅守當初的承諾——我們並不是那些來搶錢然後逃回老家的美國人,我們將120至140億美元再投放到澳門,首先以25億美元建造了威尼斯人度假村,朝著我們所承諾的目標進發。”

 

今年首季博彩毛收入增長高達62%,馬文邦對似乎永無止境的增長有何看法?他說:“這是我們所期望的,亦是我們不斷興建的原因,我們要這樣不斷地發展下去。我們所承諾和計劃中的東西都隨著我們的目標前進,例如口岸、船隻和飛機航線,我們要引入更多的投資者來實現這些,這亦是我們最關注的事。”

 

一般來說,如果你不從事海運業務,你不會買船隻。那麼,是情非得已下才購買飛機和其他交通工具嗎?是因為這些在澳門都很缺乏嗎?他說:“沒錯,我們已購買了過百架巴士接送客人穿梭威尼斯人和各主要口岸。如果這些東西已經足夠,根本不必投資這筆錢,你以為我們真的願意特地去買船嗎?購買每艘價值1.5億美元的船隻,無非是要將人們帶來這裡。我們的目標是要每星期將三、四、五萬人帶來威尼斯人,每逢週末更要達六、七萬,甚至乎舉行表演或會議期間達到十萬人次。我們常聽到與會者說來這裡很困難,基本上只可乘船,到達以後還得耗上一小時排隊過關,正是這些阻礙了澳門的發展,受影響的不只我們,而是每個人。”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當會展業百分百投入運作,舉辦會展的不只威尼斯人,還有其他公司時,比方說,當再有十二或十三間酒店投入運作時,澳門如何能夠應付這龐大的人流,他們要如何來澳門、或乘坐甚麼交通工具呢?

 

希望政府配合

 

“我希望政府能繼續配合我們及其他投資者,我不想再說港珠澳大橋了,自我們來到澳門已說過了,雖然越來越接近,但仍然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我們依然無法瞭解口岸的運作時間,一開始我們已經詢問有關二十四小時通關的事,雖然無法二十四小時通關,但可否延長通關時間?常常見到,澳門人或遊客在閉關前怱怱忙忙趕到關口,又或者提早預訂船票,因為你不能隨時隨地離開。我們要讓這種東西慢慢改變。我們的對手在我們附近建造了龐大建築物,他們都將面對同樣的問題,我們希望金光大道會變成拉斯維加斯大道。”馬文邦如此表示。

 

飛機在拉城降落是十分暢順的,的士和鐵路人來人往,人人都很成功,建築物、店舖和餐廳到處都是人,所有事情都很奏效。顯然,在馬文邦看來,澳門還有些欠缺。

 

市場之餅越做越大,人人都看似滿意,尤其是賭廳疊碼仔,現在他們的傭金似乎還在不斷增加,究竟原因何在?

 

“我們都是商人,都怕遇到不合理的對待。你都知道我們是怎樣做,已經不是秘密,但現在中介人的傭金變成怎樣了?自從金沙開幕,我們只給予1.1%作報酬,當永利開幕時,我們依然故我,因為金沙的賭廳依然爆滿。所以,如果你可以達到我們的目標,可以給更多一點的報酬,但最多只能給1.23%,這也是我們最頂級的中介人可以取得的傭金。”馬文邦說,“他要讓我們留他在金沙,因為他的轉碼數達港幣65億元,但到威尼斯人度假村開幕後,我們又回到1.1%的水準,然而基本上市場上人人都已經在支付1.2%、1.22%或1.23%,甚至1.27%。我們仍然支付1.1%,因為我們擁有最漂亮的建築物。”

 

他繼續說:“但奧瑪國際進場以後,碼傭已到達瘋狂的地步,永利也隨大流與廳主六四分帳,自2月1日起我們也只好跟隨,其他基本和以往一樣,六四分帳再加0.1%傭金,直至現在仍然是這樣。”

 

提高碼傭反擊

 

問題是: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在澳門不收窄利潤率的情況下,還可營運多久?“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因為我們已向各中介人開出了新條件。我們不再坐以待斃,雖然我們的賭場到目前仍是最漂亮的,我們與中介人一直保持良好關係,可能是最好的,但畢竟這是生意。我不會因為他們過檔而感到失望,因為皇冠可給他們1.35%。我們支付的是六四分帳再加1.1%傭金,但為什麼他們辦不到?這些錢是從你口袋拿出來的。所以,要麼我們就坐以待斃,要麼就還擊,當然我們選擇了還擊。我們要開始行動了,跟隨皇冠的一套,實行四五和五五分帳。這件事在澳門十分轟動,因為沒有人認為我們會這麼做。我現在知道了遊戲的規則,也知道美高梅下一步會下什麼棋,他們正部署要提高碼傭,而新葡京已提高了,永利也將要提高碼傭。如你所說,中介人的前途將無可限量。但何時會停止,或者到達沒有錢賺的地步罷!只要有人願意付出高價,我們已決定要玩下去,決不坐以待斃。”

 

記者問:“你說過兩遍你的對手已在改變他們的策略,重新評估位置並將進度表押後,為金光大道作更好的佈署。你對你的威尼斯人餘下的興建計劃是否感到徬徨,還是你也押後進度表?”

 

馬文邦答道:“我們沒有改變初衷,一切尚在計劃當中。我們已準備在7月開四季酒店,還有索拉奇藝坊表演,所有都與四季酒店有聯繫。我們的項目會陸續推出,香格里拉亦於2009年年尾開幕,一切都依計行事。”

那麼,對威尼斯人的第七及第八期項目有信心嗎?因為集團能否繼續在那裡興建更多項目都成問題?有些還未取得建築的牌照,現在只有圍板的執照,有議論說或許永遠都不能取得。

 

馬文邦對此生氣地表示:“他們為什麼那樣說?看看我們現在所做的,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質疑我們。政府一直與我們保持良好關係,攜手合作。我們履行了金沙的承諾,也慶幸金沙已建成,直至我們提出金光大道的方案,如果政府允許,我們也只是在履行承諾。我們亦已贏得了新加坡的賭牌,為什麼我們會贏?因為集團主席對綜合度假村的遠見,所有事情都如出一轍。我們不只是博彩公司,而是經營所有生意,基本上也經營房地產生意,只是多了賭場罷了。”

 

法例需要修訂

 

澳門的物價不斷上漲,通脹已達前所未有的新高。金沙集團的路氹項目是否已超出預算,需要融資嗎?

 

馬文邦不以為然地說:“我們並未超出預算,一切建築費用和事情尚在掌握之中。但將來是否需要融資,這一點我不想說。所有事情現在預算當中及按時進行。我想說的是,不斷有人敲門問我們是否需要資金。”

 

他說:“每天我會花上半天時間研究2010或2011年項目開幕的事情,我們整個團隊在不斷地工作,應付金沙和威尼斯人的事情,還有這裡的客人,同一時間又要興建四季,令員工準備好和訓練有素,還有是香格里拉、國貿和 St. Regis 酒店,這些我們全都在討論當中。”

 

記者關心的是:金沙開幕4年後,外來投資者認為澳門的法例是否需要更新或修改?“

 

當然,5年前所寫的與今天已經很不同,即使我們內部的政策,我們都正在討論當中。金沙2002及2003年制定的,今天都要全部檢討。我們有法律部門不斷檢討,我指的是內部政策。”馬文邦說,“所有建築物都在發展和興建,為什麼人們總是在逃避,為什麼以前來這裡比現在更容易?我明白為什麼,但不解為何政府不讓所有中國人來澳門並賭博?我可以賺他們的錢,但我不能僱用任何一個中國人在賭場或在賭場的範圍工作,他們不能在賭場對面的餐廳工作,所以我們的大堂俱樂部、餐廳和酒吧大都僱用菲律賓或其他國籍的保安員,而非中國籍。他們要繼續在中國賺取3,000元月薪,但我卻不能以9,000或10,000元月薪僱用他們。我不能理解這一點。”

 

那麼,馬文邦會擔心澳門並不如外來投資者所想的發展得那樣快嗎?“當然,我繼續因應需求和履行承諾大興土木和投放資金,但這尚在開始階段。”

 

承諾不能兌現了嗎?“未有這麼快便兌現,他們不是說我們不做這些,只是未兌現而已。鐵路系統和港珠澳大橋都可節省通關的時間。我們的建築物讓家庭成員都可穿越賭場的中場、電梯和房間。幾星期前,我們才被通知不能採用這種設計。所以我要請3名保安員站在門口,我要在保安人員方面投用額外資金,安排客人在大堂排隊等候電梯,然後上商場,小孩就可以穿過商場再回來,看似是通向房間的捷徑。我們興建大樓時,當然沒有使用金屬探測器,因為我有40多個出入口,每個地方都安置探測器會很危險的。”

 

欠缺公平競爭

 

再問馬文邦的問題有些敏感:“你怎樣看你的競爭對手?哪個值得你尊敬,哪個你認為較強?”

 

他反問:“你的意思是誰是我最大的競爭對手嗎?在澳門有很多漂亮的建築物,我認為永利是漂亮的,無論你是大眾客或貴賓客都會有同樣的想法。這樣說或者我會被殺死,但是真的。美高梅都不錯,尤其是貴賓區,他們有一天會加快速度,雖然現在他們的貴賓廳業務未開,但很快便會改變,他們會變成另一個競爭對手。”

 

“我常說皇冠賭場本身已經令人驚嘆不已,包括客房、走廊和餐廳,唯一是欠缺了一些人氣,但隨著奧瑪國際的加入,人氣明顯增加,他們開始行動了。我不想說我們的不是,或許是我們坐以待斃太久了。我認為奧瑪國際的事可能很快便會消失。他們不斷增加轉碼數、生意和傭金,因為何猷龍有一座建築物,但沒有人氣,但現在市場佔有很大份額和吸引更多人來。我們都是很友善地反擊,我們唯一可反擊的便是用銀彈政策。”他有些憤憤不平地說,“我要將我們的客人搶回來,因為我們建造這大型建築物就是要帶更多的人來。唯一讓集團主席對政府感到失望的是,我們投資了300萬美元來建造賭場,但他們竟然容許一些小型的建築物。我指的不是競爭對手,只是那些細場都同樣容許中介人合作關係,就好像文華東方。你也可以說我實行四五/五五或五五分帳或其他。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建這樣大型的賭場,但又容許那些小型場所經營賭場?我們的主席對此感到不公平。如果知道是這樣,或者我們不用耗資了300萬美元來建造有購物商場、酒店及其他配套的賭場,只需建另一座金沙,然後支付最多的錢就是了。”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