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ad4
作者 雅士度   
2016/06/13, Monday

 

客源多樣化至關重要

經濟財政司司長是接受Project Asia Corporation集團專訪的最後一位司長。Project Asia Corporation集團轄下設有眾多分支機構,包括《Macau Business》與《商訊》兩份商業雜誌及《澳門商業日報》。梁維特司長通過訪問向各博企發出了清晰的信息:賭枱將不會平均分配,非博彩行業投資及其他因素決定最終分配結果。澳門現正向租賃融資模式靠攏,望藉此促進經濟多元化,大型會議則成為整個會展行業中最強勢的組成部分。 

我們花了很多精力去準備這次採訪,終於能夠如期舉行。梁維特及其團隊成員對訪問內容一無所知。他們不是沒有嘗試了解我們想提出的問題,但和以往一樣,因出版社秉承的道德原則,被婉言拒絕了。

訪問終於正式開始。原定45分鐘的採訪被延長至一個半小時。博彩是最近的城中熱話。16年前,行業開放後展翅高飛,且成績斐然,2012年和2013年更是表現達巔峰,隨後業績呈直線下滑,跌至貼近現實的水平。但澳門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博彩聖地,收入為拉斯維加斯的四倍。

經濟財政司司長笑意盈盈地接受記者提問,準備與我們坦誠相見。但他仍未準備亮出底牌,僅希望藉此機會傳遞信息:“賭枱分配是管理和監督博彩業的重要手段,將用於刺激博彩運營商投資非博彩元素及其他項目,為澳門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作出貢獻。”這意味著,當局“不會平均分配賭枱。”信息收到了,非常清晰。

那貴賓廳業務又如何?有任何立足之地?當然,相信政府。但是,正如所有分析師所言,很可能無法重現過去盛況。大眾市場將維持現狀,然而官方認為,“可能對客源多樣化產生積極影響”。正如生活中充滿變化一樣,博彩亦如是,他說。以前,每當提起市場,我們總是從需求方的角度入手,現在的觀念已悄然改變成‘重組供應商’,這意味著我們必須不斷地改動有關因素,為行業健康發展主動出擊,創造有利條件,這是成功的唯一途徑。”梁維特說。

正面的預算結餘

營收方面,若月均收入保持澳門幣180億元,直到年底,那麼今年的本地總收入將比2015年的少5.5%。梁司長未有表現出任何悲觀情緒:“根據現有數據,今年第一季度的博彩總收入跌幅為13.3%。 2015年的博彩總收入達澳門幣2,308元。在草擬2016年預算的時候,總收入預計為澳門幣2,000億元,跌13.35%。因此,實際跌幅比預期的理想。到目前為止,根據之前的估計,我們有信心實現收支平衡,結餘金額約34億元。”

然而,梁司長解釋,需要“改變” 澳門過度依賴單一行業的現狀。我們的客源均產自同一領域,因而需要發展非博彩元素,投入更多,以提升澳門在世界舞台上的旅遊競爭力。實現客源多樣化至關重要。”梁維特對記者說。他認為,大眾市場的表現較為穩定。這部分業務對房間和餐飲的需求更甚於貴賓廳,不但需求增加了,“亦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因為中場需要更多人手。在政府期望博彩運營商投資更多非博彩設施,吸引更多家庭訪客而非單獨個人的背景下,大眾市場肯定是大勢所趨,他解釋到。

我們認為司長變得更自信了,這似乎是更進一步的理想時刻。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規定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的博彩專營權最多只能續期至20年,比何鴻燊當初的多了兩年,而其他兩家運營商簽訂的專營權合約均為20年。對賭牌有何計劃?為澳博的賭牌及美高梅持有的副牌分別續期兩年,還是公開招標?梁維特未能回答有關問題。他對此表示歉意,並解釋:時間還沒到。”

這不是他迴避的唯一一個問題。當被要求評論陳明金議員關於設立全民基金公司投資博彩業的提議時,梁司長亦拒絕回應。目前三家企業擁有特許經營權及另外三家企業擁有副牌。直到合同結束,我們才不得不討論是否更新合約。到目前為止,仍未作出任何決定。”他表示。

對於路易十三這個“世上最奢華酒店”旗下的娛樂場,梁維特重申了曾在立法會中發表的聲明。所有與娛樂場和賭枱有關的要求必須通過博彩專營牌照持有者申請。時至今日,我還未收到所提及賭場的任何申請。若我們真的收到了,將綜合分析所有細節。”他指出。然而,從法律角度而言,“法律沒有禁止在路環開設賭場。”他補充道。

MICE: 灸手可热的大型會議

曾幾何時,MICE(一般會議,獎勵旅遊,大型會議及展覽)曾是政治時尚焦點,並被認為是邁向經濟多元化的途徑之一,需要政府支持。然而,去年業績卻表明,這種說法言過其實了,該行業對GDP貢獻不到0.05%

梁維特表現坦然且平靜。或許是因為他的前任已經妥當解決有關目標。 MICE“分不同的階段。”他說,我們將改變以前無休止舉辦展會的發展模式,改變過去‘越多越好’的觀念,大力推動行業茁壯成長,且過渡至成熟階段。這正是我們提出大型會議優先政策的理由。”

大型會議成為整個理念的支柱。因我們認為大型會議帶來的客戶擁有較高消費能力,且消費模式與本地零售和服務業契合。”

根據2015年的數據,超過七成展會在同一地點舉行,使用同一硬件,從而使客戶更為集中。不同規模的會議分別在不同地方舉行,將推動更廣義的客源共享,促成不同區域舉辦活動。”

從梁維特的解釋來看,這類似於貴賓廳和大眾市場的概念。為了避免集中,把旅客分散至不同區域,旅客消費亦然。他闡明道:“我們談論成熟的經濟多元化,發展博彩業和本地經濟,應當把所有相關措施納入考慮;但這些措施不應只有利於分流客戶。相反,這些舉措應促使多方分享這些客人帶來的效益。”

就其未有認同GDP重要性的觀點,司長爭辯道,GDP是“評估經濟多元化的”指標之一,但是,我們也需要考慮整體就業、就業選擇和創業數據,全面綜合分析,在實現成熟的經濟多樣化道路上做得更好。作為司長,我密切關注GDP數據和博彩收入的萎縮,在目前的經濟調整階段,澳門失業率1.7%微漲至1.9%。若其他地區的支柱行業下跌超過30%,且GDP萎縮超過20%,這個城市或將出現混亂局面。但在澳門,我們的復原能力和活力依舊。”

正如梁維特所說的,實現經濟多樣化是艱鉅的任務,但“今年的業績將比去年同期的好,而明年的表現則比今年的優秀。”他斷言。

訪問被打斷了兩次,只完成了四分之一進度,然而記者卻堅持繼續,訪問最終改到下一個星期。梁維特團隊負責人表示,我們並不習慣這樣,他通常只有1小時的時間。”我們把它當作一種恭維,並笑著認同道:“是的,有些人覺得看到我們是一種痛苦……

多元化是一個謎?

接下來的星期一晚上,司長就如何促進澳門經濟多元化的想法做了總結。他的選擇是“澳門特色”的金融行業。

“中央政府曾多次在2015年及2016年的工作報告中提及”香港和澳門的獨特優勢,“一國兩制”使兩個特別行政區有別於其他內地城市和地區。澳門則作為“與葡語國家的獨特連接。”

 “就金融行業及該行業與部分國家政策的銜接,我們必須考慮到, ‘一帶一路’的建設與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亞投行)資助的項目,均促使中國政府必須投資某些大型設備。重型機械出口是不可避免的,我們正嘗試採用融資租賃模式,把部分流程引到澳門進行。澳門只能採取這種不佔用大量物理空間的模式。作為中葡平台,這裡已經建立了的基礎架構將允許交易以人民幣結算,使我們未來能夠參與國家項目;換而言之,澳門將以金融租賃的方式支持機械出口。此外,澳門為貨幣自由流動提供稅收優惠,且擁有一定優勢。”他解釋說。這是艱鉅的任務,是否可行?不僅可行,它也為其他業務打開大門,“諸如註冊和保險業務等。”他說。梁司長顯然相信,這一金融業務將迎來“嶄新的現代服務業”。

我們只能希望。但是,具體什麼時候?明年,還是五年?

 “羅馬非一日建成。為了使行業表現良好,需要法律和財政基礎設施的配合,以及充足的人才配備。這是我們能夠邁出第一步並建立可持續發展未來的唯一途徑。”梁維特解釋說。我們將耐心靜候並隨時提醒他。 他笑了。

中小企援助

博彩收入下降時,政府快手實施緊縮措施,並因此備受批評。畢竟,該行業收入暴跌並未把澳門推向危險的境地。收入仍然超過支出,政府不曾執行一半《行政當局投資與發展開支計劃》(PIDDA)預算,庫房始終保持資金充裕。所以,我們質疑,推動區內經濟和消費以抵消日益縮減的外國投資,是否更有意義?

梁維特否認財政緊縮措施推行過快,並解釋了背後的意圖:“促使公共行政部門減少開支。

 “正因為如此,我們沒有調整2015年及2016年預算中的社會福利開支。當時,我正打算增加2015PIDDA的支出百分比。我同意刺激GDP的動力來自出口、投資和消費。這三個因素必須同時進行。當我們發現出口業務表現欠佳時,必須採取行動,例如增加公共投資和支持私人投資。然而,就削減公共行政支出方面,我想強調,這觀念適用於五湖四海,不只是為經濟困難而設的。”

隨著時間推移,採訪進行了一半,下半部分將探討支持中小企的必要舉措。梁維特亦有類似打算,而來自政府的援助無非是減免更多稅務。並不僅僅如此。”他說。他與團隊都認為話題進入了較為舒適的範圍,還提供了若干圖表,以證明政府的努力。

“當局推出稅豁免計劃。 B組中有98%的公司獲得免稅資格。最重要的是,我們將繼續為中小企提供免息貸款,並通過擔保機制,協助中小企成功申請銀行貸款。”這位經濟財政司負責人稱。

 “我們也推廣培訓課程,就人力資源方面,我們發現可供中小企業選擇的人力資源也有所增加。”此外,他總結道,“在所有推動澳門經濟事務的工作中,政府側重於促進區域合作的舉措。‘澳門週’活動旨在幫助中小企業進入中國內陸省份的市場。食品集散中心已經開始運作,允許零售商和潛在客戶進行線上和線下接觸。”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