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中場與賓貴廳的博弈
gaming05
從三家博彩經營公司就2005財政年度發佈的年度報告書中可知,貴賓廳和中場出現了一些有趣的發展,說這些是趨勢還言之過早。報告書中反映澳博和銀河在除稅後的澳門博彩收入(GGR)佔有率有所下滑,尤其是銀河,它在博彩總收入中的佔有率由除稅前的近乎9%,滑落至除稅後微不足道的0.1%。另一方面,金沙在博彩總收入的比重,從除稅前的接近17%,激增至接近除稅後的30%。


影月 /文

澳門學者蕭志成曾對澳門現有的三家賭場經營者的財政進行研究,發現與它的兩家華人資金對手相比,外來的美國投資者更懂得如何使錢生錢。

蕭志成的研究,似乎驗證了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VS)主攻中場的策略是正確的。金沙集團專注於那些乘渡輪或長途巴士從內地抵澳的旅客,而非那些貴賓級的“大豪客”。傳統上,後者屬於何鴻燊的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澳博)的目標市場,而近期還成為銀河娛樂集團的囊中物。這些“大豪客”往往乘坐直昇機來到賭場。

金沙策略見效
澳門大學博彩管理課程主任蕭志成表示,當解構數據後,發現投資在金沙集團的每一元,可獲取的回報比投資在澳博或銀河的要好得多。 以前,觀察人士常打趣地說,為何造就澳門大部份博彩收益的博彩活動總是不顯眼?這意味著當地非常依賴那些在隱蔽豪華的貴賓廳豪賭的“大豪客”,普通人是沒法進去的。但是,這種情況正在轉變中。

金沙集團以中場為焦點的策略獲得了空前的成功,在第一年的營運中,澳門金沙娛樂場已收回2.65億美元的投資額。

澳博和銀河仍是營運貴賓廳市場的主打成員,而它們的新項目分別是將於今年年底揭幕的新葡京酒店和銀河星際酒店,可為它們在中場層面爭取更大的佔有率。無可厚非,隨著更多嗜賭的內地人湧現澳門,中場的魅力實在難以抗拒。很明顯,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VS)的澳門威尼斯人品牌,經傳媒的廣泛報導,已在公眾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從三家博彩經營公司就2005財政年度發佈的年度報告書中可知,貴賓廳和中場出現了一些有趣的發展,說這些是趨勢還言之過早。報告書中反映澳博和銀河在除稅後的澳門博彩收入(GGR)佔有率有所下滑,尤其是銀河,它在博彩總收入中的佔有率由除稅前的近乎9%,滑落至除稅後微不足道的0.1%。另一方面,金沙在博彩總收入的比重,從除稅前的接近17%,激增至接近除稅後的30%。

這三家博彩經營公司在博彩總收入除稅前後的佔有率出現明顯差距,反映中場可帶來較高的利潤。蕭志成表示:“在經營傳統貴賓廳時所需支付沓碼仔的開支,花掉了澳博和銀河部分的收入。”

他補充指出:很明顯,澳門金沙在針對中場所下的功夫,較為有效。

京華山—國際(香港)有限公司的分析師尤浩然指出,金沙所提供的確實與別不同。他解釋說:“當把三家博彩經營公司的業績相比較時,澳門金沙所經營的市場是有別於澳博和銀河的。澳門金沙與它的對手澳博和銀河有所不同,它不需依賴中介人,因此不用把收益與中介人分享。”

尤浩然認為,銀河在上一個財政年度的業績欠佳,主要是缺乏中場所致。“澳門金沙在適當的時機,填補了適當的空間。”

收益此消彼長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公司則估計有5%來自貴賓廳市場的收入,是用於支付沓碼仔的佣金,即使營運貴賓廳的平均費用只較中場的少1%,最終也會縮減從貴賓廳賺取的收益。

有些人認為澳門博彩市場中的大豪客階層已接近飽和,此後將出現眾多的娛樂場一起爭奪現有的市場。對金沙集團而言,這絕非其主席艾德森或其大股東的定位。艾德森指出,若說貴賓廳市場放緩的情況已成為趨勢,實在言之尚早。他認為,這情況之出現,可能內地打壓大豪客因素多於市場飽和。他相信“在我或你有生之年”,將不會有足夠的供應來滿足人們對各類博彩的需求。同時,如果認為金沙集團在某種程度上已放棄爭取貴賓廳市場,這樣的看法是過於天真。在明年將開業的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肯定吸引大量的豪客。但當華麗耀目的開幕過後,前往耍樂的豪客數目,可反映這品牌在超級富豪心中所享有的吸引程度。

但對於那些相信貴賓廳已接近擴展極限的人來說,這個現象可能引起循環不息的惡性競爭,迫使賭場經營者給予更多的免費配套和折扣來吸引大豪客和提高沓碼仔的佣金。這一切,將會再進一步使利潤下降。 

澳門服務業的文化和基礎建設,可能是另一個限制澳門貴賓廳市場持續擴展的因素。從路面的狀況以至街道的整潔程度,簡直無法滿足大賭客心目中預期的最基本奢華體驗,特別是那些“大額賭客”。比方,大豪客一般都乘坐私人飛機或私人遊艇前往耍樂的地方,在歐美的賭場渡假村就經常如此。他們不喜歡乘坐限時限刻的飛機航班,又或是乘搭直升機往返;之後還要置身於交通擠塞之中,透過有色的玻璃窗凝望一個又一個的建築工地。現時澳門還沒有遊艇碼頭,而據稱澳門的民航條例也對私人飛機的升降構成諸多限制。
 
根據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數據顯示,澳門博彩總收入的組成部分,在過去兩年間有明顯的轉變。在巔峰期,貴賓廳百家樂的收益佔本地區2003年度博彩總收入超過77%。可是,貴賓廳百家樂的比重在2004年便開始收縮,到了今年首季,更滑落至約58%的水準。
 
市場比重續變
不少分析家相信,到了2010年,中場的增長將會超過貴賓廳的增長。尤浩然預期在三年內,中場在博彩總收入中的比重將與貴賓廳看齊,或者超越貴賓廳。他相信,那些正在興建中的新穎迷人的賭場渡假村,可以吸引一些富有的老客戶和屬於中場的客人。

據蕭志成分析,訪澳旅客的數量與中場的增長呈正相關。假如內地沒有放鬆旅遊限制,中場在博彩總收入中的比重不會激增。內地“自由行”的逐步擴展,有關當局計劃興建港珠澳大橋以及澳門政府在海外積極推廣澳門,都可以為本地招徠更多的訪客。

此外,還有兩個因素對中場的增長具決定性影響,一是旅客的逗留時間,二是內地的消費水準。雖然後者不屬於澳門政府的控制範圍,但仍有很多方法可延長旅客平均逗留澳門的時間。

據政府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旅澳人士平均在澳門逗留1.2 晚 (旅客平均在拉斯維加斯逗留3.6晚)。約有52%的訪澳旅客僅在日間逗留澳門,或是晚上通宵留在賭場裡耍樂。一般來說,擁有更完善的旅遊設施,包括會議中心和購物中心,能延長旅客平均逗留澳門的時間。由雄心勃勃的金沙集團興建,於明年開業的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以實踐這個目標為己任。
 
有一些分析家認為,當那些由歐美經營者興建的娛樂設施落成和投入服務後,澳博將失去在業界內的優越地位。摩根士丹利甚至預言,到了2010年,澳博的市場佔有率將降至28%。

澳門理工學院科研處主管曾忠祿指出,澳博應採用更具創意的行銷/市場和品牌策略。他提出:“到目前為止,澳博仍扮演著跟隨者的角色。澳博沒有足夠膽量採用創新意念,而更重要的是,澳博缺乏作長線投資的遠見。”

不過,曾忠祿認為,要澳博在一夜之間對其經營模式進行全面改革,這是不切實際的,因為制度上的革新是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他說:“一個較為妥善的方式便是聘用更多歐美專才,吸取他們的專業知識,把新的思維注入公司內。”

今時今日,市場競爭激烈,如無法使賭客體驗全面的娛樂消閒享受,要贏得忠實賭客的愛戴,對賭場經營者來說絕不容易,普通的賭客更不在話下。在這場競賽中,擁有一流的設施和提供上等的服務已是最基本的條件。若按照拉斯維加斯的營運方式,在賭場內附設豪華品牌酒店、高格調的購物中心和其他一級設施,可能是吸引更多人前往賭場耍樂的關鍵,同時亦可使賭場經營者的收入來源變得更加多元化。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