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_current
澳門博彩業大洗牌
黃春年 /文

a01_01


隨著永利與百寶來的轉批給合同正式簽署,澳門六家持牌博彩公司均名花有主。由於新濠博亞和美高梅超濠還未正式進入市場,博彩市場格局仍未最終定型,最後誰主浮沉仍是未知之數。但可以預見的是,除了內部因素影響澳門未來博彩業格局的形成,周邊地區開放賭禁、內地的旅遊政策及資金流通政策,都對澳門的賭業發展有重要的影響。
a01_02
得澳門博彩經營牌照而最後一家投入營運的博彩公司——永利澳門渡假村,終於在9月6日正式開幕!此舉標誌著澳門開設賭場的博彩營運商由三家增至四家,包括澳門博彩、銀河娛樂、威尼斯人澳門和永利澳門,而新濠博亞、美高梅超濠的賭場仍在興建之中。連日來,澳門賭業暗潮湧動,波瀾迭起,牽動著世人的眼球。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如今卻是六虎相爭,明爭暗鬥在所難免。可以預期,這個東方的賭城將更加波譎雲詭,變幻莫測。

何鴻燊:沒有人可以淘汰我

2004年5月,威尼斯人澳門經營的金沙賭場開幕,賭場客似雲來,樓價.升,薪資暴漲,當年的GDP增長達到歷史性的24%,人均GPD比韓國更高,形成所謂的“金沙效應”。進入2005年,澳門經濟增長有所放緩,樓市交投直到今年上半年還十分淡靜。市場上一度憧憬永利渡假村能帶來與金沙同樣甚至更大的效應。不過,有學者認為,當初“金沙效應”出現時,澳門所有經濟增長的要素都已涵蓋了未來十年的發展,包括永利渡假村、路.威尼斯人度假村以及整個金光大道的投入運作在內。因此,永利開張已再難產生如金沙開幕般的社會、經濟效應。

然而,永利渡假村開張前後,卻間接地在博彩市場引發了一場獨特的龍爭虎鬥。8月..,從幾乎是所有新賭場“先天”假想敵的澳博行政總裁何鴻燊口中,出現了不少“反常”的言論。首先,他一改以往“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作風,點名批評金沙賭場提供過高回佣搶客,令到澳博本來“坐定粒六”的貴賓廳無啖好食,三分一賭廳更面臨“執笠”。隨後,他又指責即將開幕的永利出過高薪金挖走旗下員工。在永利開幕當天,他又破天荒地“示弱”,承認澳博的市場佔有率將越來越少,不過卻強調沒有人可以淘汰澳博。
a01_03
由賭權開放至今,澳博雖然屢經員工被挖角、市場遭瓜分、上市計劃受阻延等情況,但何鴻燊一直處之泰然。每次接受傳媒追訪時問及競爭的問題,他的招牌答案都是:“有競爭先有進步,有飯大家食,博彩業個餅會越做越大。”然而從8月開始,“賭王”口徑大變,不但直斥金沙的貴賓廳高回佣,更直指他們未承諾回報社會,開業至今只會賺錢,未建旗艦先建“分店”,而政府又對他們大開綠燈,給予不少優惠條件。貴為博彩業的“江湖大佬”,何鴻燊最近的講話竟與大多中小企業主的論調差不多:員工被挖走,政府又偏幫。可見,澳博頗有難言之隱。

 8月底,何鴻燊在澳門國際機場出席活動時接受訪問指出,他的太太(應指梁安琪)曾到過永利參觀,發現撞口撞面的都是自己本來的夥計!一位多年前曾主持澳娛員工培訓的人士也向記者透露,“走曬去”永利的都是他培訓出來的高足,有很多最優秀的員工。而最令領導層為之氣結的是,“逃離”澳博的員工中,為數不少曾接受該公司資助在創新中學和中西創新學院完成中學及大學課程,澳博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儘管澳博已急急補充了不少員工,但生手與熟手不可同日而語。9月10日,在澳博娛樂場員工俱樂部成立十一周年會慶典禮上,何鴻燊為鞏固人心,致辭時表示他不怕競爭,因澳博擁有成千上萬員工作“秘密武器”,員工是澳博最大的資產,員工的專業服務和精神為澳博提供了最好的競爭力。澳博立足澳門四十年,現時澳門博彩業絕大部分前線員工均由澳博所培訓。雖然外界認為當中不少員工已“過檔”其他公司,但他認為面對市場開放,人才流失在所難免,且同時亦有不少新員工加入澳博的大家庭。

何鴻燊一方面抗議永利和金沙高薪挖角,另一方面亦承認開放後人員流動在所難免,強調現在員工素質沒問題,一定配合賭場將來的發展。然而,澳博的人力資源問題歸根結底在於形象。數十年來的偏門形象、賭權開放前後的員工風波,留給前澳博員工太多根深蒂固的回憶,要霎時改變是不可能的。一位低級管理階層的員工認為,澳博的架構若不大刀闊斧進行改革,他看不到澳博完善人事管理制度的希望,對自己的晉升前景亦不抱信心。
a01_04

此外, 澳博遲遲未能上市, 公司以真金實銀作投資的方式與外資公司透過股民集資相比,將來的財務形勢優劣立判,不但難以引入戰略夥伴,連投資硬件都會有損公司元氣。然而,“十姑娘”何婉琪追擊何鴻燊多年,又怎會咁容易放過親兄“九哥”?看來澳博要上市,還需假以時日。當年賭業由普通經營時期到專營,何鴻燊以壯年之身成功擊敗前“賭王”傅老榕和高可寧,一統江山四十載,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所以,他雖承認市場份額會減少,但不忘強調“沒有人可以淘汰我!”

艾德森:嫌廚房熱就不要燒菜

a01_05 博彩業競爭尚未白熱化,舊霸主與新王者之間已掀起了連番“口水戰”。對於“賭王”的言論,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行政總裁艾德森和營運總裁威廉.懷德都說,將來金光大道形成後,隨便在一家酒店打開窗口望到的都是競爭對手。現在的競爭才只是開始,害怕競爭就不要出聲,投訴是贏不了生意的。艾德森語帶譏諷地說:“嫌廚房熱就不要燒菜。”

威尼斯人澳門公司一直自詡為澳門帶來了經濟的繁榮。金沙娛樂場不但創造了首年回本的成績,兩年下來,更成功佔據了澳門賭業的兩成多江山!艾德森得勢不饒人,既拒絕參加何鴻燊提倡的澳門博彩商會,更對何鴻燊的各種“指控”積極反擊。面對同樣來自拉城的史提芬.永利的賭場開幕,不但及時將金沙娛樂場的擴建部份“百樂坊”開放,使賭.數達到740張,成為全球最大的賭場,而且設置100元的低注額,進一步搶佔市場,希冀貴賓、百姓兩類賭客一網打盡。艾德森在8月底“不辭勞苦”,再度乘十多小時的飛機來澳門,主持路.城威尼斯人度假村鐘樓的女神像揭幕儀式。傳媒的焦點集中在金沙是否支付高回佣以及如何面對競爭的問題,艾德森為首的領導層胸有成竹地表示,競爭在所難免,拉斯維加斯到處都有競爭。

金沙在澳門之所以成功,主要是看準了澳博的弱點,在賭場硬件、員工福利及碼佣等方面各個攻破,搶佔市場,加上“時勢造英雄”,“自由行”的開放為金沙娛樂場的人流帶來決定性因素,而其作為拉斯維加斯式賭場的新鮮感亦是其中一個因素。

 然而,一位商界人士向記者表示,威尼斯人的表現予人急功近利之感,“最緊要搵.錢先算”,因此創下了首年回本的奇跡,但在澳門的商界、賭圈留下了不佳的名聲。

儘管澳博對社會的回報也不見得十分多,許多基建最後的得益者都是該公司自身,但澳博在賺錢夠多的基礎上也確實為澳門這座城市的發展立下了不少汗馬功勞。連艾德森也曾承認:“我們在拉斯維加斯建了一條金光大道,而何鴻燊卻建了一個城市。”

相比之下,雖然艾德森強調自己並沒有拿走過澳門一分一毫,但到目前為止,經營兩年賺夠本的威尼斯人除了參加過一些公益活動、捐錢給慈善機構外,還未見到有甚麼大動作回報社會。難怪何鴻燊說,他們未有兌現當初與銀河合作競投賭牌時所承諾的東西,例如興建學校、開辦培訓課程等。令人好奇的是,政府為何對威尼斯人“只吃不吐”的現象坐視不理?

威尼斯人在路.城興建威尼斯人渡假村項目上投下巨資,預計明年就可逐漸投入運作。屆時,新濠博亞的夢幻之城、銀河的大型娛樂設施、原有的金都酒店和皇庭海景酒店,加上與威尼斯人合作的多家世界知名酒店,將營造出另一個有別於澳門半島的博彩市場。

艾德森揚言:金光大道發展後將終止競爭。這是暗示沒有人會是他的競爭對手。他還說,希望到2009年,可以擁有六成的市場佔有率。對這位來自拉城的賭業冒險家來說,這應該不是無法實現的神話。

永利:全部會是高質素的客人

a01_06 在正式投得賭牌的博彩公司中,永利澳門是最後進入市場的,比轉批給賭牌的威尼斯人還遲了兩年。“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永利渡假村,一開幕就成為國際要聞,使得澳門再度令世人觸目!

憑著國際知名度和營運經驗,永利未開業已打贏了漂亮的兩仗:一是將轉批給賭牌以9億美元的天價售予百寶來娛樂,二是以高薪搶去澳博的許多優秀員工。可以說,史提芬.永利已打下了不敗的基礎。

這位全球排名第六十四的富豪雖患眼疾,但面對競爭從容不迫。在渡假村開業不久後的永利與百寶來簽署博彩轉批給合約儀式上,史提芬.永利被問到對金沙稱要佔六成市場份額有何感想時,笑稱永利只是一個細小的賭場,可能只可佔一個細小的市場份額,不過“全部會是高質素的客人。”

從一開始,史提芬.永利就標榜自己看中的是中國的高端消費群,希望與其他博彩公司攜手,將澳門打成亞洲乃至世界一流的旅遊目的地。到時候,澳門不再只是珠三角地區居民的旅遊目的地,除了吸引中國大城市的旅客外,還希望吸引到東京、首爾、馬尼拉、吉隆坡和大阪等地的旅客來旅遊。他認為,大家面對共同的競爭環境,只有兌現服務承諾,才能做出成績來。有記者問他是否與何氏家族聯手圍堵威尼斯人,他表示沒有這回事,賭業競爭的結果,最終是將舊澳門轉變成新澳門。

a01_07 不過,雖然史提芬. 永利不承認暗地裡與何鴻燊合作,但從一些蛛絲馬跡可以窺見端倪。首先,何鴻燊與威尼斯人“ 交惡”已十分明顯,雙方攻城掠地之勢已經確定。其次,在永利渡假村開幕前,何鴻燊接受訪問直斥永利以高薪挖角,更指永利欲染指信德經營已久的直升機服務,表示不希望澳門的直升機場插上美國國旗。然而,在永利開幕酒會上,何鴻燊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表示願意與永利共同經營來往港澳的直升機業務。據聞,有力人士曾從中協調,希望何鴻燊以大局為重,大家有商有量。而且,何鴻燊、梁安琪、蘇樹輝、何猷龍和何猷倫都現身祝賀,而威尼斯人卻不見甚麼人到場。

明眼人可以看出,澳博如果隻身與美資賭場抗衡,最後只會獨力難支,聰明的辦法是尋找合作夥伴,合縱連橫。雖然有云“商場無父子”,但一般認為,何猷龍的新濠博亞和何超瓊的美高梅超濠,與澳博將會有商有量,互相協調。然而,無論是新濠博亞還是美高梅超濠都未投入運作,何鴻燊那麼“順攤”地表態與永利合營直升機業務,澳博與永利在其他層面上更大合作的可能性已不言而喻了。

競爭格局尚未最後底定

a01_08 對澳博最近推出賭客乘直達巴士加送叉燒飯的噱頭,毀譽參半,但確實起到了宣傳的功效。其實,無論在形象、國際知名度還是融資方式等方面,澳博都要比其他博彩公司“輸蝕”,唯一的優勢就是本地經驗和社會網絡。目前,澳博旗下的各貴賓廳承包人及具體的賭場營運者如周錦輝、張立群、馮志強、陳明金、楊秀成、朱李月華等“諸侯王”,如能發揮各自優勢,團結一致,“龍頭老大”的地位應該還有可能保持。然而,利益使然,個別“諸侯王”已經同時與其他賭牌公司合作了,澳博要維持昔日的輝煌版圖實非易事。

最近比較奇怪的是,當人們談論博彩業競爭時,就算是當事人,無論是何鴻燊、艾德森還是永利,似乎都忽略了銀河娛樂的存在。同時,由於受到外界質疑星際酒店地基下沉及建築物傾斜的問題困擾,銀河的高層最近亦刻意保持低調。9月13日,銀河娛樂副主席呂耀東在香港公佈中期業績時宣佈:星際酒店定於10月19日正式開幕。對於競爭的話題,他沒作太多回應,只是說會提供更好的服務予客人,並表示在金沙擴充、永利開業後,對賭業的發展更有信心。

a01_09隨著永利與百寶來的轉批給合同正式簽署,澳門六家持牌博彩公司均名花有主。由於新濠博亞和美高梅超濠還未正式進入市場,博彩市場格局仍未最終定型,最後誰主浮沉仍是未知之數。但可以預見的是,除了內部因素影響澳門未來博彩業格局的形成,周邊地區開放賭禁、內地的旅遊政策及資金流通政策,都對澳門的賭業發展有重要的影響。有人認為,澳門的賭業興旺,同時為中國的經濟亮起紅燈,也在考驗著中國官員的純潔度。澳門是極其外向型的經濟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各家博彩公司在勾心鬥角的同時,也應該坐下來討論一下如果鞏固澳門的承受能力。不過,按照目前的形勢,澳門的博彩業應可享有一段長時間的太平日子。
 
主 頁 | 關於我們 | 廣 告 | 訂 閲 | 招 聘 | 逾 期 | 聯絡我們