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2016/07/21, Thursday

 

敵人:公開辯論


我們理解,每逢政治領域發生重大轉變,那種對權力和利益的渴望,儘管真正的企業家能夠預測變革,與那些重要崗位的候選人交往,並向他們提供資金和協助。

歐洲、美國、亞洲,甚至稍欠發達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都是一樣的。那為什麼澳門要與眾不同呢?

不同之處在於政治制度。對某些國家而言,權力的遊戲、媒體的蠢蠢欲動和議會的激辯更趨謹慎微妙。若情況發展不如理想,監管機構和調查人員立馬展開行動。最終,決策的好與壞經選舉評定,並取得平衡,無論是市政機構、立法機構,還是總統選舉,均無一例外。

在其他國家,這一切取決於企業的支持或親友資助所獲得大量​​的捐助。在這些地方,這一切都有賴於小圈子為維護壟斷和直接領導而付出的不懈努力;杜絕國際投標的發生和跨國企業進入市場,唯恐他國發現本土企業的不合時宜。在這些地方,拉幫結派取決於一種顧客系統向公眾發誓保護的同一社會機制發動攻擊。

若這些還不夠,他們還通過撒佈當地居民飯碗朝夕不保的謠言及設置障礙阻止新知識的傳入,以此試圖喚起公眾的無知和誇張的保護主義。很顯然,這些障礙必定把當地人及資源的諸多弱點公之於世,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那些為不透明業務而聘用他們的企業亦被揭發。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計謀往往無法阻擋部落主義,因而無法做得更好。

誰對透明的裁決感到懼怕?

數天前,某本地報章刊登了以下內容:“保護路環及相關工作的透明度似乎與立法會成員投票反對有關問題的辯論毫無關聯。出租車成為接下來即將開展討論的主角。”

換而言之,即便我們手上有大量審計長和廉政專員質疑公開裁決所涉及的貨物或服務處理不當的報告,誰會公開制止有關的辯論?少數因獲得公眾支持而展現了驚人力量的立法者認為,這並非恰當的時機。

泛民主派人士認為,當擔心“官商勾結和腐敗”的聲音達到一定程度時,立法會的大多數議員便選擇否決辯論。支持者們不希望創建更透明的機制,只是單純地為了討論而討論。大部分人士認為這不是恰當的時機。我們可以即時從中提取結論,而且與真相相差無幾。

否定關於路環未來的辯論,等同於又一次否定了歷史,這應該使“人民代表”感到驕傲。

關於澳門綠肺的辯論,社會目前分成了兩派:商業項目的支持者和號召保護這片土地生態系統的人士,不難猜想多數立法會成員已站到了金錢那邊。因此,機會的缺失阻止了另一場爭論。

縱觀數十年來,這一直是社會常態。這是實現業務目標和保護壟斷的唯一途徑,惠及了小數,卻傷害大眾。

類似的例子讓“商業”一詞蒙上了灰色色彩。有的事情是不可以辯論的,鑒於其不合時宜。那些適當的、重要的論點,如的士,本是無足輕重的小菜,卻被當成社會的消遣,滿足人們的辯論慾,主菜被放到了一旁,只有少數人才能享受它們帶來的碩果。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也在澳門。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