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作者 黎祖賢   
2016/07/21, Thursday

一場等待的遊戲

雖然博彩行業的中期檢討報告未能解決任何關鍵問題,但人們預期城中六大博彩運營商將順利續牌,而牌照數量和稅收問題仍然未有答案。 

備受期待的澳門博彩業中期檢討報告於5月11日公佈後不久,摩根大通博彩業分析師DS Kim和Daisy Lu在投資者建議報告中寫到:“審查報告毫無驚喜。”

業內人士和行業觀察人士普遍認為,該份報告描繪了境內六家博彩業特許經營商和轉批經營商共存的友好畫面,特許經營合約及轉批經營權合約或可順利續約。但是,依然存在具爭議性的問題:當局將加發一個牌照?

報告正式名為《澳門幸運博彩經營權開放中期檢討:經濟、社會、民生影響及承批公司營運狀況》,內容涵蓋九個研究方向,檢視了博彩營運商履行合約和經營的情況,分析了博彩業發展對本地經濟、中小企營商環境、社會及民生的影響。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在新聞發布會上稱,特區政府去年委託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開展研究,結果表明博彩行業自2002年開放革以來為本澳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儘管行業審查結果正面,當局強調,報告與賭牌續約 “無關” 。

2018年終見分曉

六個牌照將於2020年至2022年間到期,但當局至今仍未公開續期的細節安排和時間表。根據博彩相關法則,在牌照年期屆滿後,行政當局有權再續約最多5年。

券商德意志銀行的博彩業分析師Karen Tang表示,對營運企業而言,報告的結論是“總體積極”。在提及報告缺乏前瞻性舉措時,她說:“我們估計政府要等到2018年才開始討論續牌。”

 “該份中期檢討報告很有可能被當成賭牌續期討論開始的基礎文件。”Union Gaming Securities Asia的博彩業分析師Grant Govertsen認為。正如另一份官方策略性文件《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中提到的一樣,Grant Govertsen強調六家博企順利續牌的“關鍵”是非博彩收入的比重。

當局正就2016至2020年的發展藍圖諮詢公眾意見,諮詢將於六月下旬結束。《規劃》的其中一項主旨是博彩營運商需在2020年前,其非博彩收入比重從2014年的6.6%增加至9%,。

缺乏用地

中期報告指出,2014年,六大運營商中,金沙中國有限公司和永利澳門有限公司的非博彩業績最為凸出,分別佔總收入的21%和13%。同年,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及銀河娛樂集團有限公司的非博彩收入均高於行業平均水平,分別為總收入的2%和4%。

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蘇樹輝在評論報告時指出,因過去數年本澳缺乏用於發展的土地資源,造成非博彩元素表現不佳。 “自2008年公司上市以來,澳博的非博彩業務員工人數每年穩定增加1%。”他強調說。

將於2017年開幕的上葡京是該公司於路氹城投資開發的最新項目,可被視為發展另一非博彩元素,他說,因該項目的業務中,超過95%屬非博彩元素。

銀河娛樂評論中期報告的聲明中寫到,作為香港大亨呂志和旗下的企業,始終把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目標作為公司發展目標。 “(我們)希望與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保持有效溝通。”聲明稱。

金沙中國也發表了類似的聲明,指出報告令公司“深入瞭解澳門政府就推動本地博彩行業發展所作出的指引、方針和政策。” 

額外牌照?

雖然行業觀察人士認為營運商的現有賭牌極有可能順利續約,但對當局會否發出第七個牌照意見分歧。

里昂證券博彩分析師Aaron Fischer在澳門最近舉行的年度盛事,2016亞洲國際博彩娛樂展上表示,由於近兩年博彩收入暴跌,現在談論牌照續約仍為時尚早。他補充說,政府或將決定增發一個牌照予本地企業,但未有詳細解釋。

有關向本地企業發出第七個博彩牌照的揣測已醞釀了一段時間。香港風險諮詢公司Steve Vickers & Associates去年在一份報告指出:“來自美國的企業,如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與永利度假村,加上中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可能誘使澳門政府向本地競爭者發出新的牌照。”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和永利度假村有限公司分別為金沙中國和永利澳門的母公司。

該香港機構認為,本地衛星賭場,即六大博企批出的第三方管理娛樂場,以及本地大型貴賓廳集團均有可能成為候選人。已有人士明確表示收購博彩牌照的意圖,其中,以澳門勵駿創建有限公司聯席主席兼行政總裁周錦輝最為突出。澳門勵駿在澳門置地廣場和澳門漁人碼頭經營娛樂場業務。周錦輝曾多次宣稱,本地市場需要更多的競爭。其公司並沒有就該事件作出即時評論。

有限空間

然而,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曾忠祿教授認為,當局缺乏增發牌照的動機。

“就算政府希望為市場引入新成員,但現在新的運營商亦沒有土地興建娛樂場,與其他對手競爭。”他指的是政府承諾,五塊新填海區域將不會用於博彩業發展。曾教授還認為,博彩運營商現在持有的土地批租期比其博彩牌照期限長,難以發生任何實質性的改動。

德意志銀行指出,本地主要博彩項目的土地批租期於2026年至2038年間屆滿。例如,澳門金沙娛樂場為金沙中國的旗艦物業,位於澳門半島,土地批租期將於2028屆滿,澳博上葡京項目的土地批租期至2038年屆滿。這意味著,運營商即使手上的賭牌失效,仍可繼續經營,只是無法繼續娛樂場業務而已。

“這是當局繼續博彩市場現狀的理想選擇。”曾教授說,“鑑於過去的經驗,政府反而應該投入更多精力,加強行業監管。”

多元化

博彩行業消息指出,第七家博彩運營商的選擇是不可行的。 “自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北京已多次強調澳門應發展經濟多元化,降低對博彩業的依賴。”消息人士稱,“增發博彩牌照將向市場發出極之錯誤的信號,誤導人們對中央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期望的理解。”

自習近平主席2012年年底掌權以來,中央政府始終不懈的努力,打擊全國各階層的貪腐現象,成為澳門賭場的主要阻力之一。受到反腐敗運動和中國內地經濟放緩的影響,澳門去年博彩收入下跌了36%,兩年前的輝煌已一去不復返。

行業人士預計,當局將在牌照續期談判中設定更多先決條件,亦促使娛樂場營運商支持本地其他行業和中小企業的發展,制定博企向本地中小企採購物資或服務比例。

儘管對博彩行業的評價積極,中期報告指出,因博彩業發展帶來的租金高企和勞動力緊張,對中小企業造成了“排擠效應”。報告提到部分本地企業正面臨困境,當局致力促進中小企業與博彩運營商之間的合作。繼檢討報告公佈後,銀河娛樂及新濠博亞娛樂有限公司分別與澳門中華總商會合作,推出本地中小企採購程序,共同分享經濟成果 

過去的美好時光

雖然政府仍未公佈牌照更新的安排,例如會否採取如2001年般以全球公開投標的方式,有人卻認為,國際企業或對進入澳門市場表現冷淡。

“路氹新投資高達數十億美元,預計回報將低於過去的30%至40%。”在尼泊爾及越南擁有娛樂場業務的 Silver Heritage Ltd業務發展總裁Tim Shepherd如是說,“澳門投資回報率的美好時光已不復存在了。”

里昂證券估計,路氹即將開業賭場的度假村的投入資本回報率(ROIC)均值約為17%,與市場高峰時期的回報率50%相比,出現了顯著下跌。里昂證券補充到,然而,與其他地區的市場相比,澳門ROIC仍然表現較好。

隨著市場基本面不斷變化,Tim Shepherd說,他沒有看到任何企業有興趣開拓澳門市場,並指出,大馬雲頂集團和美國凱撒娛樂公司也因未能在澳門興建娛樂場而全面退出。

凱撒娛樂2007年投資5.78億美元(澳門幣46.2億元)興建佔地175英畝的高爾夫球場,旨在為本地一家博彩綜合度假村帶入綠色。但五年後,球場以4.38億美元出售,時任首席執行官Gary Loveman解釋,澳門當局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將不會向美國營運商增發娛樂場經營牌照。

據媒體報導,雲頂集團也於今年清理及結束了在本地的分機構雲頂之星(澳門)有限公司。據稱,該公司原本計劃參與鄰近澳博葡京娛樂場的發展項目,與澳門博彩大亨何鴻燊合作,成立衛星賭場。但雲頂因與何先生的關係備受新加坡當局質疑,不得不撤資。雲頂集團經營着星加坡的其中一家博彩綜合度假村。

人手壓力

除了非博彩元素和對中小企業的支持,預計博彩運營商將為牌照續期而應對來自勞工團體及政府越來越大的壓力。當局在五年發展規劃中闡明,推動本地僱員在博彩企業任職中高層管理人員的比重持續提升,爭取由2014年的80.8%提高到2020年的85%左右。

澳門博彩業職工之家會長梁孫旭批評,中期報告“不全面”,未有涵蓋多個工人關注的問題。除了薪酬外,工人還關注自身享有的福利、工作環境,及娛樂場控煙,他說。 “控煙問題與員工的健康息息相關,因而受到大家的特別關注。”他認為,應當儘快實現娛樂場全面禁煙。

目前,娛樂場主要樓層均設置休息室供客人吸煙,然而,仍有部分賭場員工投訴法律未有嚴格執行,工作條件沒有得到改善。

梁孫旭建議當局可在續約談判時強制要求博彩運營商的企業履行社會責任,並根據其表現免除收入所得稅。本地博彩企業現今上繳博彩特別稅,為博彩毛收入的35%,無需支付企業所得稅;而娛樂場則仍需要為非博彩業務收入支付企業所得稅。

立法會議員麥瑞權提出了類似的稅收計劃,卻旨在促進不同的結果。 “澳門博彩行業目前面臨著來自新加坡、菲律賓和越南的激烈競爭,當地的博彩稅率低至10%-15%。”麥瑞權最近在立法會會議上說。為繼續發揮澳門的優勢,當局應為續約談判設立靈活機制,根據運營商履行社會責任的表現,實行特別博彩稅加息或回扣。

雖然中期報告沒有解決任何關鍵問題,摩根大通的分析師依然告訴投資者,這為低迷的博彩市場帶來了好消息。“目前,沒有負面消息大概便代表積極一面了。”他們寫道。

 -----------------

加強貴賓廳行業監管 

最近發表的本地博彩業中期檢討報告強調了當局對澳門貴賓廳業務加強監管的承諾。

該份報告由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負責,當中寫到行業需要“加強監督”,因目前業務存在諸多問題,如部分貴賓廳的賭檯底、博彩中介人議價能力過大,同時,未有查明客戶背景便進行放貸業務。研究所建議政府通過“放蛇”行動打擊賭檯底活動。

澳門博彩中介人協會會長郭志忠對此表示歡迎。 “業內人士接受放蛇行動:只要依法經營,便無需擔心。”他說。 “但政府也必須考慮如何保障中介人的利益。”

去年郭志忠所屬的協會提出的其中一項舉措是建立中介人數據庫,分享欠貸不還的客戶信息。作為本地博彩監管機構,博彩監察協調局稱,正在調查此事;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表示,仍在研究有關數據庫會否會違反本地個人資料保護法。

郭志忠認為建立數據庫的提議可行,只要限定其只供博彩中介人查閱賭徒資料。“政府應該考慮採取更進一步行動,禁止長期欠債的玩家踏足娛樂場。”他說。

受到內地經濟放緩和反腐敗運動的打擊,貴賓廳業者難以追討內地欠款。郭志忠估計,目前只可收回20%-30%的債務,而2013年收入的債務比重為70%。大和證券集團四月發表報告也指出,澳門貴賓廳業務壞賬總額超過三百億港元(38.6億美元),未包括賭檯底所產生的債務。

摩根大通分析師DS Kim和Daisy Lu認為,中期報告對貴賓廳業務的描述是“唯一有趣的部分”,但“不是全新內容”,因為澳門當局已多次談及加強有關業務監管。

陳達夫自去年12月起出任本地博彩監督機關負責人。他認為,自己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加強對博彩業的監管,特別是中介人業務。今年年初實施更為嚴謹的財務管制,中介人必須每月向監管機構提交財務報告,以及提供財務負責人的詳細信息。在中期報告的記者會上,陳達夫說,現在審查80家中介人企業,看其是否遵守新的財務準則。

另外,當局四月份透露,現在研究加強中介人申請資格審查;即把最低保證金由目前的澳門幣十萬元(12,500美元)調高至澳門幣一千萬元。五月,禁止在賭檯範圍使用電話,以打擊電話投注。

據報導,隨著越來越多規管制度的落實,有中介人正把部分業務轉移至其他鄰近的司法管轄區,如菲律賓和越南,帶走澳門市場的內地高端賭徒,因而貴賓博彩收入在過去兩年下跌超過46%。郭志忠指出這種持續趨勢確實存在,但內地客人依然偏愛澳門,因這裡離家較近,安全度高,並且是講同一種語言。

“澳門仍然有自己的獨特優勢。”他補充說。

T.L.
---------------------

中期檢討報告要點

1.  對本地經濟的影響:令澳門成為世上經濟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行業占本地生產總值(GDP)比重由2001年的18%飆升至2013年的88%;低失業率;帶動其他行業發展,包括酒店、零售、餐飲和會展; 推高通脹和房地產價格

2.  對中小企營商環境的影響:2002年至2014年間的中小企數量增加了近35,000家;通脹增加及人手短缺對中小企造成排擠效應

3.  博彩與非博彩元素的聯動效應:旅客非博彩消費總量完全可媲美拉斯維加斯;2014年澳門旅客非博彩消費總額達七十七億美元(六百一十六億澳門幣);六大博企2014年的非博彩元素收入為二十九億美元;非博彩員工數佔博彩企業僱員總數比率由2002年的8%上漲至2014年44%。

4.  對社會的影響:政府用於發展基礎設施的收入增加;居民向上流動;博彩業從業員更容易出現問題賭博;與賭博有關的罪案比率由2007年的12.8%上升至近年的約30%。

5.  博彩承批及獲轉批給公司履行合約狀況:六家運營商於2002年至2014年間在澳門的總投資額達2623.1億澳門元 (US$327.9億元)。

6.  六家博企的運營:角子機、中場賭檯及貴賓廳複合年增長率分別為26%, 28%和25%;非博彩元素收入占2014年全年收入6.6%;非博彩本地員工與非本地員工比例為77:23;管理層本地員工數量占比為82%或以上。

7.  營運企業社會責任:為旗下員工提供交通服務,為外地勞工提供住房津貼;銀河及新濠博亞在鄰近城市,例如珠海,為外地員工安排住宿;澳博及金沙中國超過80%的產品和服務均來自本地採購。

8.  法律規範: 違規案件呈下滑趨勢;2012年至2014年,營運商僅上報31-47宗違規案件。

9.  博彩中介人:現存問題的領域,如附加赌注、電話投注及貸款前的審核;需完善制度。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