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x105-chi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ad4
楊允中:澳門應建設成為“四個中心”

康平 /文

 

20yeung在今年3月舉行的十屆五次全國人大小組會上,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楊允中發言時,明確提出澳門的發展定位:有國際經營水準的博彩旅遊娛樂中心、有良好國際信譽的多重中介服務中心、功能進一步擴充的傳統文化交流中心和有巨大說服力的“一國兩制”展示中心。這“四個中心”的定位,饒有新意,引起了與會人士的關注,也受到了中央政府有關研究機構的重視。

 

目標定位再認識

“實際上,這些對澳門發展定位的構想,已經思考和醞釀好些年,也曾於2005年11月底在澳門舉行的一個學術研討會上作過系統的闡發。”從北京參加“兩會”歸來的楊允中博士接受訪問時,詳盡地介紹了“四個中心”構想的來龍去脈。

 

在這位學者看來,1999年12月20日澳門正式回歸祖國,是這個小城步入新紀元的政治分水嶺。從那以後,澳門就面臨著“向何處去”也就是如何發展的問題。其時,作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他已經在這一領域開始思考和研究了。他認為,回歸之後,澳門要比回歸前有更好的發展,就需要有全新的目標定位。“政治體制問題解決之後,最主要的就是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路向。

 

兩年前,楊允中注意到,中央在關於十一五規劃的建議中提到:“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和穩定。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嚴格按照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辦事,加強和推動內地同港澳在經貿、科教、文化、衛生、體育等領域的交流和合作,繼續實施內地與香港、澳門更緊密的經貿關係安排,加強內地和港澳在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發展、資源利用、環境保護等方面的合作。”此外,還有一段對澳門的專門論述:“支持澳門發展旅遊等服務業,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他的理解是:中央政府從總體上表明了在哪些方面支持澳門發展的方針,但對澳門自身而言,有關發展的目標還可以深化認識,進一步具體到定位上來。

 

楊允中說:“這個深化認識的過程,是一個漸進過程。”換言之,其間要經歷一個觀察、認識、評估,再觀察、再認識、再評估的不斷深化和提高的過程。

 

那麽,在回歸已進入第七年之際,在國家法定的最高議事機構重提“四個中心”,是否也屬於“再觀察、再認識、再評估”的結果呢?

 

現任澳門大學澳門研究中心代主任的楊允中表示,他之所以會做這個發言,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有感而發”。

 

風光背後有隱患

“澳門特區政府成立以來,在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人民安居樂業,城市知名度大增,獲得了海內外的高度評價。這都是可喜的一面,也是澳門值得驕傲的一面。”他說,“但毋容諱言,在GDP大增和高速發展的表像背後,也有一些潛在的隱患,既不能視而不見,更不應掉以輕心。”

 

楊允中指出,澳門在2002年開放博彩經營權是一個正確的決策,在這個龍頭產業引入了競爭機制,刺激了發展速度,也提升了管理水準。不過,擁有賭牌的公司從3家一變而為6家,4家已大展拳腳,還有2家將進入市場,自“金沙效應”出現,博彩業開始了“瘋長”的局面,新的項目動輒上千張賭枱、幾千間客房。“一張賭牌,究竟最少需經營多少賭桌,最多又可以經營多少賭桌,難道可以沒有任何限制?這使人不能理解。”他認為,目前,市場已進入惡性競爭,各家賭場不擇手段拉客,破壞了市場環境。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大半年來,本地和鄰近地區涉賭的命案明顯增加,凸顯週邊競爭的白熱化和相關成本的表面化。

 

另一方面,楊允中認為,這也反映出社會承受能力與市場發展規模的局部脫節。他指出,現在的澳門,賭場遍地開花。新口岸原先的規劃是CBD(英文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即中央商務區的簡稱),但現在大賭場林立,誰都知道這一規劃已不可能實現。不僅就業市場完全受到博彩業發展的主導,學校及青少年教育也受到衝擊,高中生輟學或是大學生畢業當荷官的比比皆是,流風所及,也影響到道德規範和價值理念。他語重心長地說:“在目睹博彩業蓬勃發展的同時,也絕不能低估其對社會成本帶來的負面影響。無論如何,博彩業像獅子大開口,吞噬著大量的社會資源,不能視之為一個健康社會應有的現象。”

 

多元協同是方向

楊允中進一步指出,過去澳門賭場的客人主要來自香港,從“自由行”實施後,內地遊客占了絕大所數,成為各家賭場的主要客源。

 

內地雖然初步建成小康社會,但畢竟還是發展中國家,經濟實力並不雄厚,要關注的方面還很多。“有限的資源隨著遊客的到來流入澳門,如果被外資博彩企業在與本土企業的競爭中拿去的話,那真是可憐而可悲!”他認為,他作為澳門居民和中國公民尤其是民意代表,對此有責任進行思考,也有責任表達看法。而一個負責任的政治家和政府,一定要正視這些問題,並拿出解決的政策、措施和辦法,才能進一步造福特區,造福居民。

 

正是基於上述理由,楊允中覺得有必要重申其關於澳門定位為“四個中心”的構想:一是有國際經營水準的博彩旅遊娛樂中心。因為博彩市場開放後效益初顯,澳門已成為全球博彩收益最大的城市,整體發展仍處上升區域。二是有良好國際信譽的多重中介服務中心。對三個服務平台與新產業開發基地如中醫藥、航空物流、資訊交換、環保產業、文化產業等可寄厚望,而發展總部經濟具有潛質。三是功能進一步擴充的傳統文化交流中心。在澳門,傳統中華文化為主體,夾雜葡萄牙文化,是個典型的開放型綜合性文化、資訊交流中心與人才培訓基地。四是有巨大說服力的“一國兩制”展示中心。這已初具規模並可以成為推進兩岸和平統一的重要示範基地和全方位服務中心,也可以稱之為“稀缺資源”。

 

楊允中認為,一個社區或社會的健康發展,不可能是單一的,而是綜合的,各種要素互為促進。因此,“四個中心”的構想,包含了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等各個方面。“任何單一的發展都會留下後遺症,十分危險!”他說,“對於澳門目前的發展狀況,決不能自我陶醉,麻木不仁,而要居安思危,未雨綢繆。”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