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ad4
作者 黎祖賢   
2016/04/08, Friday
外僱緊箍咒

去年,政府為了增加本地居民的社會流動性和上升空間,博彩及相關行業獲批輸入外僱專才的申請跌至有史以來最低位。

自2013年以來,“本地僱員的向上流動性”這一說法就經常見諸澳門政府官方文件和發言中。在年度施政報告中,特首崔世安首次強調他帶領的政府將“促進博企等大企業更積極地吸納更多本地僱員加入管理層。”
崔世安發表了上述講話後至今已超過兩年,似乎政府和博企都急於兌現這個承諾,一份持續的博彩業中期評估向全球顯示,大量高額玩家的到來除了讓博企和商人受惠外,同時亦有益於社會。那麼政府如何促進更多本地僱員在私企晉升管理層職位?答案很簡單,就是限制外僱配額。
負責管理外僱配額的人力資源辦公室數據顯示,2015年該部門共處理了來自博彩及娛樂業的1,369份外僱專才申請,通常此類僱員都會出任企業高層職位,但僅有1,075份申請獲批,其中包括新增和續期申請,批出比例78.52%。
這是自從人力資源辦公室於2011年開始公佈該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較2011-14年期間的90.14%低12%。去年,澳門各行業共有75.97%非本地專才的申請獲批或獲續期,是過去五年來第二低的批出率。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教學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祿認為,有關部門控制博彩業輸入專才外僱是“合理”舉措。“政府過去在為了促進博彩業發展,在批准輸入非本地僱員擔任管理層職位的申請上頗為寬鬆,或許現在政府認為是時候要收緊控制了,”他說道。
“正如政府近年來常提及本地居民的社會向上流動性,政府亦很可能限制高層職位外僱配額,從而為本地居民提供更多上升空間,”曾忠祿說道,“有關部門是逐步收緊而不是一刀切,因而不會對博企營運造成任何重大影響。”

經驗不足


去年,在與城中六間博企舉行的兩場會議上,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強調,在經濟放緩影響賭收,加上內地持續打擊貪污的大環境下,更需要著重保護本地居民就業以及上升空間。
“輸入外僱是為了滿足本地人資短缺產生的缺口,”一份政府報告引述梁維特去年與博企舉行會議上的發言。他更指出,政府不同部門可以為博企在員工培訓上提供援助,促進本地僱員晉升或跨領域工作的可能性。
“政府對審核新增配額或續期所需的時間和文件量都有所增加,”一位因問題較為敏感而不願透露姓名的博彩業內人士說道,“過去一年,外僱出任中層管理職位的難度普遍有所加大。”
“不但某個領域如此,基本上業內各領域都遇到這種情況,”該名人士說道,“我聽說某些博企就連申請領導層配額都有困難。”
除了博彩和娛樂業,酒店等博彩相關領域去年的專才配額申請批准率亦跌至最低。就酒店及餐飲業而言,有關部門在1,138名專才申請中僅批出了857個新增或續期申請,批出率75.31%,低於2011-14年期間的平均批出率87.82%。與2011-14年期間的年度批出率71.02%相比,去年零售業的批出率僅為56.22%,即482個專才配額申請僅有271個獲批。
人力資源辦公室在一份聲明中確認,政府正在減少某些大企業的外僱輸入配額:“特區政府承諾為澳門居民提供晉升和跨領域工作的空間,因而在政策和資源上雙管齊下,幫助更多本地僱員擔任中高層管理層職位。”
“在審核某些大企業或高端零售商輸入外僱的申請時,政府會考慮這些公司已經在澳門經營多年,應該有條件提拔本地僱員,”該部門表示,“因此政府會逐步降低其中高層管理人員的外僱輸入配額,並且企業不得為這些職位提交新的申請。”人資辦公室補充道,政府亦會根據本地經濟和市場人資供應情況審視具體配額。
“博企承諾為僱員提供培訓以及眾多晉升管理層職位的機會,”另一位博彩業界人士稱,“但本地僱員需要一定時間才能積累足夠經驗承擔更多責任,這個過程無法一蹴而就。”

工會壓力

針對博彩業的持續中期調查亦有研究博企的社會責任,近年來博企為僱員提供多種培訓,甚至推出保證直接晉升管理職位的培訓計劃。但本地僱員認為尚未足夠。
澳門博彩業職工之家是本澳最大勞工團體澳門工會聯合總會的屬會,會長梁孫旭對政府限制外僱配額表示歡迎:“自從08-09年金融危機以來,我們便一直對政府施壓,要求限制真人賭枱的外僱配額。”在澳門,只有本地居民才能擔任荷官和站台,非本地居民仍可擔任賭枱遊戲的經理、主管和總監。
“目前結果令人滿意,現在澳門博彩業的賭枱管理職位中只有不足100名外僱,”梁孫旭引述政府數據表示,“但其他領域亦應該作進一步調整,尤其是酒店和零售等博企的非博彩分部,從而增加本地僱員的晉升機會。”
來自工聯會的議員李靜儀同樣敦促政府根據本地經濟變化作出更多努力,“政府鼓勵本地博彩業僱員轉型至非博彩行業作職業發展,但如果這些行業的管理層職位仍由非本地僱員擔任,那麼本地僱員亦看不到良好的發展前景。”
她進一步指出,政府應密切監察博企如何確保本地僱員的流動性,並嚴格審核其外僱配額。

中小企難頂

除了限制外僱專才配額外,自從本地經濟從2014年中開始放緩,政府亦著手控制外地僱員整體數量增長。
人資辦公室數據顯示2014年及2015年的外僱配額批出率分別是58.37%和59.07%,而2013年則是超過67%。截至2015年底,外僱數目按年增加6.63%至181,646人,增幅低於2014年的23.58%。
全策顧問執行董事屠佶佶表示,博企等大型企業並非政府限制外僱數量的唯一受害者:“我們瞭解到市場消息指,無論是大公司還是中小企,近期申請外僱配額更加困難。”
澳門女企業家商會會長江美芬表示,儘管政府收窄外僱配額主要針對大企業和建造業,但中小企普遍亦受到
“更嚴格標準”拖累。
例如,過去中小企每僱用三名本地僱員即可獲批兩名外僱配額,但現在比例則降至每僱用四到五名本地僱員才能獲批兩名外僱,她說道。澳門政府從未就本地/外僱的具體比例頒發任何正式指引。但建造業除外,政府規定每僱用一名建造業工人,就可獲一名外僱
配額。
江美芬理解政府出於經濟下滑的考慮而需收緊外僱政策,但亦希望政府能明白中小企的困境。“中小企申請的外僱職位通常都是本地人不想做的低技能工作,”她說道。
議員李靜儀認為,澳門超過56%外僱均在大公司工作,因而有關部門應專注於收窄大型企業而不是中小企的配額。“考慮到本地僱員的上升流動性,有關部門亦應該限制大公司的外僱人數,”她說道。

-----------------

建造業致外僱總數增幅放緩

去年本地經濟放緩,建造業非本地勞工人數減少,導致澳門的外僱總數增長放緩。
2015年尾,隨著去年澳門兩大新博彩項目完工,建造業整體人數比2014年下降5%,共僱用43,482名非本地工人。2014年,路氹城一眾博彩項目建設如火如荼,曾驅使建造業外僱人數上升了75%。
總體而言,截至2015年底,澳門共輸入外僱181,646 名,外僱總數增加了6.6%,相比之下,在2014年,全澳外僱總數大幅增加23.58%。
酒店及飲食業一直長居聘用外僱最多的行業,去年末總數增至 48,101人,按年增13%;2014年末,零售及批發業則聘用19,490名非本地僱員,緩慢增長8.2%。
2015年,博彩及娛樂業外僱總數為13,935人,按年同比僅輕微上升5%。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