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ad4
作者 João Paulo Meneses   
2016/09/08, Thursday

 

水中撈月

博彩業與文化遺產能夠共存嗎?澳門幾乎沒有人認同。

依賴博彩業的經濟與文化遺產保育及文化旅遊互相相容?

乍一看,大多數人會給予肯定的回答,但實踐的道路並不清晰。

溫艷瓊與樊飛豪(Francisco V. Pinheiro)在一篇學術論文中寫道:“發展帶來了沉重壓力,特別是來自旅遊業與博彩業的壓力,使本地文物資產的管理難上加難,面臨巨大挑戰。儘管如此,為確保世界文化遺產的地位,吸引更多旅客,保護本地豐富獨特的文化、城市和建築遺產,適當的規劃和管理有其必要。”

兩位本地教師和研究人員認為,“經濟快速增長,城市高樓林立,尤其是娛樂場和酒店,使矛盾白熱化,威脅著澳門世界文化遺產的地位。”

換而言之,澳門經濟發展與文物保護之間確實存在衝突。

政府首要關注的始終是博彩業,文化遺產只能緊隨其後,被“犧牲”再正常不過。2004年至2006年間,本地綠色休憩區的總面積由6平方公里減少至5.7平方公里,這正是娛樂場酒店發展造成的結果。 “澳門半島的綠色休憩區減少了約25%,同一時期內,澳門人均綠地/休憩區面積從13平方米減少至11平方米。學校、花園和公園被酒店及娛樂場吞噬。” 溫豔瓊與樊飛豪稱。

香港浸會大學于小江博士指出“澳門與博彩及旅遊相關的城市建設正導致環境出現嚴重退化。”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

這位《Growth and degradation in the Orient’s ‘Las Vegas’: issues of environment in Macau的作者指出,“十年,澳門經歷了歷史上快速的經濟增長。但當地環境質量正在下降,其蓬勃發展的經濟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似乎成了研究人員之間的共同話題Hillary du Cros 2009年寫道:“現在看來博彩與文化遺產分別處於兩個極端,根本無法相容。”若干年後,澳門旅遊學院Louis Tze-Ngai VongAlberto Ung補充:“博彩與文化遺產的旅遊市場完全不同,這似乎是可以確定的。”最後,門理工學院黃雁鴻認為:“與澳門的博彩旅遊相比,文化旅遊的發展腳步仍未夠快。在澳門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實踐過程中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差距。

黃雁鴻在研究(Revista de Administração Pública中提出的問題成為了主要癥結的總結,有關結果仍然保持開放:“如何利用文化底蘊與經濟收益去維持文化遺產與社會發展間的平衡?同時有效地處理文化遺產保育與旅遊發展間的關係,以實現旅遊遺產的可持續發展?。

政府中有人知道這個答案嗎

 


文化之都

溫豔瓊與樊飛豪認為,自澳門回歸後,政府人員變動頻繁,導致城市發展規劃亦隨之不斷更改:“2001年,澳門文化學會會長曾提出宏偉設想:打造文化之都。這一設想很快被時任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更改為‘國際會展中心及旅遊度假勝地’”。(摘自,200229日《南華早報》)

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2006/2007年度施政報告中表示,澳門打造成集博彩、會展及文化於一身的綜合娛樂中心,吸引遊客停留更長時間,增加旅客在澳的花銷。(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2006年)。

2008年,由於博彩業一枝獨秀時任行政長官宣佈澳門需要發展經濟多元化促進文化休閒和娛樂事業發展。儘管如此,博彩業仍被視為城市成功的核心動力,正如行政長官所說的:“政府將著重利用博彩收益帶動旅遊業其他部分的發展。”(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2008 7)“。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