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ad4
2016/07/21, Thursday

 

博彩業:還算可以……但是,延遲?

博彩業一致認同:“大橋肯定有利於澳門,令澳門與香港分開。”延誤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更多遊客經由大橋到達,同時,澳門博彩業必將壯大。就這一點上,博彩業投資分析專家的預計與運營商期望一致。

野村證券分析師Richard Huang告訴本刊記者:港珠澳大橋必定有助於澳門,因為澳門藉此能夠充分利用香港的世界級國際機場,這是澳門發展大眾博彩市場及會展行業的關鍵要素。

他繼而解釋了自己的觀點:現在,澳門正正缺乏世界級機場,僅能依靠香港帶來遊客,這意味著,一旦香港出現停滯,澳門便遭受波及。隨著大橋的落成,遊客可以從香港機場直接到達澳門,便可藉此斷開對香港的依存。”以上評論與美國金沙集團行政總裁兼董事長蕭登・艾德森(Sheldon Adelson的想法不謀而合。他曾於2014年表示,未來的港珠澳大橋將直接打通澳門與香港國際機場之間的連接道路。

那麼,新的訪客從何而來?該位野村證券分析師認為新訪客將來自更遠的市場。他們可能來自中國更遠的城市,例如上海和北京,也可能是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國際遊客。

這是投資分析師對澳門博彩業的一般看法。

去年,里昂證券有限公司報告著重指出,大橋將縮短往返澳門與香港國際機場的交通時間至一半。

目前的問題,似乎是延遲。Richard Huang解釋說:大橋的竣工日期仍未落實,因為完成大橋所需的更多資金仍有待立法會審批。最近,在香港與北京政府關係緊張的背景下,當局難以成功獲得基建發展資金。”

野村證券在其3月的報告中警告拖延的後果,稱這不僅與港珠澳大橋息息相關,亦與澳門其他重大基建項目有所關聯,如輕軌。大橋和澳門城市輕軌系統的延遲將再次製造交通瓶頸,因路氹城的大部分新項目將於2016年落成。

澳門旅遊學院的溫艷瓊持一致看法:目前,我們利用‘一日遊’成功吸引了不少香港玩家到澳門耍樂。今後,大橋將為此帶來積極影響。”正是如此,她理解博彩業研究人員對行業未來的展望:對於部分博彩業分析師而言,他們或許估計,大橋將促使大量中場玩家更頻繁地到訪澳門娛樂場。

然而,在這次本刊的專訪中,溫教授進一步談到:大橋的興建必須從澳門的切身利益考慮,考慮到本地六家娛樂場運營商的利益。三地政府必須確保澳門擁有足夠的客流,為娛樂場運營商擴大各自的綜合度假勝地和酒店提供充分支持。此外,大橋、娛樂場及休閒業務的拓展亦能提供就業機會,提高本地居民收入及生活水平,這些都是在做市場分析評估時需要充分考慮。

-------------

漂移感

當人們在2016年談論港珠澳大橋的時候,重複最多的字眼便是“延誤”。在香港,這事關重大,因與最終成本掛鉤。

正是這個原因,香港記者協會在香港路政署於20151125日晚上10:59宣布港珠澳大橋項目完工時間推遲至2017年後,發表了一份聲明,提出不滿。

聲明抱怨說,在深夜發布消息,令傳媒缺乏足夠時間處理,特別是平面媒體,且半數香港報章未能報道延誤消息,嚴重影響公眾知情權。

《南華早報》日前的報導與之直接關聯,政府應“每月公開工程進展的監督結果,以舒緩公眾對人工島不斷移位的憂慮。

政府應該每月發佈監測數據,更新項目進度,以回應公眾關注。公共專業聯盟創會主席、知名基建工程評論家黎廣德堅持道。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