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我們將會經營得很出色”

 —訪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主席連得利 

文:雅士度/圖:嘉模

 

 

30ceo

澳門美高梅金殿酒店開張,是過去不久的2007年尾的一大盛事。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主席連得利(Terry Lanni)在《商訊》獨家專訪時表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聽到人們喜歡這座獨特的設施,美高梅成為頂尖的項目,超過人們預期。這座賭場酒店的落成,為整個澳門的再生注入了重要元素。坦白說,這些遠比數字來得更重要,況且數字也未必真的有意義。

 

只想成為最好

連得利補充道:公司不會以每季成績來下定論,相反會看得更長遠,我肯定業務將會很成功,但我並沒有為業務發展定下任何標準。身處這充滿發展潛力的市場,我們需要靠自己,並與何超瓊女士合作,看準並迎合市場走勢。過去兩年,澳門市場經歷了劇變。在美國,我們現居第二位,盼望可晉升成為第一位。但我們不在乎能否成為最大的博彩企業,只想成為最好的公司。我所說的是,關鍵在於我們想不想做到。人們對美高梅期望很高,故此公司要達成的期望亦眾多,我相信公司正全力達成這些期望。

 

可以肯定,連得利對澳門美高梅金殿的發展抱有一定期望。那麼就博彩收益或酒店入住率來說,他期望的最低投資回報是多少呢?

 

連得利回答說:我認為隨著公司邁步發展,市場佔有率將大幅調整。公司已選址興建第二座賭場,並將計劃書提交給了特首何厚鏵先生。我不知道公司將有多大的市佔率。一直以來,我們的目標是要設計、興建並開設一間讓人驚喜且非常成功的賭場酒店及渡假村,裡面設有世界級的水療按摩中心及大型娛樂設施,餐廳也具一流水準。這些設施將為公司爭取更大的市佔率。未來一年半,我們將放眼看成績如何,並留意第二個發展項目將帶來多大的影響。此外,也希望公司未來會興建第三、第四甚至第五座設施。

記者問他:“也許70年代早期兩座城市的分別不大,但現在的澳門與拉斯維加斯截然不同,有些地方也需要改變,你會如何幫忙?

 

我認為澳門是個不斷變化的市場。看看澳門從葡萄牙人管治到回歸中國之前,市場遭到博彩企業壟斷,與現時很不一樣。而市場現已不再被壟斷,從金沙、永利、銀河及威尼斯人到現在的美高梅金殿,都是更優質的設施。連得利說,看看何鴻如何發展新葡京和投入了多少資金,便可知曉競爭是世上最好的事情,影響很多人,促使人們發展更好的設施,並在項目上投放更多資金。當你獨霸市場,你便會安逸自滿,不思進取。

 

他指出:“我認為澳門已經歷了很大轉變,市場存在競爭,不再壟斷,競爭對每個人都好。我深信現在何鴻的公司縱使市佔變少,但比起過去穩居100%市場佔有率時賺得更多。

 

不允外圍投注

談及對電話及外圍投注的看法,連得利對記者說:“這問題從前也有,我們希望不再發生。但是,這問題亦引起關注及很大疑問:電話及外圍投注這類活動若真的存在,不但會為本地人帶來很多問題,而且為美高梅等美資公司帶來更多麻煩。我們也需要向內華達及紐澤西州當局滙報。

 

坦白說,我認為電話及外圍投注活動若真的存在,不單會引起美國監管局關注,也同樣對特首何厚鏵及澳門政府構成極大困擾,政府必定損失大量金錢。我們大概在89年前聽聞過有這類投注活動,公司的保安人員曾就此事作調。我們亦曾詢問過一些美國顧客,他們表示這類活動確有發生。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不過需要交由澳門特區政府去辦。他補充道,我可以說的是,在我們與賭廳廳主的合約裡面列明禁止電話及外圍投注活動,公司也會密切留意這種情況,這些賭廳廳主也必須經本公司的保安人員及澳門當局批准才可經營賭廳業務。我知道博彩專營市場面臨開放前曾有這類投注活動,嚴重程度則不清楚。這要留待澳門政府及像你們這些盡責的記者去發掘了,我並不知道答案。我們絕不會縱容這種活動,我保證其他企業、政府也肯定不會縱容。在任何受高度監管的產業裡,都必須要有嚴密的監管程式,我相信澳門當局正在建立並完善監管程式。

 

連得利是在1977年入行。他告訴記者,美國現時的監管程式遠比1977年時要好。這是一個發展過程。我知道特首何厚鏵承諾在澳門設立高效率的監察委員會,建立完善的監管程式,因此公司安心在這裡經營業務,我相信艾德森、史提芬.永利,還有何鴻也一樣。

 

留意市場機會

記者問連得利:撇開閣下50億美元(400億澳門幣)的投資項目不說,倘若要在大西洋城和澳門之間兩者選其一,閣下會如何選擇?

 

他回答說:這是個假設性的問題。如若我們有理由相信美國的監管程序不會通過這項業務交易,那麼我們便不會進軍澳門市場,以金錢和名譽做現在那樣大的投資。我們開始工作程序,密西西比州調1年時間,最後一致通過,准許並鼓勵我們開展有關計劃。我們有在伊利諾斯州和密西根州經營賭業,兩地選擇對計劃不作干預。內華達州經過反覆徹公司及合作夥伴後,認為我們實行有關計劃是恰當的。

但是,澳門的其他投資者不需要翻開紀錄讓人追,也無需經過任何程序確認經他們是否適合經營。而這裡有所謂的賭收分享制度,這種制度對真正的賭場經營者或副牌持有人又有多不公平?

 

連得利對此表示:不管是在美國、歐洲、南美洲或遠東,我認為任何公司在新的司法管轄範圍內經營業務,就要知道應該遵守什麼規例,以及其他人該做什麼。我們在多個司法部門管轄下經營業務,有很多人監察著我們的業務,我們明白公平競爭的環境不是常有的,但相信我們的合資公司有足的人才克服這些問題。我們將會經營得很出色。至於賭收分享方面,我相信我們可以解決這一問題的。他說。

 

有消息說美高梅正在其他地區尋找契機拓展業務,記者請連得利從投資者的角度初步分析:哪個國家看起來比較吸引?

 

連得利分析道:我們有興趣進軍泰國,但當泰國首相他信領導的政府解體,我看在泰國發展的可能性較低。日本方面則可能暫時擱置開賭計劃。至於韓國,我們認為該國的競爭環境不平等,因為政府擁有及經營的賭場准許招待本地人,而私營賭場卻只准招待遊客。因此我們要看每個市場的情況。我們有興趣投資越南,越南副總理阮生雄宣稱越南將來有望興建賭場,但現在卻非時機。故此我們需留意這幾個市場有什麼機會來臨,當機會向我們招手時,我們便要把握。全球大多數行業裡,若你擁有資金,願意冒險,便可著手興建項目,冒險一試。在這個行業,我們需要等待政府決定,直至政府批准經營賭場,並且修訂特定條例規定博彩企業遵守,我們便要遵守這些條規,但不能勉強。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