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作者 João Paulo Meneses   
2016/09/08, Thursday

 

莫大的禁忌

當遇上是何鴻燊旗下的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時,童話故事就這樣發生了。


這是一個童話故事,而且確實發生了。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很久很久以前,一家機構的銀行帳戶忽然收到了一筆高達6,550萬元港幣的匯款。

這家幸運的機構是澳門葡文學校的擁有者——澳門葡文學校基金會(FEPM)。童話故事中的仙女教母不是別人,正是何鴻燊持有的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SJM)。時間:2005年。

雖然故事的其他組成部分依然混亂卻仍然足以打造一個精彩的故事。我們認為故事始於2005年的原因是SJM2005年週年財務報表中首次正式提及這筆財務支出。

十二年前,SJMFEPM簽訂協議,把葡文學校校舍從市中心遷移至氹仔,SJM同時承諾支付所有費用。半年後,該份協議失效,葡文學校校舍仍留在原址。

隨後的多年以來,SJM在財務報表中不斷提及這筆港幣6,550萬元款項,FEPM對此仍一無所知。事實上,發現這筆財富知會FEPM的正是記者FEPM直到最近才證實了部分事實。

不難理解FEPM迷惘:若協議未有生效,且校址未有改變,SJM為何支付如此大筆的資金

本刊記者意外地瞭解到SJM從未就此事向FEPM作出任何解釋。因此,學校董事只能回答記者:對此事不知情。他們說的是實話,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蘇樹輝2007年否認FEPM提供任何款項

 

盡快解決

6,550萬港元的銀行存款與500萬的差別很大。這不是一所富有的學校,主要依靠來自葡萄牙和澳門的資助。但是現在與過去一樣,記者要求SJM提供解釋的所有努力都無功而返,本刊僅獲得了SJM“無可奉告”的回應。

2014年,即“交易”九年後,葡萄牙教育部部長Nuno Crato開始插足。他在訪問澳門的時候,媒體向他提出了相關的疑惑。

 SJM確實向FEPM提供了捐贈。”Nuno Crato說, “這筆捐贈資金確實存在;且作為按金,存放於基金會賬戶,基金會必須就該筆資金與SJM商談,因這筆款項將被用於保障學校的運作。就讓我們靜待事情的進展吧。”他拒絕談論事件引起的爭議,僅補充道,“將很快得到解決。”

不過,直到今天(201672016),事情仍未有任何變化。本刊得知SJM從未與FEPM開展公開對話,事件卻正式落幕了。

記者了解到,雙方曾於幾年前在里斯本有非正式的接觸,但僅此而已。當時的想法,部長Crato提議SJM提供捐贈,學校將使用何鴻燊的名字,例如何鴻燊博士圖書館。

順道提一句,剛上任半年的葡萄牙教育部部長從未提及葡文學校或該次事件。或者,未就本刊要求解釋提供任何回應。

 

捐贈

這個童話故事的唯一新內容是葡萄牙教育部部長宣稱這筆轉賬屬於捐贈,不設退還。

但是,若這確實是一筆捐贈,SJM為何不予置評?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在2011年的週年財務報告改變了論調。

之前可以從年報中讀到“於2004年,澳博與澳門特區一所葡萄牙學校就使用目前由該學校佔用的一幅土地而訂立協議。根據該協議闡述,有關代價包括以不超逾9,710萬港元在澳門特區氹仔島興建一所新學校及捐出1.85億港元。於20101231日,包括在收購的按金項目下的已支付按金6,550萬港元; 效,其 4,610萬港元為 退 之款項。”

2011年年報中的表達卻截然不同:“截至20111231日止的年度,包括於過往年度向該教育機構支付及收購的按金項目下的已支付按金6,550萬港元,作為向該教育機構的捐款(計入營運及行政開支)於損益內扣除。”

誰不希望自己的賬戶收到動輒百萬的捐贈?

顯然,這不僅僅是發生在童話故事中的橋段。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