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BI_current
2016/06/13, Monday


的士修法僵持不下

評論員認為,針對的士司機不當行為的管制行動遲緩,至今仍未能穩定各方,然而,政府必須關注事件發展,以防行動進一步升級。

逾五十名司機組成人牆,包圍治安警交通廳大樓,數十名司機更一度與警員發生衝突。在四月初的這個午夜,這場長達兩小時的對峙中,一名司機倒地。該名司機聲稱被警方毆打,卻遭到警方的極力否認。據稱,這場衝突的起因是有的士司機因交通違規而被檢控,的士司機指責警方“針對執法和濫權”,這種說法亦遭到警方否認。

事發前,已有部分的士司機對當局感到十分不滿。政府三月下旬宣布,由於本澳的士服務質量備受批評,擬收緊對的士行業的監管。雖然,評論人員認同當局對不法司機的監管是遲來的監管,但有人敦促政府當採取進一步舉措,以防止局勢進一步升級。

近年來,本地居民和外地旅客對本地的士服務的投訴不斷增加,特別對的士“釣魚”揀客(選擇付高額車資的乘客)的營運方式感到不滿。社交媒體Facebook 2014年組建了Macau Taxi Driver Shame群組,至今已有5,500位成員在群組中分享各自的可怕經歷。

輿論壓力不斷增加,政府三月初宣布,即將收緊《的士規章》:的士司機一年內累計四次違反《的士規章》,將被釘牌,違規行為包括濫收車資及拒載。該《規章》自1999年出台之後實施至今,從未被修訂。交通事務局稱,兩年前已對文本的大方向進行了公眾諮詢,修訂版本即將完成。但該局未有說明是否就修訂版本作第二次公眾諮詢。

負面形象

交通諮詢委員會主要職責為就本地交通運輸政策提供建議,高冠鵬為委員會成員之一。他認為,一小撮不良分子影響了整個行業的形象。《的士規章》的本次修訂通過加大罰則打擊的士司機牟取暴利的行為。”他解釋道,社會對於加重處罰的意見不一,這可進一步探討。”

澳門的士司機互助會理事長郭良順也歡迎收緊管制。他說:過去幾年的博彩業興盛,有司機希望借此機會快速斂財而選擇入行。”目前,最高的違規罰款僅澳門幣1,000元( 125美元),不法司機走兩次便可賺得類似數額。”

 “由於公眾目前對行業較為不滿,我們當中有的成員都不敢承認自己以開的士謀生。”郭良順說。

車主不滿

2016年第一季度,治安警察局錄得約1,277宗的士違規,與去年同期的1,724宗相比,下跌了四分之一有多。然而,相較之下,2014年全年僅1,666宗的士違規案件, 2015年與2016年的數據仍處高位水平。

據《規章》的修訂文本,的士車主也將因的士司機違規而遭受處罰。車主名下的士,若在12個月內首次累計違規8次,的士會被停牌7天,而第二個8次違規,的士會被停牌 1個月;第三個 8次,則會被處分至最多的停牌3個月。

澳門的士聯誼會常務副主席戴錦良雖然贊成加重處罰,卻不接受車主因的士司機違規而遭到處分。車主無法控制司機的行為;最多只能停止與不法司機間的租約。”戴錦良說。他本身也是一名車主。

“車主可以把的士租給其他司機,但他們也可能再次違規呀。”他說。對車主處以罰款比停止營業的處分更容易接受,他補充道。為表達對修訂計劃的擔憂,當中包括對在車內安裝錄音儀器的憂慮,27名的士司機4月中旬在城中抗議,隨後把請願書交到交通事務局。

職責所在

交通諮詢委員會會員高冠鵬稱,車主也應追究違規司機的責任,因為兩者共同分享的士帶來的經濟成果。的士司機每賺澳門幣2元,當中的0.3元或0.4元歸車主所有。”他說。

然而,交通運輸業總商會副理事長凌世威卻認為政府更應負起本地的士服務素質恶劣的責任,而非車主。只責怪行業,這是不公平的,肩負管理交通和道路路況責任的政府也起著重要的作用。”他說。

談及部分的士司機及車主對《的士規章》修訂計劃的反彈,以及有市民認為當加重處罰時,交通事務局局長林衍新四月告訴記者,目前的建議綜合參考了“城中的不同意見”,是“恰如其分”的。他繼而指出,在過去一年中,1,368台的士中,只有約40台積累違規超過8次,根據修訂後的《規章》,這些的士將受到停止營業七天的處罰。

臨界點

政治評論員、交通諮詢委員會另一成員黃東則相信,不管如何變化,本地的士服務質素在於當局如何執行落實相關法規。草擬的修訂文本既不十分苛刻,也並非寬鬆。”黃東表示。

“同時,政府應把城市的交通政策作為一個整體去解決。”他說,即便新的政策推行了,但交通流量和道路條件未有改善,舊城區的居民將依舊難以打到的士。”。

政治評論員黃東還強調,當局應深入瞭解行業,了解他們的難處,因為有業界人士認為自己被政府和公眾孤立了,詆毀了。的士行業應該理清造成公眾不滿的背後原因,同時,政府亦應傾聽行業的聲音。”他提出警告,若得不到政府積極的回應,的士司機與車主將很有可能採取抗議和遊行的行動。”

 罷工的陰霾

但是,當局顯然未有聽取業界的意見。凌世威說,交通事務局仍未應業界今年三月提出的要求,與他們舉行會面。我們支持改善法規,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但政府未能與業界保持溝通。”他抱怨道。

若訴求不能得到回應,其組織會否計劃下一步行動,凌世威對此未有評論。但一位來自的士行業,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稱,若當局仍無動於衷,他們將考慮採取抗議,甚至是罷工的方式。只有27台的士參與了最近的一次抗議活動,參與人數較低,因為有人擔心行動將收到反效果。”該位人士說。如果政府仍然沒有反應,那麼,下次將有更多人參與。”

澳門的士司機互助會的郭良順支持修訂文本,但他建議設立三方委員會,包括政府官員、的士司機、車主及其他各有關方面,共同評估司機的違規行為,並非只由交通事務局單方面處理申訴。

他對前景充滿信心,但是,他說:“只要我們遵守規則,任何的改動或刑罰的加重,均不會影響我們。”

 --------------------

去投資化

每逢的士牌照招標,除了司機,還能吸引多方競價,因相關牌照一直被認為是投資工具之一,就和住房一樣。但是,當局已經決定,終止這種情況。

交通事務局四月宣布,將來的的士牌照將不會繼續採取價高者得的競投方式,該局期望“逐步去投資化。”目前,投得牌照的價格是當局考慮的唯一因素。四月開投的2508年期的士牌照,投標出價範圍為每個澳門幣87萬元(108,750美元)98.88萬元。

未來的的士牌照競投或分為個人和公司兩類。運輸事務局資料顯示,公司競投時,將綜合考慮價格、管理和財務狀況等因素,個人方面則會設置門檻,與的士行業相關的工作經驗將成為決定性因素。

澳門的士司機互助會理事長郭良順認同新的舉措,敦促當局參考新加坡的的士模式。在新加坡,除了個人經營的150台的士外,其餘近30,000台的士由6家公司分別管理。

“在政府和企業的雙重監督下,不法司機將被剷除,同時,司機的收入將更加穩定。”他說。

澳門的士聯誼會常務副主席戴錦良也贊成這個提議。他認為當局必須補償現有的的士牌照持有人,因新的牌照或將打擊先前的牌照價值。

2014年時值博彩行業高峰期,轉售永久的士牌照高達澳門幣1,000萬元,等同一個豪宅單位的價格。在目前澳門的1,368台的士中,約650台持永久牌照,其餘的有效期為10年或8年,以禁止轉手銷售。

除了的士服務,公眾亦關注本地的的士數量能否滿足60萬居民及每年超過3,000萬人次旅客的需求。立法會議員陳明金最近向政府提出書面質詢,質疑當局的一項研究稱1,5001,700台的士便能滿足本澳對的士的需求。

“目前的問題是,道路狀況不能容納更多的士或車輛。”郭良順說,這使人們難以打到的士,新的車輛亦被困於交通堵塞之中。”

 -------------------

灰色地帶

《的士規章》修訂條例或有違《個人資料保護法》,行業觀察人士稱。

交通事務局公佈的修訂文本鼓勵的士安裝監控設備,記錄車內的談話,可作為處理投訴個案的證據。但是,這令社會質疑會否侵犯了乘客的私隱權,而引入「被動式放蛇」執法亦引起熱論。

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在一份聲明中稱,正研究分析《的士規章》的修訂方案及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安裝監控記錄設備的合法性。

 

Call-outs

澳門的士司機互助會理事長郭良順說:“由於公眾目前對行業較為不滿,我們當中有的成員都不敢承認自己以開的士謀生。”

2016年第一季度,治安警察局錄得約1,277宗的士違規,與去年同期的1,724宗相比,下跌了四分之一有多。然而,相較之下,2014年全年僅1,666宗的士違規案件, 2015年與2016年的數據仍處高位水平。

“同時,政府應把城市的交通政策作為一個整體去解決。”交通諮詢委員會另一成員黃東說,即便新的政策推行了,但交通流量和道路條件未有改善,舊城區的居民將依舊難以打到的士。”。

只有27台的士參與了最近的一次抗議活動,參與人數較低,因為有人擔心行動將收到反效果。”的士業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消息人士說,如果政府仍然沒有反應,那麼,下次將有更多人參與。”

2014年時值博彩行業高峰期,轉售永久的士牌照高達澳門幣1,000萬元,等同一個豪宅單位的價格。在目前澳門的1,368台的士中,約650台持永久牌照,其餘的有效期為10年或8年,以禁止轉手銷售。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